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23 17:50:28 
6所没人掌校3所年内退休·隆华小闹校长荒
教育

报道:练珊恩

(八打灵再也23日讯)全国华小在2020年下半年将会有48名校长退休,但是在各州属之中,吉隆坡华小的情况最为严峻,因为截至目前,吉隆坡已有6所学校没有校长掌校,今年内还会有3名校长退休。

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向星洲日报透露,目前没有校长的6所吉隆坡华小分别是精武华小、公民华小、中国小学、甲洞三校、中国公学及侨南华小。

“这些学校大约从今年3月开始就没有校长了,但是那个时候是行动管制令,没有上课所以问题还不大,现在开课了,就会陆续面对问题。”

他指出,除了上述学校,崇文华小、甲洞二校和中华女校的校长也将在今年内退休。这将使吉隆坡华小的校长空缺增至9个。

隆有4具备资格人选

消息人士透露,吉隆坡联邦直辖区教育局目前共有4名具备资格,能随时升任校长的候选人,其中2人是华小副校长,另2人是督学,惟目前还不确定教育局长是否有意愿将2名督学从教育局里调派出去到学校掌校。

与此同时,吉隆坡目前共有4名华小副校长正在参与校长专业课程(NPQEL);此课程将在11月11日结束。

“尽管教育局将目前手上4名已经符合资格的人选,还有即将在11月毕业的4人都派到学校担任校长,吉隆坡华小还是少(校长)。”

教育界人士受询时说,虽然全国华小在今年下半年会有48名校长退休,但是其他州属未必会和吉隆坡一样面对“有空缺,但是没人选”的问题。

雪储备候选人比空缺多

他以雪州为例指出,雪州华小校长的储备候选人人数比空缺多,因此若下半年雪州有华小校长退休,也能在短时间内填补空缺。至于国小和淡小,他们也没有面对“校长储备人选不足”的问题。

“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大家都是华小的副校长,难道说吉隆坡的副校长比雪州的副校长差,所以才会导致吉隆坡的副校长在面试或考试时屡屡不过关吗?”

校方:官员刁难难申请升任

消息指出,根据教育局官员的说法和面试官的反馈,吉隆坡华小面对校长候选人不足的问题,主要是因为申请者不多,还有华小副校长在面试环节的表达能力较弱。

他说,每名欲升任校长的副校长都必须参与校长专业课程(NPQEL)。虽然教育局官员表示吉隆坡华小副校长的申请人数不多,但是大多数华小校长都不认同此说法,他们反而认为是官员刻意刁难。

“教育局官员说华小很多副校长都没有兴趣(申请),但是不是这样的,很多华小副校长都有兴趣,但是就是拿不到。”

他解释,副校长升任校长的程序原本是“先上课,后面试”,但是2015年开始已经改成“先面试,后上课”。

他认为现在的方式更为恰当,因为以往“先上课,后面试”的方式,使部分已完成NPQEL课程的校长,因在面试环节不过关,而无法升任校长,而如今采用“先面试,后上课”的方式,则能先过滤掉不符合资格的副校长,再让他们参与为期半年的NPQEL课程。待毕业和取得文凭后,就能直接受委到学校任职。

官员:许多副校长表达能力弱

消息说,教育局官员也认为许多华小副校长在面试环节的表达较国小和淡小的副校长弱。

“这个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华小副校长十几年来都在华小任职,95%以上的时间都使用中文,所以当他们在面试的即席群组讨论,需要使用马来文和其他国小和淡小的副校长针对某个课题展开讨论时,自然会没那么流利,在分数上也比较吃亏,这就导致他们面试不过关,无法参与NPQEL。

“我认为这很正常,所以这么多年来,很多华教组织都要求教育局让华裔督学参与面试,或至少让华小校长理事会代表担任观察员,那么我们就能更清楚华小副校长的弱点,或许之后为他们举办密集课程等等,但是这项要求从来都不被接受。”

他补充,根据过去升任校长的程序,无论是下午班主任、课外活动主任(第三副校长)、学生事务主任(第二副校长)还是学术课程主任(第一副校长),只要获推荐,并且拥有足够年资,都能申请升任校长的面试或课程,但是教育局后来改变政策,规定每名副校长都须从课外活动主任开始按部就班升级,并且只接受第一副校长申请参与NPQEL课程。

教育界:教局没依空缺填补

教育界人士说,吉隆坡华小面对校长短缺问题的主要原因,是教育局没有根据退休校长的空缺,让足够多的副校长参与校长专业课程(NPQEL),以确保校长储备池里有足够人选填补空缺。

他说,其实教育局的系统内都有每年即将退休的校长的数据,官员有责任根据未来几年的退休人数,提前准备好候选人,以便该名校长退休后,便能立刻调派候选人接任。

“这是行政上可以解决的问题,其实就看他们是否有这样的意愿。”

他认为,国小和淡小没有面对校长候选人不足的问题,因此教育局官员应该根据各源流学校的退休校长人数,录取申请参与NPQEL的副校长。

“打个比方,若吉隆坡今年被分配到40个NPQEL的名额,而吉隆坡华小又面对校长短缺的问题,那么教育局官员实际上应该把更大的份额分给华小。

“所以许多校长和副校长都不认同是华小副校长没有意愿升上校长或不愿意参与课程的说法,而是觉得面试官员刻意刁难,才会造成华小副校长在面试时的分数没有国小副校长来得高,最终导致参与NPQEL的名额给了其他源流的副校长。”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3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