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黄泉安.中国闯我海域3年89次,向钱看? - 言路 | 开门见山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24 22:00:00  2313194
黄泉安.中国闯我海域3年89次,向钱看?
开门见山

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于5月18日“一日国会”发表施政御词,提及南中国海多国纷争的议题,令人深思。南海纷争涉及东盟多国海洋主权,现又面临中美对峙的推波助澜,使南海纷争愈加复杂。

当时我们预料,国会于7月13日正式复会,平时有做功课的议员必会逐点辩论元首御词,反映国家元首所关注的课题,包括南中国海的局势和马来西亚捍卫领土主权的立场。

7月14日,马来西亚总稽查司于国会提呈《2018年总稽查司报告》系列三,揭露过去3年,中国海军和海警闯入我国海域高达89次。总稽查司报告指出,中方此举与南中国海主权争议有关,而我国也多次向北京发出外交照会,下文未详。

岂知,国会议程进入元首御词辩论项目前,竟引发前任及现任外交部长的口水战。7月16日,外长希山慕丁在国会声称,自他担任外交部长的100天内,即已改善及加强中马关系,因此中国船只从未闯入我国海域。

这个说辞,马上引起前外长阿尼法的反驳,因为慕尤丁政府是在3月才成立,但在今年4月(即希山慕丁上任外长30天内),有中国舰艇擅闯我国海域,肇事者是一组由小型舰艇组成的中国执法船队,闯入我国领海,为中国地质调查局所拥有的测量船护航。

阿尼法引据卫星图像,力指中国舰艇曾于今年5至6月在Beting Patinggi Ali(美里南康暗沙,Luconia Shoals的马来原名)范围出没,因而指责希山慕丁的国会言论误导国人,同时他也质疑外交部,针对中国船只入侵国家海洋领土的主权问题,我国是否持有坚定立场?

后来,希山慕丁支吾以对,澄清阿尼法指的只是国家石油公司(国油)勘探船“西卡佩拉号”(West Capella)的单一事件,将之轻描淡写,一语带过。

根据4月17日路透社报道,的确曾发生中国科考船“海洋地质8号”在南中国海争议性海域尾随国油的西卡佩拉号,出现对峙,也引起我国关注,海军快速部署军舰展开监视行动,并且为“西卡佩拉”号护航。

事件过后,中国否认双方对峙,自认海洋地质8号是在进行正常作业;而我国外交部、国防部与国油也选择低调处理,没有公开回应。

与此同时,4月20日风云转急,美国海军派遣两艘军舰前往肇事海域,并有一艘澳洲军舰会合,举动像是声援马来西亚,为东南亚盟友和伙伴提供坚实后盾,实践美澳对国际法的坚定承诺。接着,整个事件终于5月12日结束,西卡佩拉号完成作业离开相关海域,而中国海洋地质8号也于3天后撤队离开。

有趣的是,中国驻马大使馆发言人唐瑭也对此事件大作注解,强调中国会继续和我国秉持友好精神,通过对话协商,妥善处理两国在南中国海的领海主权存在重叠的问题。唐瑭除了引述历史因素做立场,也矢言将会全面落实《南中国海行为宣言》,积极推进有关磋商,共同维护南中国海和平稳定。

其实,中国在“占领南中国海”方面早有全盘计划和文宣智囊,例如于2019年4月发起“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South China Sea Strategic Situation Probing Institute 或 SCSPI),名义上是“致力于聚合全世界的智力资源和开源信息,持续跟踪主要利益和责任相关方在南海的重要行动和重大政策动向,提供专业的数据服务和分析报告,助力各方管控分歧、超越竞争并走向合作”。

4月中旬西卡佩拉号事件后,SCSPI随即邀约马大中国研究所主任饶兆斌博士,于6月16日发表《所谓中马“对峙”:马来西亚的南海战略困境》专文,内容提及西卡佩拉号与海洋地质8号的“对峙”事件(详文请点击:http://www.scspi.org/zh/dtfx/1592296254)。

饶兆斌称,事件发生当时,其实西卡佩拉号也与越南船只对峙,因为西卡佩拉的作业区域也同时位于越南声索的海域范围内,只是被媒体或分析员忽略而没被详提。

饶氏认为,马来西亚对美国未经邀请即派遣军舰的反应表现,是“矛盾甚至不欢迎”的,同时也引述新加坡国际与战略研究所海洋安全专家尤安格雷厄姆(Euan Graham)的论点做陪衬。

此外,饶氏也摘录外长希山慕丁的论述,表示马来西亚将续与有关各方(包括中国和美国在内),保持开放和持续的沟通;这也表明马来西亚打算缓和局势,不会乖离向来的外交传统。

无论如何,中国在海洋战略的“强硬行动”早已引起我国国防、战略研究界及本土舆论界的强烈不满。

在西卡佩拉对峙事件中,中国分析员和官员都将之解说为中国是对马来西亚国油在争议地区单方面钻井行动做出反应,但铜板的另一面(即我国国防部及战略学者)却都质疑中国占据南海主张的合法性,认为西卡佩拉事件证明,中国的行为是侵犯了马来西亚海域主权。

话说回头,外交部长希山慕丁选择退让的方式来缓和局势,没替马来西亚向中国据理力争,反而忍气吞声相待,究竟是什么缘故?

对此课题,可说众议纷纭。根据饶兆斌分析,马来西亚不啻是深陷战略困境中,不能自拔。我国只能指望中美能互相钳制,但与中国处理南海争议中,我国是没有义务和条件去卷入中美战略竞争的漩涡;但也有众多分析员毫不客气,一致调侃我国政府可能是因为受到冠病疫情冲击,目前更需依赖中国的投资,所以必须态度温和,以礼待人。

香港《南华早报》曾对我国的软弱柔和态度的原委询问名家,于7月18日刊登专文,让我们了解外人对我国外交与国防捍卫主权立场的评估。

华盛顿国家战争学院(National War College)属下东南亚保安研究员查卡里阿布扎(Zachary Abuza)认为,希盟时代国防部发表国防白皮书,虽将海域保安列为至高保安考量,但从未将中国视为潜在危机,反而继续向中国武汉采购沿海巡逻舰。他说:“马来西亚政府不会对中国海域霸权作声,因为它坚决需要中国投资、贸易和眼前的冠病疫情的拯救。”

我国策略及国际研究院(ISIS)资深分析员沙里曼洛曼(Shariman Lockman)认为马来西亚从未承认中国在南中国海扩张海域主权的论述,反而仍旧捍卫南中国海做为我国专属经济区域的国家主权。他强调,西卡佩拉事件发生时,我国坚持不将西卡佩拉撤出相关海域,过后也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UNCLCS)提呈普通照会(note verbale)以记录在案。

无论如何,沙里曼也说,中国是我国未来经济的命脉,中国也可能变成军事大国,在构思外交政策时必须顾及中国实力,所以,规划政策的工作也变成一系列盘算和调整的痛苦过程。对此,马来西亚只能采取低调外交,同时也积极跟踪中国舰艇在南中国海游弋的动作,但尽量避免出现类时中国和越南在本区域的正面冲突。

我国向来不承认中国九段线主张,今后的外交及国防政策,要如何调整才能迎合中国的新姿态?纵观以上数点,难道是要我们马来西亚在利益熏心之下,须对中国“向钱看”?抑或积极寻找出路,坚决捍卫我国海域主权,不但不会引起中国不满,反而也赢得中国的尊重?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4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