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28 00:05:00  2314893
杨微屛‧百年古迹跨宗教
阅览人静

外地朋友说,人家告诉他,若来到米乡,必须去看传说中的“黑色清真寺”。

去年在土耳其参观著名的“蓝色清真寺”时,问导游“这在世界排名如何”,对方说没有排名,我就很自然的脱口而出:“在我住的吉打州有一座具百年历史的清真寺,名叫Masjid Zahir,是世界第四漂亮的清真寺”。

这座从我出生就已存在的清真寺,两年前刚跨入百年古迹行列。每次有外地朋友来探访,不管对方信奉什么宗教,我都会带着对方以跨越宗教的心情,去看这座从白天到黑夜,都抹上艺术美的百年古迹,没有复杂的心情,纯粹欣赏其壮观。

念小学时,学校和这座清真寺同排,我们常会在上课前或放学后溜出学校,经过两家棺材店铺,来到清真寺后院,拾起散落满地的白色鸡冠花,然后带回校园扎成一束玩“踢毽子”,把白色的花瓣踢成可可色,越来越有弹性,这是童年神秘而快乐的回忆。如今学校还在,但是学生们应该不会有我们当年那个放飞的自由了吧?

成长环境的原因,我觉得来自清真寺的诵经,听起来是非常美的韵律,划破天际的孤单,我相信所有的宗教都是引人走向真善美,带偏人的不是宗教本身,是人为的诠释而已。

长大后到外地求学,假期里常有外州的朋友来家乡找我。我是基督教徒,曾带着一个佛教徒朋友到这清真寺外远距离参观时,有两位伊斯兰教的巫裔青年自荐带我们进入里面参观,也揭开了多年藏在心里的神秘感,那一次跨宗教的探索,一直觉得很美好。

中六时曾念过伊斯兰历史,在课堂上我不断提出各种疑虑,巫裔老师都很耐心的解释,对宗教的好奇,获得理性的讲解,使得我了解到跨宗教的包容,是人类和平共处的重要因素。

后来读了中国回族作家霍达写的:《穆斯林的葬礼》,述说两代人的爱情故事和对宗教的诠释,上一代人对宗教风俗的执念,对比下一代人经过教育的引导,而对宗教礼俗产生以人性为考量的反思。

每次我看着家乡的黑色清真寺,就不自觉想到《穆斯林的葬礼》。

爸爸生前表示欣赏穆斯林去世后,在最短时间内下葬的干脆利落,后来爸爸离世,我们遵照其遗愿进行了简化的基督教葬礼,如今串联起这些往事,脑海闪过小时候经过棺材店铺跑到清真寺后院时,对死亡的神秘潜伏好奇的心情。

跨宗教的认知,结论是宗教本身其实都是宁静而美好,喧闹的只是人。

■本期推荐阅读:《穆斯林的葬礼》/霍达著

作者 : 杨微屛(自由撰稿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