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28 14:39:00 
【滚动报道】纳吉滥权判监12年 · 罚2亿1000万
即时国内

2050PM SRC案的主控官拿督希旦峇兰说,控方对于法官接受控方的举证,相信控方证人的供证而感到高兴,并形容这是“正义的胜利”。询及纳吉何时入狱,他在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这取决于上诉庭及联邦法院的结果。不过,他也说,相关程序需要大约一年的时间,上诉庭程序约需4至5个月,联邦法院则又需另4至5个月。问及纳吉对裁决寻求上诉的举动时,他也认为,这是平常之举,任何被定罪者都会做出的平常反应。

2019PM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说,他对裁决感到非常失望,会尽快提出上诉,并希望上诉能尽快被聆审,因为他想要洗清我的罪名。他在SRC案裁决结束后,在记者会上说,今日的裁决不是世界末日,因为还有上诉程序,并希望他们能取得能成功。“我对上诉感到乐观,我们相信有有力的理据。”

2017PM  纳吉结束记者会后,到法庭大门前与门外的支持者会面和握手,支持者不断高喊“纳吉万岁”。

2005PM 纳吉与沙菲宜记者会




2000PM 纳吉首次针对SRC案的高庭判决召开新闻发布会,约百名来自国内外记者蜂拥上前采访。

1956PM 纳吉在现场召开新闻发布会。


1955PM 纳吉秘书安抚庭外支持者


1951PM 纳吉的轿车已停泊在大庭外,准备迎接他上车离开;现场可见多名法庭保安人员及警方驻守。


1948PM 纳吉在一楼法庭大厦的房间内与代表律师商讨事宜。

1945PM 全体媒体等候纳吉出来。


1943PM 夜已深,但不阻止支持者聚集继续为纳吉声援,法庭大门外仍有约50人聚集。


1939PM 纳吉晚上7时34分 步出法庭  纳吉步出电梯后,面对媒体镜头面带微笑,当媒体提问是否okay,他笑脸回应,“okay”。


1934PM 休庭

1933PM 法官批准暂缓监禁刑罚及罚款,但增加100万令吉的保释金,同时需在每月的1日及15日到警局报到,需要在明日缴付这笔100万令吉。

1846PM 辩方正在向法庭申请暂缓执行监禁刑罚。

1843PM 纳吉滥权判监12年,罚2亿1000万,所有监禁刑罚同期执行,若无法缴付2亿1000万令吉的罚款,则以5年的监禁代替。3项失信控状,各控状判监禁10年。洗黑钱控状,各控状判监禁10年,所有监禁刑罚同期执行。

1836PM 据悉,一名身穿粉色上衣的青年于今天傍晚6时15分,企图翻牆进入法庭,却被警方发现,双手直接被拷上手拷。不久后,青年遭警方押上警车,在法庭内外驻守的媒体及支持者的视线下离开法庭




1830PM 
已到了晚餐时间,媒体只好预定送餐服务,以补充体力。

1820PM SRC案裁决还未结束,数名纳吉的支持者仍然在大门外等候。



1805PM 各大媒体继续留守在法庭大厅采访。


1749PM 在控方结束陈词后,沙菲宜告诉法官纳吉有话要说。纳吉在下午5时30分左右,在被告栏发言求情。他指出,他没要求4200万令吉,也没4200万令吉提供给他。“我对这4200万令吉并不知情,这就是我要说的。”

1655PM沙菲宜在为纳吉求情时指出,被告动用的99.9%资金并不是为了自己,只有0.1%是私人翻修位于吉隆坡大使路和彭亨州北根的住家。他说,其中45%的资金用于政治目的,包括社会企业责任、慈善福利和其他服务,而慈善团体获得了约13.7%。针对有0.4%的资金用于信用卡账单,包括珠宝,他指出,这些钱是用来购买外国贵宾的礼物。“(被告说)这些礼物很贵,他不能给只是送披肩(kain selendang)和峇迪。”

1650PM 阿末扎希离开法庭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1650PM 阿末扎希在庭外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对早上法庭的判决感到痛心,也对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表示同情。 “但纳吉告诉我这并不是世界末日,在这之后还有其他程序。” 不过,阿末扎希透露,基于高庭这项判决,该党将会做出一个重大的政治决定。 “我们将作出一个很大的政治决定,希望我们的党员可以对任何党决定,持自由(berlapang dada )与开放思想的态度。”


1622PM 刑事第三高庭法庭外 扎希再入纳吉庭听审 阿末扎希在结束挪用健康思维基金会基金案的审讯后,立即前往刑事第三高庭法庭,声援纳吉;其案件将于明日续审。

1606PM 刑事第三高庭法庭外  纳吉通过证人房去厕所 随着纳吉被判罪成后,其一举一动备受限制,即便去厕所也只能通过证人房,以往他是从法庭正门离开;庭警也不允记者开玻璃门,以致无法清楚拍下纳吉通过证人房进入庭内的画面。

1600PM 仍有许多穿着印有Bossku字样衣服的支持者在法庭外的树荫下乘凉。



1527PM 前首相纳吉首席代表律师沙菲宜在求情时指,若纳吉真有错,那他或许错在过于信任他人。

点看全文: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315345.html

 FB_believe0728.jpg

1504PM 法官莫哈末纳兹兰驳回辩方提出暂缓求情工作(mitigation)的申请。
在今日午休前,辩方向法官表示需要时间研究判词才能作出完整的求情(full mitigation),并要求法官允许辩方在下个星期一(8月3日)才进行求情工作。

1500PM 天空下起了太阳雨,依旧守候在外的支持者人潮不如早前壮观画面,目测有逾20人站在树下遮雨。

1450PM 沙菲宜指出,纳吉没有潜逃的风险,后者的护照也已交给法庭,也被列入禁止出境名单,加上现在是行动管制期。
他也说,纳吉一直在公众场合露面,此前也已缴付600万令吉的保释金。

1440PM 警方依旧严守法庭侧门,除了媒体、律师及副检察司外,欲进入法庭处理事务的民众必须出示文件证明,相当严谨。

1430PM 天色阴暗,身穿蓝色衣服的支持者相信在外用午餐后,陆续折返法庭外站在路旁聊天,没有社交距离;有者直接就地而坐,树下遮凉。

1425PM 辩方首席律师丹斯里沙菲宜引述案例,解释辩方需要展缓进行求情工作的理据。

1421PM 复庭
法庭休庭期间,纳吉被带到证人房间不准外出,因为他已经被定罪。
马新社引述消息说:“他将获得食物和午餐,也可以在房内祈祷。”

1352PM 针对大批支持者聚集在法庭外的拥挤情况,全国警察刑事调查部副总监( 调查/法律)米奥法立受询时指出,这显然是多人和难以保持社交距离的活动,违反了卫生总监所制定的指示。
他说,他已下令吉隆坡警察总部刑事调查组采取行动,对现场违令者开出罚单,并援引2020年防范及控制传染病条例(疫区内措施)第3条文展开调查。

1315PM 警方透过警车的扩音器,要求民众及媒体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在法庭范围内驻守的警方一直要求媒体保持距离,但讽刺的是场外的支持者完全不顾社交距离,不见有任何警员劝阻。

1312PM 除了马来支持者外,现场也有一些身穿“我的老板”字眼衣服的华裔青年。



1312PM
支持者开始喊口号





1309PM 大批支持者聚集在法庭外的拥挤情况




1305PM 
纳吉支持者聚集在大门前,高喊“纳吉万岁”、“抗争到底”以及“马哈迪是分裂马来人之父”的口号。


1253PM 刑事第三高庭法庭外 巫统领袖陆续离开  法庭宣布休庭后,阿末扎希与哈山前后脚步出法庭,乘搭电梯离开;阿末扎希控涉嫌挪用健康思维基金会基金案将于下午2时,在刑事第一高庭续审。

1253PM 法官在中午12时53分宣布休庭,并择定在今日下午2点作出决定,是否允许辩方提出于下周一才作出求情的申请。
若法官拒绝辩方的申请,意味着辩方需在下午复庭后求情,法官过后会作出刑罚。

1235PM 庭外支持者开始发飙 一名行动不便的巫裔妇女得知纳吉罪成后,情绪激动地在现场大呼小叫,并控诉"SRC并非一项罪名"。




1217PM 法官宣读判词 吉隆坡高庭今日宣判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洗钱案,所有7项控状皆罪名成立!
吉隆坡第三刑事高庭法官莫哈末纳兹兰用了大约2个小时宣读判词时后,在中午12时17分作出上述裁决。

纳兹兰指出,纳吉既然签发了支票,他必须同意他要对账户负责。
他认为纳吉否认对其帐户的情况知情是不合逻辑的,而纳吉否认知情是为了防止公开其帐户。
他说,纳吉想要在签发支票之前确保帐户有足够的余额。
他说,纳吉曾说他不知道自己的账户已透支,但这说法是有缺陷的,因为没有任何支票被“跳票”。
他指出,尽管辩方对纳吉的签名提出了疑问,但银行接受了其指示。
“谁将有胆量伪造首相的签名?查案官说,纳吉在被提控之前被出示文件时,并没有否认文件上是他的签名。”
他说,辩方没有提供任何专家证据来审查这些文件。
他说,可以合理地推断纳吉是有关帐户的持有人。
“被告当时是首相兼财政部长,说他不知情是非常不寻常的事情。”

1212PM 法官宣读判词 针对纳吉面对的3项失信控状,法官在宣读判词时指出,辩方无法挑起合理疑点。

1210PM 法官宣读判词 :针对刘特佐及已故阿兹林管理纳吉账户的论点,纳兹兰说,纳吉一定知道账户里的余额。
他说,纳吉并没有对汇入其账户的4200万令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他说,当纳吉得知有关款项源自于SRC,他应该采取行动归还该笔钱。

1155AM 法官宣读判词 :针对辩方声称银行文件被伪造的主张,因SRC前董事苏博声称他的签名可能是伪造的,纳兹兰说,苏博不记得自己已经签署了什么。
纳兹兰说,自从苏博签署有关文件后已经过去了五年,而他也中风了。
他说,公司使用带有签署人的影印本签名的文件并非不寻常。

1154AM 警方以警车扩音器提醒支持者遵守复原期行动管制令的标准作业程序,即带上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否则将採取行动对付。


1150AM 法官宣读判词 :针对3项失信的控状,纳兹兰指出,SRC和被告均未对AmBank Islamic采取法律行动。
“没有任何抗议,就不会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迹象。”
他说,“全部证据”表明被告知道有款项汇入其三个AmBank Islamic账户,但“故意”拒绝公开。
他说,被告的行为是持续的,以确保在支出之前其账户有足够的资金存入。
他指出,纳吉在证词中承认,1MDB中介人物刘特佐与已故的纳吉私人秘书阿兹林就纳吉银行帐户的状况进行沟通。
他说,尽管纳吉否认对2011年至2015年其帐户的情况知情,但其实纳吉知情,因为他在有款项转入时就签发了支票。
纳兹兰说,交易的金额一度达到了10亿令吉,而且纳吉具有欺骗性因他对账户是实际知情的,这是具有欺骗性,包括从SRC汇款4200万令吉到其帐户。

1121AM 法官宣读判词 :纳兹兰说,“总的来说,根据其判断,在考虑了本法庭提出的所有证据之后,辩护方未能成功驳回反贪会法令第23(1)条文对被告作出的可能性假设,以及提出合理的疑点。

1112AM 法官宣读判词 :纳兹兰指出,内阁仓促批准KWAP向SRC公司发放首笔20亿令吉贷款是“毫无争议的”。
他说,纳吉对于这笔贷款提出了一项要求,最终将其传达给了KWAP的投资小组。
在两笔KWAP的20亿令吉贷款担保方面,纳兹兰说,问题在于财政部长是否应该在决定时出现。
他认为,被告的利益有被纳入考量,不仅如此,第二笔贷款的批准使得20亿令吉的款项得以发放。
他说,单笔发放20亿令吉的理由是由首相办公室决定的,并没有来自SRC的准确信息。

1110AM 警方透过警车的扩音器,提醒在场的民众遵守社交距离。

1055AM 法官宣读判词 :提到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批准贷款给SRC的部分,纳兹兰说,KWAP批发贷款给SRC公司的过程很紧促,被任命为KWAP主席的前财政部秘书长旺阿都阿兹被要求加速向SRC批准和发放40亿令吉的贷款。
他指出,首相署经济策划组不建议KWAP提供贷款给SRC公司,而是建议寻求常规或传统的贷款。
他说,纳吉声称他无意批准贷款,他也知道KWAP小组内有法律人士为成员,纳吉也声称会议记录不应该被视作为指示。
他说,争论的重点是被告(纳吉)的行为。他指出,这无关其指示是否有被遵从,或者当时出任财政部长的纳吉是否处于权威地位。
他说,根据KWAP前首席执行员的供词,他裁定被告是“终极老板” (ultimate boss),并补充说,被告的行为已超出了允许的范围。

1046AM 法官宣读判词 :纳兹兰说,他已于11月11日裁定纳吉的表面罪名成立,纳吉需要进行自辩。针对纳吉面对的1项在2009年反贪污法令23条文下的滥权指控,他指出,已经确定的是,SRC国际公司是为了策略性资源而成立了的。

1042AM 国内外媒体已架设好摄影镜头,等待裁决后的记者会。


1019AM 高庭法官纳兹兰开始宣读判决,他指出,控方已在去年11月的举证阶段成功建立了初步或表面证据,控方必须证明举证是毫无疑点的。他说,纳吉在SRC国际公司的成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尽管此事是在第十大马计划下的,但推动力来自与一马公司(1MDB)相关人士,而不是来自某些政府机构。”

1017AM 开庭

1010AM 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抵达法庭。

10AM 纳吉儿子拿督莫哈末尼查现身庭内。

959AM 纳吉的继子里扎阿兹进入第五刑事高庭。

警方还出动联邦后辈队( FRU)在大门内戒备,以防万一。



942AM 
控方团队成员拿督希旦峇兰、唐纳德约瑟法兰克林、莫哈末依扎、莫哈末阿斯鲁夫及布迪曼进入第三刑事高庭。

945AM 刑事第三高庭法庭外 * 巫统三巨头现身* 巫统三巨头现身法庭,在庭外同坐一起等候开庭,右起为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纳吉及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


945AM 纳吉抵步被媒体重重包围。






940AM 媒体已在大厅外设置摄影机及麦克风,准备裁决后的记者会。

935AM 纳吉在人肉围牆下,一路走向法庭。
有别于以往乘坐轿车直接抵达法庭门口,纳吉今日在支持者的拥护下,步入法庭,其TN50轿车则停在一旁。媒体为拍到最佳照片,站在纳吉前面,间接地阻挡纳吉去路,导致法庭保安人员大声要求媒体让路。纳吉最终在保安人员及警员的人肉围墙护送下,顺利进入法庭大厅。




935AM
刑事第三高庭法庭外 * 纳吉与支持者祈祷* 纳吉步出电梯后,面带微笑与支持者握手后,一同祷告;右二为巫统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

925AM 纳吉辩护团队律师莫哈末法汉、莎西拉哈娜比及旺艾祖丁抵达法庭。





929AM 纳吉从联邦直辖区清真寺步行抵达吉隆坡法庭大厦,受到热情的支持者团团包围,支持者高喊“我的老板”口号,场面拥挤和热烈。



920AM 
纳吉抵达联邦直辖区清真寺,并与支持者一起进行祈祷。




911AM 媒体在法庭大厅外设置镜头,等待纳吉的到来。



907AM 珍尼州议员到场支持。

9AM 巫统笨珍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末马斯兰与支持者合照及给记者会。


856AM 大批身穿背面印有 "BOSSKU" 蓝色衣服的支持站在法庭前的U形马路,声援纳吉并高喊 "BOSSKU"。



858AM 前彭亨州务大臣发表说话。
前彭州大臣安南耶谷现身法庭外,他表示自己一生亏欠2位领袖,第一是纳吉,第2则是敦马哈迪。前者提名他为候选人,后者则向苏丹推举他为州务大臣。他说,今天到场是对纳吉表示同情,并已经为他作了祷告。




850AM 法庭外 巫统笨珍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末马斯兰在现场声援纳吉。

845AM 前彭亨州务大臣到场支持。

845AM 持有视频链接室通行证的媒体,是首批获准入内的媒体。


830AM 媒体依旧不获准入内,导致媒体、律师及欲到法庭处理法庭事务的民众聚集在法庭大门外。




830AM 摄影用梯子拍媒体及民众准备进入法庭,但还是不能进入。

820AM 法庭正门口成了纳吉支持者的打卡热点。

815AM 法庭内 冼都警区主任山姆格莫迪助理总监抵达法庭后,上前与下属了解情况。

结业礼遇上世纪审讯下判之日,24岁的罗谦祎笑言现场很壮观,实属难忘。

811AM 巫统双溪大年区部党员拉布条支持纳吉。



8AM 保安人员允许处理法律事务的律师进入法庭范围内。

755AM 支持者来自全国各地,除了有巫统党员外,现场也看到穿戴伊斯兰党衣服和帽子的支持者。

752AM 现场除了提供食物外,也准备了口罩派发给纳吉支持者,同时也记录下名字和测量体温,遵守卫生部的标准作业程序。




747AM支持者聚集对面会教堂





700AM 
早上7时 法庭内大门入口处 数名警员在早已搭好的帐篷内驻守,大庭外也放有警示三角锥。庭外入口处设路障检查车辆。



645AM 媒体等候进入法庭 距离开庭约4小时,但人潮已经开始聚集在法庭外,多是媒体记者,现场目测约有数十人。


615AM 庭外已设路障 高庭预计今早10时,针对我国历史上第一位面对多项控状的前首相纳吉SRC 4200万洗钱案做出判决。一大清早法庭外已经设好路障。

513AM 清晨5时13分 吉隆坡法庭外 天还未亮却有至少7辆巴士已陆续抵达,并停泊在法庭外的路旁,乘客相信是跨州而来的支持者;而法庭旁的露天停车场也有至少5辆轿车。




在知道判决前,你必须先了解什么是SRC案?

• SRC国际公司是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前子公司;2011年1月7日向大马公司委员会注册,2012年起由财政部接管,而纳吉是时任首相兼财政部长。

•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期间,4200万令吉从SRC国际公司汇入纳吉的银行户口。

•这笔钱先是汇到SRC国际公司旗下的Gandingan Mentari私人有限公司,再汇入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再由Ihsan Perdana把4200万令吉汇入纳吉的账户。

•2018年5月9日,第14届大选,由纳吉领导的国阵败选,马哈迪随即于12日限制纳吉出境。期间,警方持着法庭搜查令搜查纳吉住家、私宅等,5月22日、24日布城反贪会总部召见纳吉问话。

•2018年7月4日及8月8日,纳吉被带上法庭面控,他一共面对7项涉及SRC公司资金4200万令吉的控状,分别是3项刑事失信、3项洗黑钱及1项滥权罪名。

纳吉7宗控状表罪成立

纳吉被控3项刑事失信、1项滥权和3项洗黑钱的加控控状

•第一至第二项:涉2700万令吉及500万令吉的刑事失信罪

被告涉嫌在2014年12月24日至29日期间,以公职人员的身分,即首相与财政部长的身分,获得委托管理SRC国际公司40亿令吉,却涉嫌刑事失信,挪用当中的2700万令吉及500万令吉。

•第三项:涉1000万令吉的刑事失信罪

被告涉嫌在2015年2月10日至3月2日期间,以公职人员的身分,即身为首相与财政部长,获得委托管理SRC公司的40亿令吉,却涉嫌刑事失信挪用当中的1000万令吉。

•第四项:涉4200万令吉的贪污罪

被告涉嫌在2011年8月17日至2012年2月8日期间,以公职人员的身分,即身为首相与财政部长,涉嫌滥用职权接受SRC公司4200万令吉的贿金,以作为给予政府的保证,把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的40亿令吉借贷给SRC公司。

•第五至第六项:涉2700万令吉及500万令吉的洗黑钱罪

被告涉嫌在2014年12月26日,在吉隆坡拉惹朱兰路的大马伊斯兰银行,透过即时电子转账与结算系统(RENTAS),分别从收取非法金钱活动中获得2700万令吉和500万令吉。

•第七项:涉1000万令吉的洗黑钱罪

被告涉嫌在2015年2月10日,在上述相同地点,以同样的方式,从收取非法金钱活动中获得1000万令吉。

当庭无罪释放 或 罪名成立?你必须知道的是,在这场世纪审讯中...

一旦罪成...

在刑事失信罪下,纳吉可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鞭笞与罚款。

滥权罪下,他可面对最高20年监禁、罚款1万令吉或不少于贿金5倍(视何者为高)。

洗黑钱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15年、罚款最高1500万令吉或洗钱款额5倍,视何者为高。

不过,即使罪成,纳吉仍有上诉的机会,可能不会立即被判入狱。

高庭>上诉庭>联邦法院&特赦

1、一旦高庭宣判无罪,纳吉则会被释放,但控方可上诉至上诉庭;高庭法官若宣判纳吉有罪,纳吉还可上诉至上诉庭;

2、若上诉庭维持纳吉有罪的判决,他有权到联邦法院提出上诉;上诉庭宣判纳吉无罪,纳吉则会被释放,但控方可上诉至联邦法院。

3、最后的审判阶段—─联邦法院。若纳吉依旧被判有罪,将依据其罪行判决监禁或罚款;期间,纳吉还可要求国家元首给予特赦,但在元首给予特赦前,纳吉需执行坐牢的刑罚。

4、一旦联邦法院判决纳吉无罪,他将遭到释放,其控状也将被撤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