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28 12:19:47 
高庭法官:责任推给刘特佐是无效辩护
即时国内

(吉隆坡28日讯)针对3项失信的控状,法官纳兹兰指出辩方律师把责任推给嫌犯刘特佐的辩护是无效的。

法官纳兹兰指出,尽管SRC面临问题,但前首席执行员聂法依沙在被撤职后仍然担任SRC董事,并为SRB帐户的签署人。

他说,SRC并未质疑有关交易的合法性,他认为,辩方把责任推给在逃富商刘特佐的辩护是无效的。

他说,辩方反而增强了人们对被告对刘特佐、聂法依沙和Terence Geh具有影响力的印象。

纳兹兰说,辩方辩称失信的部分是其他人犯下的。

“我的评估是,指责他人并不能令被告从失信指控中开脱。”

他说,纳吉声称他收到沙地阿拉伯的阿都拉国王的捐款后,没有在管理自己的帐户。

“在被告的证词中,他与刘特佐之间的黑莓手机短讯(BlackBerry Messenger)通信是为了确保他的帐户中有足够的余额。

纳吉得悉来自SRC款项
应归还但无补救措施

针对刘特佐及已故阿兹林管理纳吉账户的论点,纳兹兰说,纳吉一定知道账户里的余额。

他说,纳吉并没有对汇入其账户的4200万令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他说,当纳吉得知有关款项源自于SRC,他应该采取行动归还该笔钱。

证据完全显示纳吉知情

高庭法官纳兹兰指出,SRC和被告均未对AmBank Islamic采取法律行动。

“没有任何抗议,就不会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迹象。”

他说,“全部证据”表明被告知道有款项汇入其三个AmBank Islamic账户,但“故意”拒绝公开。

他说,被告的行为是持续的,以确保在支出之前其账户有足够的资金存入。

他指出,纳吉在证词中承认,1MDB中介人物刘特佐与已故的纳吉私人秘书阿兹林就纳吉银行帐户的状况进行沟通。

他说,尽管纳吉否认对2011年至2015年其帐户的情况知情,但其实纳吉知情,因为他在有款项转入时就签发了支票。

纳兹兰说,交易的金额一度达到了10亿令吉,而且纳吉具有欺骗性因他对账户是实际知情的,这是具有欺骗性,包括从SRC汇款4200万令吉到其帐户。

针对辩方声称银行文件被伪造的主张,因SRC前董事苏博声称他的签名可能是伪造的,法官纳兹兰说,苏博不记得自己已经签署了什么。

法官纳兹兰说,自从苏博签署有关文件后已经过去了五年,而他也中风了。

他说,公司使用带有签署人的影印本签名的文件并非不寻常。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