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02 00:00:00  2317050
张子彦·吉光片羽——人民更加快乐
本土微澜

■文/张子彦

曾几何时,城市化是作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发展指标。在城镇里,人们不仅享有基本的水电通讯设施,有良好的交通网,也有种种的工作机会和生活便利。我收有一些六十年代的竞选海报,不难发现,城市计划是当年执政党主打的竞选策略。现代舒适设备、更多房屋供应,人民更加快乐。

Tamboyukon 是沙巴也是马来西亚第三高峰。此山其实和神山毗邻,从兰瑙镇过去,在十三公里处的交通圈,左转到Poring温泉,右转则到此山的始发点,Kampung Monggis (摩吉士村)。纸上说来容易,可是其实到摩吉士村要经过只有四轮驱动越野车能应付的五十公里沙路泥路石子路,其间更需要涉过三条小溪。在雨天,小溪会暴涨成无法逾越的大河,中断当地交通。为我们做山导,来自摩吉士村的杜顺族村民告诉我们说,他们村生活艰苦,没有什么经济活动,能够赚取的就只有一年两三次带团登山,希望我们能多多介绍山友来登山。


相对的,Kampung Tikolod(帝寇咯村)作为Sabah Salt Trail(沙巴盐道)的起点就更容易到达。亚庇到担布南有直通巴士。在担布南也很容易找到自雇车到二十公里外的帝寇咯村。历史上,沙巴盐道是内陆居民跋山涉水到西海岸获取物质的山路。我们的山导是个知识分子,早年在城市里工作。他说在城市的生活消费太高,倒不如回到他的村子里,住在老家,垦殖他的习俗地,间中带团走山赚取现金付还孩子的学杂费。

瘟疫蔓延,经济重创不在话下。我在城市里工作的导游朋友们过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日子。我所知道的一些城市里的低下劳工更是三餐无以为继。这些来到城市寻找更美好生活的乡下劳动人口被行动管制令禁锢,无法回到他们的土地。城市还是乡村成了一个吊诡的选择。

早前国家统计局上修贫穷线收入,国家贫穷率应声而起,当中又有多少家庭是在城市里打拼呢?如果说六十年代执政党是打着城市化的竞选宣言上台,今天的执政单位似乎只需声称拥有足够的法定议员人数就能称王称后,排排坐,吃果果了。

几年前我们登上了Tamboyukon的顶峰领略了这片土地的美丽。我当时不知道的是Tamboyukon在杜顺语是欺骗的意思。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02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