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何俐萍.是政客污名化了青蛙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01 07:40:00  2317170
何俐萍.是政客污名化了青蛙
绵里藏心

喜来登政变之后,关于沙巴州政府很快就会垮台的消息不绝于耳。当原本由希盟掌控的柔佛、马六甲、霹雳相继换政府,坊间都在臆测,下一个就是沙巴。

沙巴将变天的消息这数月来是传得绘声绘影,而摆在眼前的事实证明,空穴不来风。慕沙阿曼想从后门夺取政权重登沙巴首长之位,想当然尔,他也该有料到沙菲益必会使出解散州议会这招数。这场企图夺权但最终走向解散州议会途径的政治风暴,因池塘内噗通噗通跳的青蛙而掀起,当沙菲益宣布要透过选举正面痛击慕沙阿曼时,我在观看他的现场直播时,听到现场狂拍的掌声,以及网络世界里几乎是一面倒的欢呼。可我为何却隐约觉得,那一个个被贴上无耻标签的青蛙,现阶段论定他们会是最大的输家,很可能还言之过早。

沙巴这个大池塘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青蛙,当你以为肉眼所看到的青蛙已经被“歼灭”了,你往往忽视了在平静的水面还有几颗受精卵在孵化,还有一些甚至已经孵化成蝌蚪。

730这一天,当举国人都以为沙巴人将经历惊天动地的一次变天,只有沙巴人最清楚这很可能是又一场紧张又刺激的过山车游戏,即使到了终点站,你以为到站可以安心下车了,却可能还反应不过来时,又被带上另一个车厢。

也在这一天,当大家都忙着刷手机屏幕,我却是反其道而行,静静在翻阅资深前辈留下的一大叠有关1994年沙巴经历变天大事纪的剪报,尝试从当天一篇又一篇的大篇幅报道中去感受26年前那场不到最后关头,也难以摸清对手底牌的诡谲气氛。

但一篇翻阅一篇,我却有是否陷入时空交错的迷惑。当我尝试把自己从泛黄的报纸中抽离,待头脑恢复清醒时我意识到问题不出在于我,而是从历史看今天,再从历史回望过去,这不过是历史的教训,在周而复始的上演。场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青蛙的角色在不同的时空永远不缺人抢着扮演。

当年,时任沙巴首长拜林领导的团结党以25席对国阵的23席,极微小的差距夺得执政权,欲漏夜宣誓却换来时任州元首36小时避而不见,使拜林被迫把他派系的州议员锁在车内以防被拉拢。但政治从没有忠诚可言,拜林执政不到一个月,他的团队就搞出了变节的闹剧,就连他的弟弟杰菲里吉丁岸也跳槽,最后由国阵夺权。杰菲里吉丁岸在沙巴人眼中,无疑是把青蛙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其中一人,跳过一个又一个池塘。

有人这么形容,沙巴是青蛙文化的开山鼻祖,经历过的变天次数更是冠全国。每提到政坛青蛙,大家都不期然想到风下之乡沙巴。我为青蛙叫屈,它本是专吃田间的害虫,是农业的好帮手,无奈因为善跳跃而被用来形容政客的惯性跳槽。唉,说到底,是政客害了青蛙,把青蛙给污名化了。

我的朋友圈里不乏有人为沙菲益前天宣布解散州议会的举动,直言真是大快人心,要不就是为教训青蛙的机会来了而欢呼,也有人贬损青蛙是有价无值!我倒要说,且慢,戏正上演,别先急着预估结局,以过去的经验,沙巴的政坛演变可以高潮迭起,也可以让你大跌眼镜。选后,也许又是青蛙噗通、噗通跳的时候。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01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