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郑丁贤.谁主沙巴天下? - 言路 | 星期天拿铁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01 20:00:00  2317653
郑丁贤.谁主沙巴天下?
星期天拿铁

两年前的大选,我在沙巴实地观察,以华人聚集的亚庇为中心,远赴百公里以外汶莱马来人群居的西南沿海,然后转入卡达山人原乡的内陆,最后到苏禄∕巴夭人水乡的东海岸。

沙巴这么大。种族、宗教、血缘、地理、文化、城乡的差别,有各自的政治价值观,也有不同的政治取向,交织出一幅复杂的政治构图。

如果想用西马的思维来了解沙巴,以为沙巴政治只是西马政治的延伸或翻版,那可就犯了南橘北枳的谬误。

即使同一个族群,也有不同的群体,譬如,外人把原住民统称卡达山人,其实原住民有数十个不同族群,卡达山人只是最大的原住民群体,而卡达山人中又有杜顺人之分,卡达山人散布在沿海和城镇,杜顺人则在内陆为多。

西马人以为原住民信奉基督教或天主教,或是保留原始的泛灵信仰;实际上,半世纪的变迁以来,大约三分一的原住民已经改信伊斯兰。

西马的马来穆斯林,虽有地理和来源区分,但经过长期融合,同质性很高;不过,沙巴的穆斯林之间区隔相当明显,马来穆斯林和原住民穆斯林的宗教相同,但文化大不同;即使是马来穆斯林,又分为西海岸和东海岸两大阵营,西海岸主要是武吉斯、汶莱和卡达扬的传统马来人为主,东海岸则是巴夭和苏禄马来人的天下。

这么复杂的人文背景,放到政治构图上,就成为各种力量之间的竞争与合作,不同利益之间的对抗和制衡。

沙巴州议会解散之后,就是一次权力重新洗牌的选举。

目前的两大阵营,一个以沙菲宜领导的民兴党为核心,另一个是慕沙安曼主导的巫统和土团集团。

沙菲益的实力以东海岸的仙本那和斗湖基地,群众基础是巴夭和苏禄穆斯林;慕沙安曼的主力则在西南沿海地区,支持者主要是传统马来穆斯林。

过去,马来穆斯林团结在巫统旗下。巫统主导的沙巴国阵,击败了卡达山力量的沙巴团结党,之后还收编了团结党,坐拥沙巴江山。

沙巴巫统权倾一时,拥有全国巫统最多代表;只是,家大财大之后,不免因利益分配不均,出现内部分裂,慕沙安曼和沙菲益长期抗衡之下,慕沙派把沙菲益派逐渐排除,以致沙菲益出走,成立民兴党,联合希盟对抗国阵。

沙巴穆斯林的分裂,加上不满西马的情绪,促成民兴党崛起;在509大选和盟党赢得半壁江山,之后制造巫统和民统议员跳槽,拿下沙巴州政权。

沙巴提前州选,马来穆斯林分为沙菲益和慕沙安曼两大阵营,各据一方,旗鼓相当。

沙菲益的强项在于“沙巴人的沙巴”主体意识,民兴党是沙巴本土政党,得到沙巴不同族群广泛支持,但是,他的阿基里斯之踵是被认为太过偏袒巴夭苏禄族群,引起各族群,包括传统马来人的一些不满。

他的政党和政府要员以巴夭苏禄人为核心,而他一度准备发临时证件给沙巴非法移民,被视为要让苏禄非法移民合法化,导致年初沙巴金马利补选中,民兴党败选的主要原因。

但是,这不代表慕沙安曼占了优势。慕沙盘据沙巴政坛15年,长期和金钱政治挂钩,早就引发民怨,下台后还被控贪污和洗钱,形象低落。

他策划州议员跳槽,想要夺取州政权,但是,却触发州议会解散,这肯定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因为他根本没有准备面对一场州选举。

他的一只脚留在沙巴巫统,但沙巴巫统已经不是他能全盘控制;他的另一只脚跨到沙巴土团,但沙巴土团也未经考验,还面对巫统咄咄进逼。

未成军而出战,是一场豪赌。慕沙安曼惟有指望沙巴巫统的实力,以及强大的竞选机器。

这次州选,是两大马来穆斯林阵营的决战;然而,造王者将是卡达山杜顺族群。

代表卡达山杜顺族群的政党,不管是沙巴团结党、立新党,或是民统,都不是主流,也已经零碎化和边缘化。但是,退居次线的卡达山杜顺力量,在马来穆斯林政治分裂之时,就成为关键。

在沙巴主体意识高挂的此刻,相信卡达山杜顺选民会倾向沙菲益阵营;除非慕沙安曼有更高明的策划。

沙巴华人一面倒向支持沙菲益,几无悬念,只是华人选区是少数,缺少决定性作用。

实力以外,因为没有一方输得起,可以预见的是,这次州选将是用金钱堆积,钞票满天飞的选举。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01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