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郑丁贤.青蛙会繁衍,不会绝迹 - 言路 | 非常常识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04 20:00:00  2319259
郑丁贤.青蛙会繁衍,不会绝迹
非常常识

很多人对沙巴重选表示高兴,认为还政于民,把决定权交回人民手中,可以重重惩罚政治青蛙,甚至可以清洗青蛙池塘,化污浊为清明。

连马哈迪都这么认为,还想亲自到沙巴去,消灭政治青蛙。

别傻了,先搞清楚政治青蛙的生态吧!

当然,我绝对同意应该消灭政治青蛙,但是,我必须遗憾的说,选举不可能打击这些青蛙,更遑论消灭他们。

这个池塘太过适合他们的生存,举办一次选区,如同雨后的新池塘,不会把青蛙淹死,而是增加了池塘湿度,让一些青蛙通体舒畅,呱呱的叫起春来。

譬如,上届州选之后,从国阵巫统跳到希盟++沙菲益阵营的州议员,包括Hajiji、Ghulam Haidar、Mohd Ariffin等等,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披上国盟土团的外衣,再度上阵。

苏拉曼(Sulaman)、王麻骨(Membakut)、高坑(Kawang)的选民会拒绝他们,把他们拉下台吗?

也许不会,除非他们遇上很强的对手。即使他们落选,也未必和做了青蛙有关系。

我的意思是,沙巴的政治生态不同于西马。在沙巴,政治是由世家和财阀所控制,如果是传统政治世家,又是大财阀的双重背景,那就如虎添翼,无往不利。

显赫家族和财阀,在土著社会,包括马来穆斯林和卡达山等原住民的影响力很大,通过血缘关系和经济利益的连系,建立起一个庞大网络。

而土著社会效忠领袖,信任权贵的传统文化,让这个网络更加巩固。

政治青蛙的背后,往往是一群又一群的小蝌蚪。青蛙跳了,蝌蚪附在青蛙身上一起跳,否则,又怎么繁衍下去!

像是慕沙阿曼家族,在巫统和土团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慕沙阿曼自己留在巫统,他的儿子雅马尼、妹夫古朗、女婿阿里芬,以及一众门生徒弟,都加入土团。

进入选战,巫统和土团依靠慕沙阿曼家族,多过慕沙阿曼家族依靠巫统和土团。

而民兴党党魁的沙菲益,也是世家背景,源自东海岸的沙卡然家族。沙卡然是巫统第一个沙巴首长,也是把巫统引进沙巴的人物;沙菲益是他的外甥。

卡达山家族也不例外。最大的政治世家──吉丁岸家族,拜林、杰菲里和麦西慕,都是吉家人。

而被公认沙巴青蛙王子的杰菲里,从沙巴团结党开始,轮着AKAR, UPKO,PBRS转一圈,曾经申请加入巫统,后来投靠公正党,之后成立立新党,怎么跳就怎么中选,是青蛙又如何?

只有那些没有世家背景,也不是财阀的小青蛙,才会被淘汰。

至于马哈迪要去沙巴消灭政治青蛙,算了吧!沙巴青蛙生态是马哈迪的独家产品,用以颠覆当年由人民选出来的沙巴团结党政府。

如果称他是青蛙之父,不知道会否冒犯!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04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