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莫辛阿都拉.风下之乡的政治风暴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05 07:40:00  2319278
莫辛阿都拉.风下之乡的政治风暴
游车河

沙巴素有风下之乡的美誉,因其地理位置在饱受台风肆虐的菲律宾以南。

因此,它可说是不受台风和龙卷风的威胁。

但沙巴一直被另类的台风和龙卷风“袭击”。政治上的大风吹。跳槽和试图换掉州政府、中途迫使进行闪电州选,在沙巴州屡次发生。

这次,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政治危机持续出现,沙巴在解散州议会后,即将迎来闪电州选。我们都知道,解散的原因是一方的州议员跳槽到另一方。指控像往常一样,有人正在撒钱“换取”忠诚。

对于出生在沙巴的政治分析员胡逸山来说,沙巴一次又一次地陷入这种“过程”,是因为他称之为 “饲蛙处”的情况所致。

“饲蛙处里的青蛙──就像大型叛逃到另一方的州议员。这种事情在1986年、1994年,以及之后都发生过。” 胡逸山说。

正如巧思中心首席执行员莫哈末阿兹然所见,国盟通过沙巴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以法定声明接管州政府的举动显示,改变效忠阵营是伴随着需求和献议的。

跳槽“文化”,阿兹然认为,反映了沙巴非常不健康和恶劣的情况。

或许很遗憾,但是政治分析员和观察员认为,闪电州选是解决沙巴政治危机的最佳方式。

“随着即将举行闪电州选,这将会是针对慕沙及其诱导跳槽的州议员,以及沙菲益在两年前所做的事情之间的公投。沙巴人需要从这两个主要竞争对手中做出选择。”胡逸山说。

不过,按照胡逸山的话,这也是对代表国盟的慕沙以及代表希盟++的沙菲益之间的公投,他接着指出“这是一场测验,人们喜欢国盟还是他们仍然喜欢希盟++”。

阿兹然说,由于州政府由当地政党控制,沙菲益和民兴党仍然占上风。“但是,如果反对党能够在接下来的60天内提出新联盟,加上在国盟联邦政府的帮助下,有可能获得更高的支持。” 阿兹然道。

无可否认,阿兹然表示,沙菲益压力很大,他必须试图捍卫他在2018年所获得的委托,而在2年执政期间,他尚未兑现部分竞选宣言。

“但是,慕沙的形象受到了46项贪污和洗钱案的影响,尽管他最终无罪释放。这仍然对他带来负面影响。” 阿兹然说。

因此,他认为候选人才是最关键,因为对于大多数沙巴人来说,发展问题始终是他们“想要”的重中之重。

阿兹然认为,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在我国面临冠病大流行期间进行州选,人们的安全、健康和福祉的问题。

他说,沙巴州选的“公共卫生领域的成功”,将影响到大家现在正在谈论的全国闪电大选。是的,沙巴州选将成为联邦用以衡量或复制的标准。

显然,还有政治风向。胡逸山说,“如果沙菲益大获全胜,首相慕尤丁方面可能就不太热衷于进行全国闪电大选。但如果沙菲益输了,首相方面就会变得非常起劲并着手推进”。

话虽如此,胡逸山预测“沙菲益阵营会获胜,因为选民会同情他,而13个新州议席也可能对他比较有利”。

请容许我补充一句,无论谁获胜,都需要在州议会中获得绝大多数议席。简单多数是不足够的。更别说是微小的多数。这是吸引和诱惑“饲蛙处”的“最理想”情况。

无论如何,沙巴闪电州选本身对沙菲益来说就是某种胜利。套用民兴党领袖刘伟强的话,沙菲益以解散州议会将了慕沙一军──阻止巫统领袖通过“跳槽、背叛和金钱政治发起极度恶劣和无耻的政变”组织州政府。

净选盟2.0认为,跳槽不会随着沙巴闪电州选而结束。这个选举监督机构强调,“只要法律允许,因民选代表跳槽导致州和联邦政府倒台的问题,将仍然存在于大马政治”。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下回再谈。

Mohsin Abdullah: Political storm in the Land Below the Wind

作者 : 莫辛阿都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05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