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05 09:04:00  2319444
大马拍剧意外撞死助导·王绮琴茹素超渡亡者
星人物

(香港5日讯)55岁无线演员王绮琴早前在《平安谷之诡谷传说》、《大酱园》、《机场特警》演出备受关注,其实对于大马观众来说仍不陌生。王绮琴在1986年获得无线《电视小姐》冠军入行后,即被安排出演重头剧《大运河》,饰演女主角“红拂女”,并与梁朝伟、欧瑞伟合演风尘三侠,后来在1991年转到马来西亚发展,原因之一是薪金较高,角色亦有较大发挥机会。

王绮琴早前受访时透露,她在大马拍剧大多演女主角,92年拍摄剧集《半生情未了》时,发生了一件令她非常遗憾的事,现在忆述起来,仍难掩伤痛。她指当时剧中角色有点精神分裂,有一幕要在山路上危险驾驶,去唬吓身旁的契女,当时她已告知导演自己刚有驾照不久,不太有信心亲身上阵。


梁朝伟、王绮琴、陈玉莲在《大运河》合作。
梁朝伟、王绮琴、陈玉莲在《大运河》合作。


不过,导演却认为若用替身效果不理想,于是不断说服她亲身上阵。当时制作队有安全措施,亦有试戏,直到正式拍摄时未知是否太投入,她没有意识自己开车的速度,当她看完对手再看向车的正前方,有个工作人员正在挥萤光棒。

“如果我扭向左,车子会撞到她,如果我扭向右,车会撞栏,我的脑里想了很多东西,又不知所措,到了最后一刻,车和人走到同一方向,我撞倒她,人卷进车底,当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只听到很多人在喊,我只懂得下车,不敢看,蹲了下来掩着耳朵大喊,我不想听到任何人告诉我当时情况是怎样,好惊好惊好惊,现在回想起来,很遗憾,那位工作人员是一位女助导,结果离世了。”

事后王绮琴停了工,而且身在外地,不敢告诉家人,亦不知怎面对亡者的家人。“女助导的妈妈笃信佛教,她很冷静的跟我说:‘我们不会怪你,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假如你觉得内疚,来我们佛坛拜祭一下,会安乐一些,也可以吃素。’那位妈妈很好,还安慰我,担心我会因为这件事而不安乐一世。”

王绮琴其后茹素多年,也不太敢驾车。“面对那个摄制队,他们相处很融洽,我好像欠了他们一点什么,我是香港人,他们是马来西亚人,我好像做了一些很对不起他们的事,我用了很长时间才走出阴霾。”


王绮琴在《平安谷之诡谷传说》的“树根嫂”一角深入民心。
王绮琴在《平安谷之诡谷传说》的“树根嫂”一角深入民心。



王绮琴(右)在92年拍摄剧集《半生情未了》时,意外撞死女助导。左为大马艺人陈美娥。
王绮琴(右)在92年拍摄剧集《半生情未了》时,意外撞死女助导。左为大马艺人陈美娥。


金融风暴失积蓄

王绮琴在马来西亚还成立制作公司,接下电视台的播映时段,制作资讯节目供应给电视台,身兼采访、写稿和出镜做主持几项工作,身份不止是艺人,还是制作人和投资者。

1997年一场金融风暴,却令她的积蓄不见了一大截。“我不懂投资,开始搵到钱,存入马来西亚的银行有十一厘利息,连香港的存款也转到当地银行,谁知金融风暴后,马币大跌,一元马币对港纸由三元跌到个半,而且有提款管制,每日只能提取限定数目,身家缩水三分一。”损失达七位数字。

当时她在马来西亚有屋,亦有当地华侨男朋友,她2003年搬返香港居住,原因是因为怀孕,想在香港生孩子。

“我不想小朋友在马来西亚出世,加上我已离开香港十二年,妈妈年纪大了,始终我的根在香港。”

王绮琴从马来西亚回港初期,并未立刻重返无线拍剧,她在大马曾学习瑜伽,由于她有舞蹈底子,筋骨较柔软,瑜伽做得不错。“我在香港曾担任教授瑜伽导师的训练班,后来因为我喜欢做瑜伽多于教瑜伽题,没有再教,直到2015年重返无线。”

她离开无线24年,幕后工作人员对她不认识,她被安排在剧中担演闲角,最初非常不习惯。“最初在剧中‘过镜’,有时又会听到一些说话不太受尊重,我跟自己说:‘王绮琴,你都有今日喇。’”

她一出道就做女主角,在马来西亚也很受重用,想不到多年后重返旧巢,才学习由低做起,整个事业发展过程好像完全倒转了。“现实告诉我要屈服,不可能带着以前的‘电视小姐’那一套回来,肯定不行,要慢慢让人认识我不是新人。”

幸好后来拍《平安谷之诡谷传说》、《大酱园》、《机场特警》等,感觉已好转,现在她在拍新剧《逆袭人生》,现实中她也经历了一段先甜后苦现在变回甜的人生,滋味在心头。


王绮琴2年前做脑瘤手术写好遗言给儿子。
王绮琴2年前做脑瘤手术写好遗言给儿子。


做脑瘤手术写遗言

王绮琴在两年前坐飞机时不适休克失禁,事后去做检查,验出脑部有个血管瘤。

“瘤的大小比动脉粗一倍,并且形状像磨菇,即是颇涨,要尽快接受微创手术。由大腿动脉通一条很幼的管,经过心脏上到脑部,用钢丝塞住个瘤。我不用开脑,但假如钢丝弄穿血管,要立刻开脑。”

她直言有死过翻生的感觉,手术前还写下遗言。“儿子年纪还小,当时他15岁,他知我要做手术,但我不敢告诉他:‘妈咪可能出不来了。’我不敢吓他,那封遗嘱主要告诉儿子,可能你会失去了妈妈,我用手机写,存在手机之中,还有寄了给我妹妹,假如我真的出不来,请她帮我给儿子看,鼓励他,告诉他:‘妈咪永远都在他身边。’所幸两年过去了,她继续覆诊检查,身体亦一切正常。(香港明周)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20-08-05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