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卜佛海.青蛙、金钱政治和政权更迭 - 言路 | 总编时间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06 08:00:00  2319865
卜佛海.青蛙、金钱政治和政权更迭
总编时间

沙巴政坛有三“最”──政治青蛙最多、金钱政治最猖獗、政权更迭最频密;而三者都有相互关系。

沙巴公认是最多政治青蛙的一州,在西马人熟悉的的脸孔当中,几乎没有一人不曾跳槽,或退党自立门户。

促成马来西亚诞生的沙巴关键人物敦慕斯达化(沙统)和敦法史帝芬斯(沙巴民族统一机构),前者跳槽至巫统,后者另起炉灶成立人民党。这两位沙州早期的政治人物,都曾出任州元首,也当过首席部长。

其他如沙卡兰丹戴、哈里斯沙列、百林、柏纳东博、杨德利和章家杰都是在跳槽或退党后组织新党,继而当上首长或轮值首长。

即使是目前的看守政府首长沙菲益阿达也不例外,他原本是沙统党员,过后加入巫统,2016年成立沙巴本土政党──民兴党。

谈到“一号青蛙”,则非立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莫属。他从加入哥哥百林领导的团结党开始涉足政坛,二进二出团结党。

1994年州选,团结党再次告捷,但在百林准备宣誓就职时,摆在眼前的是众叛亲离;杰菲里联同柏纳东博、杨德利、佐瑟古律等党领袖都转投马哈迪阵营,排队领赏。

离开团结党后,杰菲里曾先后加入沙巴人民正义党(AKAR)、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不久他又申请加入民统(UPKO),但在民统有决定前,他撤回申请,尝试重投团结党怀抱,但遭拒绝。2003年,他加入巫统,但不久就被撤销党籍。

2006年,无党派的他获得公正党接纳,并委他为副主席。但5年后,他又退出公正党,过后领导立新党至今。

杰菲里前后拥有6个不同政党的党籍,但他还大言不惭地说,跳槽是沙巴政坛的常态,“我们都是青蛙,慕沙阿曼是青蛙,我哥哥百林也是青蛙”。

沙巴政坛的贪污腐败严重,金钱政治大行其道,其他州属难出其右。在金钱和官职面前可以六亲不认,背叛、出卖所属政党在所不惜。当选的州议员可以待价而沽,谁出得起价钱,谁献议的官职大就有交易。

因此,在历届沙巴州选举,参选的政党多,候选人多,碰运气的独立人士一样多。

在509州选后,国阵和民兴党阵营都赢得29席,在立新党的2名州议员投向国阵后,慕沙阿曼以简单多数议席宣誓就任首长;然而,国阵议员较后陆续出走,最后走剩9人,沙菲益才得以组织州政府。25个月后,慕沙阿曼尝试以同样的手法夺权,但败在州元首同意解散州议会。

因此,沙巴政权更迭比任何一州都来得频密,先后掌权的政党包括沙统、人民党、沙巴华人公会、团结党、国阵及民兴党。

巫统在1991年2月东渡后,从此改变了沙巴的政治面貎。马哈迪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让华人、信仰基督教的土著和穆斯林土著这三大群体领袖轮流出任首席部长,每人2年。

但是,老谋深算的马哈迪将沙巴的所有政治人物都玩弄在股掌中,在所谓的三大族群分享权力的首席部长职轮值了10年后,巫统在2003年开始一党坐大,慕沙阿曼的首长职一当就是15年,直到民兴党崛起为止。

希盟政府倒台,加上沙菲益因为13名议员跳槽被迫解散沙州议会,马哈迪痛骂慕尤丁,并谴责跳槽议员为了金钱投靠敌对阵营,偏偏忘了他是助长沙巴跳槽歪风的始作俑者。

即使沙菲益在闪电大选中大获全胜,也无力阻止已根深蒂固的跳槽歪风;反之,敌对阵营的议员将争相过档,沙菲益同样会来者不拒。

虽然州选不能与全国大选相提并论,但可以探水温,因为这场战役是国盟和希盟++在全国大选前的“热身战”;号角还未响起,两个阵营已因席位分配的谈判碰得焦头烂额。

再说,在冠病疫情仍未平息的情况下举行州选,其结果也可以成为下届大选的一个风向标,可供首相慕尤丁参考,是否要来个闪电大选。

作者 : 卜佛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06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