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10 07:00:00  2321448
【林梦小镇/01】被遗忘的小镇——与世隔绝的林梦
周刊专题

3854KLL2020851355174196823.JPG

林梦(Limbang)是砂拉越北边的边陲小镇,它处于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就像夹心饼一样被汶莱夹在中间,层层包围,与世隔绝。

每一次离开小镇,林梦人都必须跨越汶莱,即“出国”再“回国”,才能前往周边城市;每次陆路过境,都得向汶莱移民局申请。

林梦位于林梦省,林梦不大,坐落在林梦河畔。西边是西汶莱,东边是沙巴,南边是美里,而中间则是汶莱的淡武廊。

林梦小镇虽小,但生活在里头的族群多,故事也多。这个周末,《快乐星期天》带大家隔空穿过汶莱,到小镇来看看。


汶莱与林梦的千丝万缕

前往林梦只有空路,否则的话必须穿越汶莱才能前往。

飞机场距离小镇中心只有5公里。小镇不大,总面积约4000平方公里,逾7万人口,不过麻雀虽小,五脏齐全。该有的设施都有,购物商场、新旧掺杂的店屋、学校、戏院、医院、警局、菜市场和小贩中心,一家三星级酒店,3间廉价旅馆。

林梦号称为婆罗洲的“金三角”,处于汶马两个国、沙巴砂拉越两个州的交界处,又靠近免税的纳闽,这里聚集了各式各样的人;它也是人们口中的“小合艾”,由于邻国汶莱全面禁酒,不允许任何人在公共场所饮酒,汶莱的非穆斯林包括当地华人、外国人每逢周末都过境来到林梦过夜生活。

当暮色降临,华灯初上起笙歌,来寻欢作乐的汶莱车排着长龙在海关等着过境,而边界的夜店热闹非凡,一片繁华的景象。

因为汇率的优势,加上林梦与汶莱只是30分钟车程之差,汶莱人或在汶莱工作的大马人在周末喜欢到林梦来购物消费和寻找美食,因此带旺了当地的商业,促进小镇的经济发展。就像柔佛新山是新加坡人的购物天地,以及短暂周末逍遥游之地一样。

“天堂,汶莱人把林梦边界称为‘heaven’!”人称“Chua Limbang”(蔡林梦)的老林梦人蔡永兴笑言。

其中一个著名的边界天堂,就是位于武吉鲁拉(Bukit Lurah)关卡。傍晚时分,只见关卡对岸排了长长的车龙,准备入境林梦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汶莱非穆斯林喜欢跨国来到林梦过一个周末,或参与比沙亚族(Bisaya)每年6月的水牛节或“巴布朗庆典”(Pesta Babulang)。相对的,生活在林梦的马来人或卡达央人(Kedayan)经常到汶莱参与各种节庆,比如汶莱苏丹华诞日(Hari Keputeraan Sultan)、皇室婚礼、金禧庆典等。

在过去,他们几乎是自由出入汶莱——坐着舢板船,沿着林梦河跨境到汶莱境内,就可以观赏汶莱一年一度的传统赛船盛会。

“偷渡经常发生意外,包括河上的翻船事件,或是在夜里赶路的寻春客,常常不小心撞上比沙亚人养的水牛,人牛双双毙命。”蔡永兴说。

林梦与汶莱边境的关卡。
林梦与汶莱边境的关卡。
要前往林梦,只能透过空路,否则的话必须穿越汶莱才能抵达。图为林梦小机场。
要前往林梦,只能透过空路,否则的话必须穿越汶莱才能抵达。图为林梦小机场。


金山与12世纪的金子

林梦小镇里有一座小山,名为武吉马士(Bukit Mas)。金山的名字由来,与金子确实有极大的关系,而且还是历史悠久、价值连城的金子。

1899年,金山上一栋民房后院的泥土坍塌,他们从泥土里发现一批埋藏了长达9个世纪的金饰。

考古学家相信这些纯金饰物是来自印尼爪哇,出产于12世纪或13世纪。25块纯金饰物包括戒指、项链、吊坠、外套钮扣,类似印度人的耳环或鼻环,还有两个与阳具崇拜有关的装饰品。这些金饰上面有着印章与铭文,以Nagari文字记录了金饰的拥有者——商人或王子的名字。

戒指上的铭文,是迄今为止在婆罗洲西部历史金质古物中,唯一可辨认的文字。它们的存在也印证了满者伯夷帝国(Majapahit Empire)受了印度教的影响,并曾经占领婆罗洲,包括成为附庸国的汶莱。

“它们应该是属于布鲁克家族的。”发现金饰的居民Ricketss曾经这么说。最早的时候,是砂拉越森林巡察员的太太在采集野果、拔竹笋的时候,发现其中一个,后来又陆续找到一些。一直到土地崩塌暴露更多古老的金饰,Ricketss才把它们全部收集起来。

这些金饰宝藏曝光之后,后来却无端端消失了。一直到1967年,一名英国伦敦律师Gerald Hales邀请砂拉越和汶莱博物馆来购买这批金饰。汶莱政府把金饰买下,摆在汶莱博物馆,而林梦博物馆则展示这些金饰的复制品。

林梦博物馆,建于1897年,原本是拉惹布洛克(Rajah Charles Brooke)的堡垒。1989年曾烧毁,不过因为是历史重要建筑,又于1991年重建。金饰的发现,正好就在博物馆的后方山坡上。

如今的金山,是林梦人徒步、晨跑的休闲之地。也是林梦金山登上与跑步队发起人的蔡永兴说,金山上可以眺望汶莱,天气晴的时候,即将建好的“汶莱湾淡武廊跨海大桥”——全长30公里,被誉为“东南亚最长跨海大桥”,几乎清晰可见。

由于林梦被汶莱包围,一切物质都必须空运,报纸在下午才送达。
由于林梦被汶莱包围,一切物质都必须空运,报纸在下午才送达。
这些金饰是林梦的出土文物,出产于12世纪满者伯夷帝国期间。(图:林梦博物馆)
这些金饰是林梦的出土文物,出产于12世纪满者伯夷帝国期间。(图:林梦博物馆)
由旧堡垒改造而成的林梦博物馆,里头展示了林梦的历史文化,当地原住民的竹乐器、制盐、珠饰、树皮布、铜器、编织品等。
由旧堡垒改造而成的林梦博物馆,里头展示了林梦的历史文化,当地原住民的竹乐器、制盐、珠饰、树皮布、铜器、编织品等。


比沙亚人的水牛之乡

林梦是“水牛之乡”,走出郊区的路上,处处可见水牛在吃草。那是砂拉越的少数民族之一,比沙亚族(Bisaya)饲养的水牛。

比沙亚人过去生活在沼泽泥洼地区,因此身形矮胖、腿短,脚板特别大,这样的身形让他们善于在沼泽地步行。他们的生活离不开水牛,大部分人以牧养水牛及农耕为业。

因此比沙亚人的丰收节也叫水牛节,或“巴布朗庆典”(Pesta Babulang)。那是砂拉越比沙亚人独有的盛事,每一年为期两天在林梦峇都达瑙(Kampung Batu Danau)举行。

在巴布朗庆典里,骑水牛是重头戏。不只是林梦当地的比沙亚族,也有来自沙巴、汶莱的骑牛队伍加入赛事。男人们骑着光秃的水牛在水泥地上竞赛,女人们则是穿上传统服装,在台上表现出最迷人的姿态,让人们选出“巴布朗皇后”(Ratu Babulang)。

“巴布朗庆典”是砂拉越比沙亚人独有的盛事,每一年为期两天在林梦峇都达瑙举行。(图:砂拉越旅游局提供)
“巴布朗庆典”是砂拉越比沙亚人独有的盛事,每一年为期两天在林梦峇都达瑙举行。(图:砂拉越旅游局提供)
比沙亚女人的选美比赛——选“巴布朗皇后”。(图:砂拉越旅游局提供)
比沙亚女人的选美比赛——选“巴布朗皇后”。(图:砂拉越旅游局提供)

比沙亚人是林梦最有代表的原住民,早期生活在汶莱湾和美里省巴南河域、纳闽岛一带。后来受到其他民族的劫掠,集体搬迁到杜鲁顺河与林梦河上游。1890年林梦纳入砂拉越版图后,大批比沙亚族从汶莱移居林梦,在这里建立新的家园。

他们个性温和善良,容易与其他民族通婚,马来族、乌鲁人,或者是华人。早期移居到林梦的华人大多是来自金门的福建漳泉人,他们当中许多娶当地的比沙亚女人。

“我的外婆就是比沙亚族,她还有个中文名字叫林来香。”蔡永兴说,林梦华人与比沙亚人关系融洽,混血情况很普遍,生活在一起,就像兄弟姐妹一样。

林梦有一个很有趣的传说,砂拉越比沙亚人是汶莱皇朝的后裔。据说他们的祖先来自西北婆罗洲,迁移到婆罗洲岛北部成立皇朝的时候,这个拥有7个孩子的家庭想透过赛艇比赛来决定谁有资格当汶莱(当时称作“Barunai”)国王。

这场比赛由最年轻的儿子Alak Betatar赢得,他被任命为汶莱第一任国王,后来因为改信伊斯兰教而易名为苏丹穆罕默德沙(Sultan Mohammad Shah),即汶莱第一任苏丹。



蔡永兴是土生土长的林梦人,也是金山登上与跑步队、林梦甘榜鸡跑步团发起人。
蔡永兴是土生土长的林梦人,也是金山登上与跑步队、林梦甘榜鸡跑步团发起人。


林梦小镇的郊区处处可见在吃草的水牛,这些都是比沙亚人驯养的。这条路晚上经常发生车撞牛的死亡车祸。
林梦小镇的郊区处处可见在吃草的水牛,这些都是比沙亚人驯养的。这条路晚上经常发生车撞牛的死亡车祸。
种族通婚在林梦十分常见,蔡永兴的外婆就是比沙亚人(中),他从小就和比沙亚人生活在一起。(图:蔡永兴提供)
种族通婚在林梦十分常见,蔡永兴的外婆就是比沙亚人(中),他从小就和比沙亚人生活在一起。(图:蔡永兴提供)


有寿命的火山泥

因为爱屋及乌,比沙亚人爱水牛,而水牛爱水泥,当地就有一个称作“春泥”的火山泥天然景观。这是砂拉越唯一的天然火山泥观光区。

火山泥盆位于林梦市镇约40公里外的默里丹甘榜(Kampung Meritam),覆盖面积大约有4英亩,有些火山泥盆可高达80公分。目前有火山泥的小山丘大约有40个,不规则地浮现在地表面,有的还会消失不见。小山丘寿命有的只有一个月,有的长达3年。

当地人相信火山泥可以美白养颜、治疗皮肤病,纷纷浸泡在火山泥里,浑然天成的火山盆景观、冰凉触感的火山泥获得大众喜爱。在人口相传之下,当地火山泥成了林梦的旅游景点,2006年正式开放以后,许多游客特地从沙巴、汶莱闻名而来泡火山泥。



天气晴朗的时候,金山山顶可以眺望邻国刚建好、被誉为的东南亚最长跨海大桥的“汶莱湾淡武廊跨海大桥”。
天气晴朗的时候,金山山顶可以眺望邻国刚建好、被誉为的东南亚最长跨海大桥的“汶莱湾淡武廊跨海大桥”。




林梦边境有许多“老鼠路”,比如这一小段从林梦前往汶莱边界的路是模糊边界,已跨越边境但没有设关卡。

林梦边境有许多“老鼠路”,比如这一小段从林梦前往汶莱边界的路是模糊边界,已跨越边境但没有设关卡。




林梦边界开了许多餐厅酒吧,卖给生活在汶莱的非穆斯林或外国人。
林梦边界开了许多餐厅酒吧,卖给生活在汶莱的非穆斯林或外国人。


延伸阅读:

【林梦小镇/02】被遗忘的战争:一二八武装事变

【林梦小镇/03】林梦边界的信仰,城隍庙里的比沙亚人

作者 : 邓雁霞(本刊特约)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10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