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刘惟诚.赛沙迪与年轻选票 - 言路 | 纯粹诚见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29 07:40:00  2333577

刘惟诚.赛沙迪与年轻选票

纯粹诚见

自前首相马哈迪宣布成立祖国斗士党,我就一直在观察朝野对这个新政党的反应。其实,要说它“新”,一些人可能不认同,因为创党5人组的平均年龄都已达64岁,里面年纪最轻的前教长马智礼,踏入今年也已有46岁,所以坊间有不少不喜欢马哈迪的舆论都嘲笑斗士党是新“老”党。就连马哈迪昔日的紧密战友,即土团党最高理事莱士雅丁都在揶揄斗士党为马党,直指只要马哈迪一离开这个政党就会消失,借此嘲讽其子慕克力根本没有能力接班。

国阵、国盟的反应就更不用说了,大部分领袖基本不屑一顾。至于希盟,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反应,有仍在保持观望的,也有想继续与之合作的,但其整体上也并不看好斗士党,能够单凭霹雳仕林州议席补选而一战崛起。换而言之,无论舆论还是政坛,对马哈迪的斗士党抱持希望者并不多,特别是当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宣布另起炉灶时,坊间更是不会对这个被年轻领袖“抛弃”的老人政党寄予任何厚望。

然而,令人感到好奇的是,作为马哈迪一手提拔的年轻领袖,赛沙迪是政坛公认的马哈迪心腹,而且这名年轻领袖还很崇拜马哈迪,只要一谈起后者都是满满的提拔感恩之情。这样的年轻领袖,怎么会在前辈创立新党、正当用人之际,跑去再创新党?这个疑问,其实在赛沙迪表明准备学习泰国未来前进党(和法国共和国前进党)创立年轻人政党,以改变“由同一批老人控制和垄断”的政治现实时,就已有了答案。

既然赛沙迪提到了未来前进党(或新前进党),我就先讲一讲这个政党再进入正题。新前进党是由39岁的塔纳通在2018年创立的政党,其在2019年大选中派出的候选人平均年龄仅有45岁,是当时所有参选的泰国政党中第二年轻的阵容。当然,塔纳通之所以会参政,是因为受到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的启发。马克龙在2016年,即39岁之时创立了这个领袖平均年龄仅有46岁的共和国前进党,令其在2017年选举中凭着年轻选票横扫61%的议席。

这是其一。其二,是当时泰国涌现高达730万年龄介于18到25岁的首投族,其占总选民中的14.3%,势力不容小觑,而他们刚好都对当政的巴育政府很有意见。选举成绩出炉之后,证明塔纳通没有押错宝,该党取得了绝大部分的年轻选票,并以黑马姿态夺下500席中的81席,一举崛起成为国会第三大党。尽管该党最终因为政治献金的议题,而被宪制法庭强制解散,塔纳通也被禁止参政10年,但这选举结果都足以证明,年轻选票终将定天下的发展趋势。

换句话说,年轻选票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大。当然,年轻选票在我国政坛一直以来都是深具影响力的,比方说,希盟(民联)在过去3届大选之所以能获得越来越亮眼的成绩,也是因为21到39岁年轻选票的加持,这年龄层的选民在当时占了总选民人数的41%。而国会在去年通过降低投票年龄和自动登记的修宪动作后,这个年轻选票的数字更是以倍数激增,虽然选委会至今仍未准备好执行,但我们可以预见到,2023年国会自动解散时,选民总数会飙至2270万人。

这群选民中,有17%会是18到20岁的年轻首投族,而21岁以上的年轻首投族则占了18%,如果能有一个政党能够凝聚年轻选票,那这35%的首投族就是一燃惊人的鞭炮厂。再加上原有40岁以下的选民,这总数过半的年轻选票将足以决定谁主王朝。所以,你还会觉得赛沙迪天真吗?塔纳通参政并没想过要加入现有政党,因为这些政党或领袖都已“老”得深入民心,要吸引年轻选民,就要创建没有过去包袱的年轻政党。赛沙迪尝试沿着他们的路线,为囊括年轻选票做出准备。

当然,我看到年轻选票的威力,赛沙迪也看到,而在政坛打滚比谁都久的马哈迪,可能看得更清楚。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赛沙迪创立新党的动作,必定已获得马哈迪的祝福、授意,更何况,在下届大选时新党和斗士党亦可各行其事,一边攻年轻选票居多的城市选区,一边攻年长者居多的垦殖区,并待选举结束后再结盟。赛沙迪若能够好像马克龙、塔纳通般顺利凝聚年轻选票,你觉得,届时斗士党还需要公正党、行动党等老牌政党的支持?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2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