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01 10:00:00  2333728

光头佬/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物外游

反复无常,卷土重来的疫情,导致了原定上个月中举行的香港书展,在临揭幕的24小时前宣布延展,这无疑使到原就低迷不景的书市面对雪上加霜的窘境,不过,根据“海外书痴”密切的观察,这期间倒是有一些例外的事儿,杀出重围的!

约莫于6月中时,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老总林道群先生在脸书上贴文预告,说是抱着“玩票性质”的心态,将自费出版自己的第一本著作《青山乱叠》。这消息一发布,立即引来五湖四海的书友热烈关注与盼望。熟悉道公的书友都知道,过去几年来,他在董桥先生尚未退休时,曾受邀在每周日的“苹果树下”坐坐,写起一个一千字的专栏,栏名称作“梧桐河畔”,畅谈有关编书印书的事,以书会友。这个专栏一直延续写到去年风雨不宁的香江岁月,方才搁笔结束。今年3月的一场瘟疫,正如大多数人居家防疫,道公在《青山乱叠》的前记中写道:“山风海雨飘摇,青山绿水的香港面目不一样了,寒居已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人祸天灾,封城数月,裹足不出门,闲赋在家,执拾这些以前写的报纸专栏短文……既然活着能做的依然是读书编书,这回胆子大一点,试试写书。”光头佬在获悉道公即将把过去发表在“梧桐河畔”的文字结集出书的佳讯后,立即向道公表达了欲在海外招兵买马组团群购的善意,道公当然表示无任欢迎,还卖了一个关子,“(这)书里有不少秘辛,应该有少少用,尤其是董迷……”


林道群《青山乱叠》皮面本(左)&布面本书影。
林道群《青山乱叠》皮面本(左)&布面本书影。



另有印制蚀刻铜版藏书票。
另有印制蚀刻铜版藏书票。




后来,道公也曾坦言交待,书中写了足足60页的董桥,其中20页是编书时新写的,未刊登过,难免战战兢兢董公怎么看,毕竟董公于写作是严以律己,精益求精的。未料最早接到的鼓励,依然是来自董公。董公称誉他说:“……《青山乱叠》绝对是老早应该出版的好书!编了半辈子的书,你写的是一个时代的文化故事,读散篇读不出重要之处,读全书恍似读了时代脚印的眉批,可供后世引用和参详的旁证实在太多太多了。将来研究我们这一代作家的人一定不免要参读这本书。光是这一点,这本《青山乱叠》应该在各大书店卖,应该做些宣传。那也是巩固你的事业的基石。不必过分谦虚,不要妄自菲薄。再一次恭喜你。(197页‘读书人家’是研究我的书的人的圣经!)”

7月中,《青山乱叠》甫面世,果然引起一众书友的热烈回响。位在港岛上环,独家代售《青山乱叠》的见山书店负责人陈小姐,透过WhatsApp与光头佬隔海通讯时分享道:“(这书)热卖到你不信。”呵呵!只印了700本的《青山》,另有几十本真皮毛版本,果然不出所料,书一上架,马上被众书友在短短的一周内一抢而空。按照当时道公的想法:“(这书)北京台北书友要了300本,见山书店刚才说香港的400本卖完了。珍惜树木,青山常在。暂时不会重印……”如此一册新书即出版而就绝版的事儿,缔造了书界里的一项奇迹。尽管人人皆感叹书市低迷,偏偏唯独好书是有例外的,真是替道公开心。(最新消息:初版错漏太多,道公决定印修订版,新版会增添100张图片!)


大玩封面装帧设计

由道公主事的香港牛津中文部,向来以极之考究的书籍装帧艺术为书虫津津乐道,故道公在自编自印这部《青山乱叠》时,可谓极尽装帧之能事,亦可说是玩得很尽(兴),书的用纸、布面、皮面,共有8款,单单是皮面本,即有灰色、墨绿,以及罕见的枣红色。至于所谓的“几十本皮面毛边”究竟确实的数目是多少呢?道公以他一贯的口吻答曰:“不可说,不可说,”以保持其神秘感。

一书四貌八款,极尽装帧之能事,玩到尽!
一书四貌八款,极尽装帧之能事,玩到尽!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多年前的一件旧事,即光头佬第一次听闻道公的大名以及这一号人物的前尘往事。话说在6年前,光头佬曾透过一名台北书友觅得一册由旧香居为庆祝创立10周年纪念而出版的《本事青春——台湾旧书风景》,记得当时这位台北书友还开玩笑说,阅毕这部旧书图录,兄当可按图索骥,一一去寻索书中刊登的珍本绝版旧书。以经营绝版旧书称著,并且成为书界友侪称颂讽诵的旧香居,确实傲立于台湾二手书界,这本下了重本编印的图录,图文并茂,内容充实,乃爱书人不可错失的好书。当时,光头佬便在这书里刊载香港藏书家林冠中兄撰写的〈你所不知道——董桥先生好玩的一面〉妙文里,获悉道公的轶闻逸事。冠中兄在文中提及:某次,董桥先生在陆羽茶室宴请深圳晶报老总胡大侠(胡洪侠先生)与牛津出版社老总林道群伉俪,他敬陪末座。是夜,饭饱酒酣,宾主尽兴。席间,道公惠赠他一册牛津秘制的《董桥七十》枣红真皮装帧秘本,说是“此书只有一部,我都割爱送了。”饭毕,冠中兄奉呈董公,索求签名留念。董公瞄了一眼书封皮色,欣然落笔,题曰:“此枣红本,我有一部,冠中有一部,道群一定藏了一部,此人狡猾!”因而引来一堂哄笑。当然,冠中借文叙述的是一票董迷所不知的,董公幽默诙谐的另一面,这虽然是董公当时的一番妙言笑语,不过读毕此文,光头佬却觉得道公这位仁兄亦有好玩有趣的一面,故留下深刻的印象。是故,每当笔者私下询问他有关一些旷世罕有的限量本到底是什么数量时,他总是会故作神秘的以无可奉告来答复。这时,光头佬就会联想到“此君狡猾”的玩笑矣,呵呵!


上月下旬,一收到从香港以快递寄至的《青山乱叠》后,立即迫不及待的匆匆快读一遍,囫囵吞枣,略有一个小小心得:道公打从大学毕业以来,平生谋得的第一份工作——编辑,敬业乐业,沉浸其间达卅载,为许许多多的大作家、名作家作嫁衣裳,出版过上千部书籍,认识、见识的人大多为硕儒学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真是不可多得的人生际遇与奇遇,可遇不可求,羡煞旁人也。

道公一介书生,谦谦君子,耿直而厚道,别的不说,光头佬向他预购的18册书,书款虽然已经汇存妥当,可他还是坚持要交由见山书店处理,如此一件微小的琐事,即便可窥见他独特的为人处事,他所坚持的立场与原则,处此浊世,真是难得可贵!道公诚为一位值得坦诚交往的朋友!

与众书友集体团购的十三册布面《青山乱叠》。
与众书友集体团购的十三册布面《青山乱叠》。




书似青山常乱叠。
书似青山常乱叠。



作者亲笔签题,额外加分。
作者亲笔签题,额外加分。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