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03 16:40:00  2333997

Frank Wong/等下班的时间

迷你相馆


2845CFL2020-08-2915986904808774643390.jpeg
(摄影:Frank Wong)


于是,你得到了多一些音乐,也同时失去了一些文字;在集中写字时,你无法听繁赘的音乐。是互相激发,还是此消彼长,恐怕还是后者多些。所以爱乐者不读书,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办不来。而写字的人不听音乐,也是常有。像张爱玲厌恶小提琴,木心不喜肖斯塔科维奇(但他不是不爱音乐),抑或作家一旦谈及音乐则撒手噤声,说不出话来。此时必然有人要举例村上春树,而我们又岂知,写到重要段落处他起身将音乐都关了也说不定。

音乐让人恍惚,因为抽象,音乐常让人失语。音乐存在于文字之前,是文字的对立面。爱乐者在黑胶卖场见到陌生人手里拿的是自己欣赏的,就只会说这个“很好很好”(very nice, very nice)。没有见过有人即时来个音乐分析侃侃而谈,都是微微点头,礼貌微笑。几乎带点尴尬,内心窃喜有人懂得这些(啊你也懂得),却又觉得无趣(原来你也懂得)。与世间所有需要深切投入的志趣一样,聆听也可以是某种较劲,一种近似赛跑的运动。只是有些人你知道永远跑不过他,有些人则跑在与你永远平行的另一条跑道上。只有到很久以后的后来,你才知道根本每个人都在自己跟自己跑。回头一看,只有时间追来。艾可遗藏书3万本,最后看来是时间赢了,但转念一想,安伯托·艾可也不见得就是输了。输的只是我们。村上春树集胶数万张,他在另一条跑道上。

也总有人说,取一瓢饮,那是带点苍白的高姿态。只是喜欢美丽事物的人,总是贪婪,贪多看一眼,贪多听一曲。而这贪婪成全了万物。丰盛由此起,遗憾也由此生。时间身披黑衣,抹白了脸,我们将棋盘摆好。明知是下下手,也鼓足了劲,试图说些屁话,逗逗时间大人的开心偷吃步,还经常不经意打翻棋盘重头再来。而时间总是心不在焉,它其实不这么在意。也许在我们慨叹,斟酌,剖析生命横切面有多少油脂多少营养的当儿,它只是在等下班。偶尔抿嘴怪笑两声。


2845CFL2020-08-2915986904808774643389.jpeg
(摄影:Frank Wong)


作者 : Frank Wong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