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02 15:03:12  2335953

左行风/精致的想象力

马华读立国

翻开目次,没有推荐没有序,是一本很纯粹的小说集,纯粹于作品本身。

不同于时下常见的非常生活化的小说,薇达《荒废》是一本极富想像力的作品。

这种想像力的大跨步,有点像美剧的《黑镜》系列。《黑镜》擅长用出格的想像力构筑故事的世界观的情节,《荒废》基本上也是如此。比如〈烟火在绽放之际已经死亡〉诉说地球开始崩坏人类只能靠烟火看见希望,后来人们发现人体含有制造更绚丽烟火的成分,科学家于是提议把小孩放入礼炮里头,举国欢庆,献意的科学家还被晋升为国家化协副主席。

烟火,孩子,希望,死亡。

小说第一句就说“烟火在绽放之际已经死亡。”精准点题。升上夜空的烟火必须优先死亡,人们才看到烟火,看到希望。孩子,希望的象征。薇达把烟火和孩子的意象串联起来,好像是在说,当我们把孩子看成希望,便已蕴含孩子的死亡——也就是说,这个希望是假的。没有希望。在小说所构筑的末日年代,没有未来。

同时在有限的篇幅内,薇达还融入叙事者和妹妹的情节,“妹妹说过她会在我结婚当天送我整个天空的烟火。她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好孩子。”而姐姐的新郎,就是那位提议把小孩放入礼炮的科学家。这则小说的故事、结构和荒谬性,就此升上高点。

《荒废》分三辑收录作品,我最喜欢的第一辑,基本都是类似〈烟火在绽放之际已经死亡〉的调性,带有末世感的世界观,严谨的结构,荒谬的故事。薇达也喜欢用像是“她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好孩子”,以正面语词描述一件荒谬的、或是不好的事情,直接地调动读者的绝望情绪。

那种一方面对世界的衰败有所认知,一方面为了活下去而采取的习惯和无所谓,至少在我看来,还蛮符合我们这个时候的所谓“现代精神”。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人生没有过不去的槛。怎么过的呢?不就习惯,麻痺,冷漠,最后视而不见罢了。


作者 : 左行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