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何俐萍.选择性仗义执言,不说也罢!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05 07:40:00  2337339

何俐萍.选择性仗义执言,不说也罢!

绵里藏心

我颇敬重的一位长辈最近赠送一本由资深媒体人佘贵生(Francis Paul Siah)出版的新书《骑劫大马:希盟的跨台》(Hijack in Malaysia The Fall Of Pakatan Harapan)给我。引起我关注的首先不是文章如何分析希盟的败因,而是作者在署名我的书籍首页以英文写道:“砂拉越是我们亲爱的家园,必须是我们的重中之重。”

“必须是重中之重”是一句让人深思亦要省思的话。没有东马就没有今天的马来西亚,但今天的东马在马来西亚内,却只是一个依附的角色,是政治上需要权衡利益和轻重时,才会被当权者所在乎和看重的。今天,砂独、脱马却是民间在热议,上层视为忌讳,绝口不提的敏感话题,形成两极化。

刚过去的831,毫无意外,在砂拉越依然是许多人心中熊熊燃起的一团怒火,尤其是中青代愤怒的程度,远超乎我的想像。“当我听到广播员在说今天是马来西亚的国庆日,祝马来西亚63岁生日快乐,我立刻发讯息要主持人纠正,年轻人怎么能不知道历史?”一位在商场上颇有成就的朋友以激动无比的口吻对我说道。这又让我想起在《骑》书中有一特别篇章,主题就叫〈砂拉越人必须为砂拉越发声〉,文章里有一段话是这么写的:“没有人像砂拉越人这么爱砂拉越,因为没有人比砂拉越人更了解她”。

但当砂人民近年对831已是冷对待,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却在今年831庆典上再一次阐明,砂拉越参组大马是正确的决定,联邦制并非完全没有好处。这是典型的政治话语,也是延续已故阿德南的说法,但阿邦佐哈里一方面捍卫砂拉越当年参组大马的决定,另一方面既要索回自主权,又发表认同联邦制的言论,而矛盾的所在恰是砂拉越丧失的权益正是拜过去数十年的联邦制所赐。

十几廿年前,无论在砂拉越或沙巴颇流行办活动都冠上“三邦”的名称,三邦指的正是婆罗洲岛上的砂拉越、沙巴和汶莱,当年的东马人对“邦”的称呼一点都不陌生,但今天的新生代不知“邦”为何物,关于砂拉越的历史和参组的背景,课本上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年轻一代体会不了“砂拉越人必须把砂拉越视为重中之重”的涵义,也是因为政治人物向来都是选择性把自己包装成守护者,但扯下那虚假的外衣,骨子里依然是只争眼前长短,不看千秋。

在希盟时代,因为政治立场的对立让砂拉越政府尝了不少苦头,但今天风水轮流转,尝到同样的滋味是即将在月底举行州选举的沙巴。沙巴看守首长沙菲益高呼沙巴的命运必须由沙巴人自己主宰,不管是砂拉越还是沙巴领袖呼喊得再激昂都难掩心虚,只有东马人强烈的自主意识真正抬头才能影响政治人物不能不视民意为无物,进而作出相应的举动,若人民不自觉也只能继续被政客忽悠。

最近又老调动弹的关闭多源流学校的言论,不过又是再一次应验了种族和宗教课题对政客来说永远是一张屡打不厌的牌。来自伊党的国会议员聂扎瓦威刻意以圣经大作文章,被多方炮轰后仍拒绝道歉,他至今不受对付,把它解读成受到国盟的包庇,也非言过其实吧!

事隔多天,阿邦佐哈里终以不点名批评的方式公开指砂拉越不欢迎聂扎瓦威,但从社交媒体的留言,网民多半不是为阿邦佐哈里的言论叫好而是质疑他既谴责极端的言论,却又与伊党保持暖昧的合作关系来看,历经政党轮替的人民都已看清楚,政治上这种既合作但不入盟的暖昧关系,是否也意味得继续对某些事和话也必须睁只眼闭只眼?选择性的仗义执言会是东马人所悦见的吗?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