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林瑞源.年轻力量可战胜老人政治 - 言路 | 风起波生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07 20:00:00  2338816

林瑞源.年轻力量可战胜老人政治

风起波生

前贸工部长拉菲达富有正义感,经常不平则鸣,但太过崇拜马哈迪是她的弱点,比如她反对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成立跨种族青年政党,很可能是因为敦马的因素。

她形容创立以年轻人为主的新政党是“分裂政治”,并以自己参政的过程为例,指年轻人应该向老人学习,吸取经验。

或许拉菲达没有意识到政治水平急挫引发的混乱,源自政坛的老人及旧脸孔,如果年轻人向他们学习,恐怕国家危机会更深重。

人们不能寄望这些老人带来改变,把国家救出危境,因此必须依靠初生之犊及有理想的年轻人,他们才是国家的希望。

如果赛沙迪加入祖国斗士党,不用多久他会在老旧及种族政治的大染缸中被潜移默化,最后变成“老油条”。

赛沙迪曾是政坛新星,但在担任青年及体育部长后,迷失了自己,譬如他在去年2月表示,若公司聘请雇员时,注明应征者需要通晓华文,那属于歧视,应受到对付。去年8月,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奈克发表兴都徒及华裔“异客论”,他支持遣返扎基尔,在受到支持者和土团党党员的责难后,他却与扎基尔共进晚餐,还说“人谁无过”。

这是他在希盟执政期间留下的污点,反映任何人在种族政党都不可能谈原则,就好像牛津大学毕业的凯里在巫统的情况一样,那么多年来都无法改变巫统。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赛富丁在2015年因为不满一马公司弊案的处理方式,退出巫统,现在为了政治现实,他在国盟政府内与巫统合作。

阿兹敏在希盟执政时,为敦马的种族政策背书,从多元政治走向单元政治;第六任首相纳吉在2010年3月推介新经济模式,最后在右翼组织的压力下,放弃了经济改革。

诸如此类的事件说明,若年轻人跟随前辈的步伐,将无法走出种族政治的瓶颈,倒不如集合力量,创设青年政党为改变国家政治而放手一搏。相信很多有学识及理想的年轻人不满国家的现状,他们需要一个把理念化为行动的政治平台。年轻人在现有的政党没有发挥的空间,因此赛沙迪才跨出第一步。

青年政党至少可以在三个层面带来改变的希望,首先是阻遏种族政治和保守主义的气焰。

种族及宗教主义是国家沉疴的症结。政客玩弄种族政治已荼毒乡区人民的思维,更危险的是,一旦右翼势力膨胀,掌控大局,将让国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因此各族青年,特别是马来青年必须下乡,散播开明、进步及多元的价值观。

当越来越多人敢于向种族政治说不,国家才能摆脱种族的枷锁,向打造马来西亚国族及新马来西亚的目标迈进。

其次是打破画地为牢,以种族为基础的政策。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贫富悬殊扩大是因为政策过于守旧,基于政治考量而不敢改变,以致许多新颖的概念和计划,例如多媒体超级走廊,纷纷在停滞的政策中窒息。

新经济政策已经证明无法让国家成为高收入国,也无法解决贫穷问题,因此政策必须与种族和宗教切割。

赛沙迪的年轻政党将以“政策驱动”是认清了方向,因为必须先设法扩大经济蛋糕,才不会陷入争夺财富的零和游戏。

第三是恢复政坛的道德及诚信。在喜来登政变后,政治人物已经不把跳槽、出卖原则、违反法律及发出支持信视为羞耻,以致乱象丛生。

如果没有改变这种厚颜无耻的政治文化,即使再换政府也没有用,国家还是回到原点。

当然一些人会质疑赛沙迪和伙伴会因为政治现实及挫折而无法坚持下去,或者是最终变质,就好像希盟那样,执政时背叛了改革承诺。但如果不尝试,给予年轻人机会,国家将就此消沉下去。

年轻人改革国家也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很长的时间。但他们比老人有更长的时间,终会迎来胜利。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