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2 19:00:00  2340097

焦虑症/祖儿黄淇盈(昔加末)

星云

“你最近有没有觉得老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例如担心患上冠状病毒病?”面对医生询问的目光,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近期因病毒施虐,日常生活也发生了转变。每次去上班除了做好防范措施戴好口罩外,也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一种习惯:每日消毒工作房里所有的东西,包括门把、椅子、桌子、笔盒……上了厕所洗了手后必定再以免洗洗手液清洗多一次,以达到双重保护。出门购买日常用品,也会戴上手套避免与不知道有没有沾上病毒的物品直接接触。回到家后,再将能洗的东西先在庭院洗干净,不能洗的用布喷上消毒液抹干净了再提回家。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担心自己不小心染上冠病。但,这担心不是正常的吗?

我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失眠找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袋异常清醒。数绵羊、数号码、念佛经、轻搓耳垂、喝牛奶,什么能帮助入眠的方式都试过了,无效。起来,一人坐在客厅,看着时针慢慢从12移至1,2,3……我开始坐立难安,手脚轻微发抖,心跳加快 。接连下去两三日皆如是,甚至是平时但凡遇到一些烦心事也会出现这样的症状,只好求助医生。医生总结了我的病情,说是轻微焦虑症。焦虑症?我当下有点不敢相信,因为从未意识到自己会跟焦虑症沾上边。我到底在焦虑什么呢?难道因为过度担心疫情?

有可能,医生说。他给了我两个选项:服食普通的药物,为期3个月或服食较好的药物,为期一个星期,但价钱贵上5倍。5倍?对。想到近期工资缩水,若还得服食昂贵的药物,那岂不是会让我的病情加剧?所以我选择了普通的药物。可有副作用?有,最普遍的是肥胖。但因个人体质不同,产生的副作用多少也会有差别。

每晚睡前时服食半颗。第一晚,我便领悟为什么医生说会肥了。药刚下咽不到一小时,肚子已经咕噜咕噜响起。味蕾大动,是吃宵夜的节奏。所幸,之后我还真的重获安稳的睡眠。一个月后,肥倒没有,只是小问题接踵而来。一开始是口干,感觉牙龈浮肿不舒服,总会错觉牙齿在晃动。接着,是久坐或久蹲后站起来时关节会感到不舒服、不宁腿综合症,每晚都得贴上膏药才得以舒缓,连妈妈都笑我怎么看起来比她还老呢!

那些副作用有时维持一到两个星期后便会自动消失,倒不是什么大碍。只是很担心药物停止后,我还能有个好眠吗?切莫如此想啊!医生叮嘱。对啊,我要深呼吸深呼吸,冷静再冷静……

看来这次的疫情,我不只要学会适应新常态,还得学会如何与焦虑症好好相处啊!


作者 : 祖儿黄淇盈(昔加末)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