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1 19:00:00  2340999

[手术刀]十之二: 咽喉瘤/ 冰谷(双溪大年)

星云


图、文◆冰谷
图、文◆冰谷


如果一个年届80的耋耄老头,说没有被手术刀划过创伤,留下疤痕,那真是生命的奇迹;不过,毕竟生命的崴蕤枯荣自有定律,这样的奇迹现实中罕见。在80漫漫的人生旅途里磨蹭,出现病痛被扛进手术室,通过手术拯救,于韬光养晦之余,赓续往前奔驰,那是功德无量的正常事。

我紧扣80大关,全身上下动刀不下五六处,举荦荦大者而列之,咽喉瘤、驳断腿、盲肠炎、青光眼,其他卑微细小的,不钜细靡遗唠叨了。这些病疫轨迹,一再凸显了我体内潜在的弱质,一路走来的颠颠撞撞。

言归正题,开喉取瘤是我首次趟在手术台,仓皇和惊恐兼而有之。那时我四十五六正值壮年,雄姿英发,竟然弄得要在危险的部位操刀,解剖咽喉,挑战生命的危殆,能不惊惶!

发现异状,在某日梳理三千烦丝之际,感觉喉骨左侧有点膨胀,不以为意;过两周,膨胀凸出为球形,如鸟蛋般浮在咽喉旁侧,以手触摩,不痛不痒,心里更为惴惴不安,常言道“不吠犬咬人”,不痛瘤属毒瘤,咽喉果真冒出毒瘤吗?我心急了。

妻也急了,“快找医生检查检查吧!”

经妻温馨提醒,我随想到槟岛那位手术高明的郑医生。郑医生原是驻双溪大年政府医院手术主治医生,从日本学医归来就被调到大年,尤其对癌症诊断精明独到,一时间远近求医者蜂拥,令大年医院手术室天天爆棚。有个病人诊断要施手术,但无床位,医方拟将他转去亚罗士打医院,病人说:“我只信任你,医生!”

“你去入住,届时我到亚罗士打医院替你做手术。”郑医生没有食言,果然替病人完成手术。这件事传开,郑医生被市井百姓传为传奇人物。

期约满之后,郑医生迁移槟岛自立诊所。我查询诊所地点,径自驾车左拐右弯才找到。原来诊所设在一条狭窄横巷,不注意汽车一晃而过,难以发现。

“痛吗?”医生轻微摩娑,问道。

“没痛——别人说不痛更糟糕!”

“放心,是普通良性肿瘤!”

不过,接着医生解释,瘤丸会生长,也可能会变异,最好是“拿掉”。“拿掉会重长吗?”这是我最关切的后续问题。

“不保证,但很罕见!”

瘤丸不肯放过我

我信任郑医生,决意拿掉。他为我安排日子,3周后在医院见。原来诊所没有手术室,郑医生借用医院的设备。

向园丘申请了几天病假,招德士直奔医院。在护士面前任由摆布,更衣、换鞋、交腕表,接着被推入手术室,躺卧在手术台上。这时恐慌和忧虑一齐袭上心头,刀口下的躯体,像砧板上的一砣肉,予求予取任由屠剐了。

尽管我企图沉住情绪,但心胸的忐忑总萦绕不去。焦虑中,有个医生过来,护士指示我翻转身体,感觉股肉一阵痛,我遂进入昏迷状态,双眼溘然翕合,四肢软弱无力了。

“哦!他的颈项比常人短。”我听到郑医生与助手的话。附带一提,我身体有两个特殊,颈项短,舌头缩(伸不出)。

究竟用了多少时间“拿掉”我喉头的瘤丸,我不想知道,待我恢复知觉时,已在病房里,窗外阳光煦和,病房里空调唬唬。我的颈喉刀口裹着白布,不能动弹,也忌饮食。因为麻药残余还在,饮食会呕吐。

我闭上眼睛,但不能入睡,想向家人报平安,却不能走动。到了下午两点多,忽然有人推门,竟然是表嫂,手里提着食盒,径自走进来,我向她摆手示意,因无法通话。

表嫂怕我挪动身体,忙说:“别动别动,卧着好!”她的妹妹曾经动过相同手术,她看看我的颈部,知道状况,忙说“没事的”。她坐下不久,护士来说我今天只能饮用稀释液体,稀粥和饮料。

进食时间到了,表嫂打开食盒,原来她获悉我没家人送食,一早准备了糜肉粥,亲自送来医院。我不能起身,她凑近椅子,一汤匙一汤匙滔起糜肉粥,我像孩童般张开口,那稀粥有如一口一口温暖,吸入我的胃叶,到半世纪后的今天,那糜肉粥一直温暖着我的人生,永不泯灭。

第二天我就出院了,这时才感觉咽喉刀痕拉扯的疼痛。这样扯痛了两天才抚平,恢复正常。

拿掉咽喉多余的肉瘤,我放下顾虑游走他乡,为了糊口。数十年颈喉相安无事,以为医生的信誓旦旦灵验了。可就在南太平洋彼岸浮动的所罗门群岛,在2001年深秋时节,我在溪涧洗澡时触到咽喉有异状,圆混混有弹珠隐藏其间。在蛮荒之邦,这下比首次更慌乱了。

我掏挖过的那颗浑圆的鸟蛋,20年后居然依依不舍,追踪我到群岛,不肯放过迈龄的我,重来原处寄生。这次叫谁“拿掉”这颗瘤丸呢?我不禁彷徨无绪。

又过去两个月,那颗瘤丸蠢蠢欲动、不肯停息,思前顾后,唯有告别求医无门的偏僻群岛,飞到槟岛重临妙手郑医生门下,求他挥动手术刀,再次为我“拿掉”肉瘤。不知是我命途多舛,抑或生活考验,让我在人生旅途上长期蹭蹬,屡遭不幸。

瞬息又20年了,我忧虑忡忡恶性循环。祈望上苍佑我一路平安,咽喉不再出现异形,给我吞吐自如。刀神医生该也走出了手术室,像我安度晚年了。祝福刀神!


刀神两次解剖咽喉没留下丝毫疤痕。
刀神两次解剖咽喉没留下丝毫疤痕。



作者 : 冰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