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8 12:00:00  2341335

陈头头/《花木兰》谁的混血木兰

放映室

2845CFL2020-09-1215998730477984898044.jpg

在争议满天中喧哗上映,命途坎坷的混血《花木兰》,(好的坏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而微妙的是,这个新版木兰,却像从20年前穿越而来,穿戴一身老旧好莱坞“奇观”目光拼凑的华人形象,在同样坎坷的2020,尴尬的耍剑。

场面壮美、卡司华丽、巨资制作,本该收获佳评,但迪士尼就有本事十年如一日,复刻过往的价值,继续卡通王国的平板输出。这当然不是华人世界熟悉的《花木兰》,是连外壳也是迪士尼美学的奇观凝视,而内核自然是生硬的所谓东方价值。

混血木兰前一秒参照历史的夸饰额黄妆,下一秒是大波浪微卷现代发型,或这才是说英文的木兰最贴切的样子──迪士尼改编的是自家动画,不是《木兰辞》中“安能辨我是雄雌”的花木兰。东拼西凑,有气有孝有剑有这些反复强调却又流于表在、甚至尴尬发笑的东方价值,是西方想像的刻板东方。迪士尼相中的是女扮男装的奇情传说、代父出征的勇猛孝道,符合迪士尼公主行列的正确价值观。

2845CFL2020-09-1215998730474554898041.jpg

所以木兰的选择和内心转折粗糙而理所当然,流畅的剧情交代宛若广告短片,木兰从男扮女装到恢复女儿身的瞬间觉醒,更是突兀莫名;一如女巫的良知醒悟,一样没有细腻的心理描摹,只有几句慨叹,轻率概括仇女、忌才、女性被用完即弃的课题。迪士尼想迎合近年的性别平权运动风潮,却潦草几笔打发,浪费了巩俐演技历练。

倒是气质向来出众的神仙姐姐刘亦菲,贴切的诠释了《木兰辞》中“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什么都不想的木然木兰,喜怒哀乐不形于色。这样的木兰,也跟剧本一样空洞无神,让说英文的木兰,离观众更远更陌生。

这是意料之中的混血木兰,却意料之外的更平板更尴尬。

2845CFL2020-09-1215998730477364898043.jpg

2845CFL2020-09-1215998730474554898042.jpg

更多文章:

陈头头/《Peninsula》迷路的大杂烩

陈头头/《The Room》试炼的房间

陈头头/《The Intruder》又一个陌生人

作者 : 陈头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