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刘惟诚.承认错误很难吗 - 言路 | 纯粹诚见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3 07:50:00  2341764

刘惟诚.承认错误很难吗

纯粹诚见

认错,是一个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的事。在封建时代,领袖的权力集中,而且身份尊贵、地位尊高,要他们向身分、地位较低的下属、民众认错,是有损自尊、破坏威望的事。既然领袖不能认错,那他们很自然的就不能被批评,所以古时的政府无论东西方,都有严格管控言论的惯例,从而避免人们公开批评领袖,并强迫他们认错。

因为认错在古代官场是一门“技术含量”极高的事,所以一旦有领袖出现认错行为,必定会令民众受宠若惊,比如汉武帝刘彻在公元前89年,因为察觉自己穷兵黩武、挥霍无度的行为导致国力衰退,自省后向民众道歉颁布的“轮台昭”,就被后世传唱。在18世纪从阿拉伯传入西方的《天方夜谭》著作,以国王残暴开篇,到国王忏悔收尾的故事线,也一度让当时的欧洲民众为之疯狂。

人类社会到了宪政民主的时代,自尊变成了全民皆有的情感体验,当代宪法一定会出现的“基本自由”(fundamental liberties),就是为了要保障民众自尊(self-esteem)而存在的。因此,在民主时代,领袖的威望源自于民众的信任,所以他们能够被批评,而民主制度的存在,除了尽可能遏止独裁者、篡政者的出现,也是要确保做错事的领袖能够被问责,不会一错再错。

尽管民主制度有问责的惯例,民众也有纠错,并要求领袖认错的权利,但人心不古,现代社会的一些领袖依然会因为面子和尊严问题,在做错事、说错话时,难以放下身段,向身份不比自己尊贵、崇高的民众认错。当然,也有不少愿意认错的领袖,但撇除一些真心悔过的,剩下的要么是死鸭子嘴硬,掰到疑点处处还要继续掰,要么就是认错认一半,再将另一半错误归咎他人。

行文至此,我突然想到近来的大马政坛,恰好都齐备了这各类型的领袖。首先,是外交部长希山慕丁。上个月他在国会会议进行期间吸电子烟被抓包,经媒体大肆报道后二话不说,立刻道歉,再乖乖缴罚款,其之后在下议院被在野议员质问时,一脸无奈地说:“你还想我怎样?”,顿时狂收同情票,坊间要求在野领袖不要咄咄逼人的呼声越来越大,争议很快就因而消停。

这是本地政坛少有的优良示范。至于不良示范,就多咯,这两、三周信手拈来就三个。其一,原产业部长凯鲁丁被发现从土耳其回国后没有隔离,尽管其最后有道歉兼缴交罚款,但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装糊涂,理由从执行公务到举家旅游,从土耳其是绿区到皇宫认可自己无冠病,越掰疑点越多。要不是因为闪电大选、沙巴州选等议题转移了视线,他是很难从这议题中抽身的。

其二,因为指责沙巴女大学生薇薇奥娜“爬树应考”视频造假而成为焦点人物的通讯部副部长查希迪。虽然被发现言论有误后查希迪就立即道歉,但也把过错推给财政部第一副部长阿都拉欣,说是被后者所提供的讯息误导。尽管查希迪周四(10日)在国会上议院再度公开道歉,但他也已经是认错认一半的典范,被人打倒还要抓一把沙的态度已深入民心。

最后,就是被查希迪拖下水的阿都拉欣。后者在议题闹得正酣之际,一度在脸书捍卫自己的消息来源,不只直指整起事件是薇薇奥娜故意闹大,还说自己不会跟涉世未深的女孩计较。当然,阿都拉欣的坚持并没有持续很久,其同僚沙州土团署理主席玛西迪证实阿都拉欣的指责是假消息之后,后者虽然立刻删帖,但却不当一回事,反而是由科技部长凯里表明内阁已认定其言论不当。

最后两位,一个认错认一半,一个装傻,甚至还劳动内阁一边帮他们打圆场,一边帮他们承诺改善内陆地区的网络服务,实在是难为了财政部长赛夫鲁和通讯部长赛富丁。要身分尊贵的官员承认错误很难吗?在这个国家,确实有难度,因为他们在平时习惯追求自己的政治利益,所以有时不自觉地践踏了民众(如薇薇奥娜)的自尊,都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