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5 19:00:00  2342538

【逆旅人】肉祭/沈明信

星云

“你拍好看的事物就好,那些不好看的,就别拍了。”

拿着相机的我回头一看,我的朋友高昙正诚恳地注视着我。他是一名老派绅士,一头银发,温文儒雅,待人接物永远一派和气。

我们身处佛教会所,4楼的天台刚办了一场传统庆典,数十名释迦族的小女孩身披红色纱丽,按着传统习俗,嫁给太阳。连着到场观礼的亲友,现场不下二百余人,要供佛、供神,大伙儿也得吃饭,于是就在会所的底层,一处小小的院落,十来名大汉架起了火,煮起大锅饭、大锅菜,水气翻滚,白色的炊烟直冒。

我在加德满都走寺庙,参加各种宗教仪式,对这个场景熟悉不过。举凡节庆、庙会,在露天煮大锅饭是不可或缺的。这些传统菜式我吃过了几回,盛在叶片做成的碟子上,用手抓着吃,每一道都是极苦、极咸、极酸、极辣,再佐以50度酒精的纯酿米酒,每一回都吃得我如坐针毡。

不是我挑食,只能说当地的传统美食不符马来西亚人的口味,这样为自己开脱,感觉就比较好一些。更况且,其中一道必备的水牛肉,用茴香配搭各种香料煮成卤肉,一大块的,厚厚的一层皮,连着脂肪,吃起来颇有高山民族“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情。这道我是不吃的,一点都不碰,我没有豪情,我只有鸡肠小肚。

我的朋友高昙也不吃,他自少年开始便奉行严格的素食主义,连牛奶也不喝。若到寺院参加斋戒、修持活动,举凡盬巴、米饭、番茄、茄子、葱蒜等等被视为不净,或是吃了容易生起欲念的食物都不吃。

不过,他却吃酸奶,在尼泊尔不吃酸奶几乎是不可能,尤其在宗教场合被视为圣洁的食品。高昙花了大半小时,向我解释说为什么牛奶不是素的,酸奶却是素的,我还是没有弄明白。这里是尼泊尔,很多事你接受就好,不必问为什么。

我们坐在底层等待典礼结束,闲闲地看着一群人忙着煮饭。水牛肉还没有下锅,大块大块的生肉装满了两个大铁盆,又红又黑,渗着血水。水牛长期劳动,身上的肉又硬又韧,不能用一般的刀来切。

几名大汉盘膝而坐,在铁盆旁一边切肉一边天南地北的聊。那切肉的刀具,有点像包青天的狗头铡,但只有半只手臂的长度。铡刀打开来,男人抓起肉块,来回在刀口上磨,那个动作很像木匠在刨木头。磨得几下,肉便给切开。

人间的供养,尽归人胃

在印度和尼泊尔,白牛、黄牛都是神圣之物,普遍受到尊奉。一身黑皮的水牛就没有这样的幸运,得下田干活,得供应牛乳,老了还得送屠宰场。我像发现新大陆,拿着相机去拍,高昙为此说了文首的那句话,但我的快门已经按下了。

佛门强调不杀生,这肉都是买现成的,但在佛教场地大肆割肉、煮肉,还是有难以言说的违和感。

“贪欲。”高昙说。按过去的传统,正式的供养只用5种肉,即牛肉、狗肉、马肉、象肉和人肉。人肉?听起来还蛮惊悚的。

在释迦族的精神世界,牛、狗、马、象是有功于人类的动物,尤其是狗,除了看门守户,更被当地人视为过往的祖先;而人肉,则是取往生亲人身上的肉。这些肉经过供养、祝祷之后,便能将其超度到西方极乐世界。

这样古老的仪轨已经不流行,牛肉、狗肉、马肉、象肉更是不易获得,实际上也不必再供肉。如今,改用市场上容易买到的水牛肉,已经失却原本的意涵,无他,只为了满足人的口腹之欲。

日到正午,不远处的血腥味一阵阵飘来,我们无语以对,开始都有慵懒之意。我突然一阵胡思乱想:过去的人割下往生亲人的肉来供养,下锅时会用什么样的香料来调味?

想到这里我把相机收起,对着高昙笑了一笑,就把答案留给神秘的尼泊尔吧。


作者 : 沈明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