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5 19:00:00  2342539

【如意安详】闲爱孤云静爱僧/何国忠

星云


“清时有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

 这是杜牧的〈将赴吴兴登乐游原一绝〉。“清时”即清平,太平盛世之意。在这样的日子,不必忧国忧民,日子过得特别有味道。闲时犹如自由自在的孤云,静时则像僧人一样安然淡定。杜牧即将要去吴兴,内心想手持旌麾告别。临走时他登上乐游原,西望昭陵。

 杜牧是有心事的。

 杜牧49岁去世,写这首诗时已经47岁,诗题说明那是他出任湖州刺史前登乐游原时所作。不少学者做过赏析,都说杜牧借诗表达抱负不能实现的苦恼。牛李党争、宦官擅权、中央和藩镇之间的斗争等困境让朝廷一片混乱,其言所处时代“清时”,是反话。他对兵法有深入研究,常有精辟意见,与他不同派系的宰相李德裕也对他大加赞誉。杜牧和牛派领袖牛僧孺来往过密,所以李德裕当权时只用其策而不用其人。杜牧在仕途上不顺心,在国难出现时没有角色扮演。

 他将吴兴说成江海,是因为吴兴北面是太湖和长江,东南是东海。昭陵是唐太宗陵墓,在长安西边。独望昭陵这一句点破杜牧郁闷。唐太宗知人善任,当前国家衰败,所出任的吏部员外郎却是闲差,他为悠哉闲哉的处境而不自在。1984年出版的《唐诗大观》这么说:“诗人登高纵目,西望昭陵,就不能不想起当前国家衰败的局势,自己闲静的处境来,而深感生不逢时之可悲可叹了。诗句虽然只是以登乐游原起兴,说到望昭陵,戛然而止,不再多写一字。”写得贴切,该停则停。诗或散文都不可太露,露则直突而无深长之味。杜牧的祖父杜佑是三朝宰相,杜牧血管中流着治世能臣的血液,可是竟有虚度年光之感,其悲愤可想而知。

 不少人喜欢闲爱孤云静爱僧的境界,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不料杜牧话中有话。他心在红尘,出世思想离他远矣,天下真有不得已而做雅人的。杜牧的诗我抄过不少,但这一首从前没抄过,诗中有“昭陵”,于我有鬼影幢幢之感。我不爱抄有这一类文字的诗词,就避开了。

不再感觉阴森

 中学时读杜牧的诗,浪漫华丽的诗句,让人着迷。我念中六时,高级教育文凭考试的中文一科中,中国文学史部分指定参考书为刘大杰的《中国文学史》。刘大杰不喜欢美丽而纤弱的诗词,杜牧的“停车坐爱枫亭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及李商隐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他看来就恰恰印证晚唐已没有李白、杜甫时代“那种壮年的强大的热力和气魄,已临到秋暮冬初的晚景了。点缀着晚秋的霜叶,迫近黄昏的夕阳,虽呈现清幽冷艳的美景,但是无论怎样,已是趋于迟暮之途了。”

 刘大杰的文学观点偏狭,他认为文学应该反映现实生活,民间疾苦。他说杜牧反映城市生活和妓女歌姬的爱情的很多作品,既庸俗又轻薄。类似杜牧〈遣怀〉中“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等诗句,刘大杰不存好印象,我们这些喜欢浪漫诗句的中学生被他浇了冷水。还好杜牧的文学成就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每一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诠释文学。考试以外,我们还有很多书可读。

杜牧有不少韵事,一些人用其诗演绎成小说以娱读者。其同代人于邺的《扬州梦记》,讲的就是杜牧和女性的纠葛。杜牧在扬州公事之余,常常流连青楼。他的上司牛僧孺劝杜牧约束自己,并出示杜牧流连青楼的详尽记录。原来牛僧孺经常派30人尾随杜牧,目的倒不是监视他,而是暗中保护。这些都是小说家语言,对属下如此“厚爱”不太合情理。牛僧孺欣赏杜牧的才华却千真万确,正史中有记录,而杜牧也写有不少诗专门称赞牛僧孺。

《新唐书》说杜牧晚年曾做一怪梦,他认为不吉利,因此自己准备墓志铭,并把平生大半创作烧毁,这个举动难以理解。还好他外甥裴延翰留有不少杜牧旧作,并将其诗文450首编为20卷的《樊川文集》。

除了诗以外,杜牧的散文也写得很好,主题都是经世之务。叶嘉莹说杜牧在政治上不如意,所以“耽溺在醇酒妇人之中,取得另外一方面的享乐和安慰”,又说〈将赴吴兴登乐游原一绝〉是杜牧七言绝句中最好一首。这一回我认真详读,并一边思索杜牧的才华,当抄到“昭陵”,竟不觉阴森,只想到杜牧诗作中的历史感和落寞。


作者 : 何国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