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黄振威.沙州选举: 疯狂民主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5 08:00:00  2342700

黄振威.沙州选举: 疯狂民主

言路

沙巴州选举在各种意义上都是“数字游戏”,因为在这场选举中,我们看到了大马选举史上出现最多多角战的一次。

这是一场没有一对一、没有不战而胜的选举,最肯定的,是我国出现最多八角战的一次。

这场选举拥有最多独立人士、新成立政党、脱党人士,甚至还有理应是在同一个阵营的政党之间的对垒。

沙巴选民一如往常地犹豫不决——过去的投票模式证明,他们很少选出强大的政府,这导致出现跳槽并致使州政府垮台的情况,如同2018年州选中发生的那样。

6名州议员跳槽至由拿督斯里沙菲益的沙民兴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组成的联盟时,导致国阵政府垮台。

由于沙民统党(UPKO)和巫统6名州议员跳槽,因此结束了沙巴国阵24年的统治。

这一次,大马人正关注是否会出现悬峙政府或微小优势政府,这只会导致重演同样的故事。

最多候选人上阵显示每个人都希望成为破坏者,或者他们可能认为自己可以对自己或沙巴有一番作为。

沙巴人时常用一个字眼来形容这种情况:“疯狂民主”(democrazy)。

我在上周五写下本专栏内容,对该州属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了一个广泛的分析,但是到了午夜,我的手机不停地响起。几位候选人发了很多的短讯,他们想向我提供最新信息。

对于他们来说,尤其是来自反对党的人,这变成了一场噩梦,因为有关一对一上阵的最终谈判已经破裂。

虽然巫统和土团党之间在达成共识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但在其他方面则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实际上,尽管先前出现分歧,但民兴党和公正党的结盟保持不变。但有4名候选人上阵的马华,则必须与友好政党沙巴团结党(PBS)对垒。

简而言之,我原来的内容已经过时了,尽管我们预料会有很多候选人上阵,但真相比我们想象的要来得多。

沙巴政治一直很复杂,尽管过去曾经多次在该州属的选举中采访过,但这次我和我的同事都难以解读。

这是有史以来最让人兴奋的,因为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况会造成很多变数。

在这个小地方,不存在政党忠诚度,跳槽是政治文化中可接受的一部分,在同僚背后插上一刀的情况很普遍。

我不确定你是否可以相信政治人物,尤其是当他们摆出直率的面孔并“欢迎”新政党和独立人士的加入时,他们显然抱着“越多越好”的信念。

除非双方达成协议,否则本来应该团结一致的政党可能会互相竞争。

直到上周,新闻报道指出反对党阵营,即沙国盟、沙国阵和沙团结党出现明显的分歧,尤其当上周四各党领袖开始陆续宣布候选人上阵同一个议席时。新闻报道透露,反对党阵营显然爆发了公开战争,而民兴党+也出现了裂痕,事关沙巴公正党一开始并没有想要加入,仅在稍晚的时候同意就上阵议席达成协议。

但大多数上阵选区都有达成共识,以确保更有效地竞争。

新来的拿督斯里阿尼法的政党,即爱沙党(PCS)也宣布上阵所有73个议席。

上阵沙巴选举是很花钱的事情,但它在短时间内筹获了资金。这名前巫统国会议员和前外交部长也很快接下联邦政府执政党的战帖。

他也是没有获得巫统提名的沙巴前首席部长丹斯里慕沙阿曼的胞弟。

没了上阵的入场券,就很难确定这名强人在这场选举中所扮演的角色——直接或间接。

如果是微小的差距,爱沙党无疑会对沙国盟、沙国阵和民兴党+造成严重破坏。而且,阿尼法早已暗示说爱沙党已准备好成为造王者。

但是,政治观察员认为这仅仅是家人之间在竞争,包括慕沙阿曼的亲人和女婿。慕沙在担任首长时的资深助理也上阵了另一个选区。

在许多人眼中,爱沙党的成立破坏了国阵的计划,并阻挠了领导该联盟竞选的拿督斯里邦莫达。但是,尽管邦莫达一直被外界视为粗人,他对政治风向是了如指掌。

我造访过他的京那巴当岸选区,大多数选民似乎都很喜欢他。这就解释了为何他可以一再当选,尽管这让西马半岛的城市人感到困惑。

巫统在沙巴州的组织和机制都很强大,因此不应该低估该政党。

沙巴选举之战将在土著穆斯林议席上演,而民兴党在东海岸,尤其是仙本那(沙菲益的据点)、山打根、西海岸和北部地区都很受欢迎。

西海岸包括亚庇、兰瑙、古打毛律、斗亚兰、兵南邦和吧巴;在北部,有古达、必达士、万劳和邦宜。

反对党,特别是拿督杰菲里吉丁岸,针对沙菲益的族裔问题发表了看法,说他是来自菲律宾北部的巴瑶苏录族。

他是在现任政府执政,非法移民泛滥时所做出的指控,但民兴党驳斥了这一说法。

关键战场将是卡达山人、杜顺人,以及姆鲁人为多数的选区,预料民兴党+与反对党之间将会出现激战。

在上一届大选中,国阵表现远比民兴党好,前者通过巫统、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及其盟党沙团结党和沙民统党,共拿下15个卡达山杜顺姆鲁为主的选区。

民兴党,如今拥有沙民统党的支持,希望成绩会比上届拿下3个卡达山杜顺姆鲁为主的议席要好。沙民统党在2018年第14届大选中,拿下了5个议席。

新闻报道指出,在2018年5月的60个州席中,有22个议席是卡达山杜顺姆鲁为主的议席,但在即将举行的州选的13个新增州席中,至少有4个是卡达山杜顺姆鲁为主的议席。这意味着,在第16届州选中,卡达山杜顺姆鲁为主的议席将占73个州席的三分之一以上。

竞选活动大部分涉及到选民家中拜访选民。由于偏远地区的情况,这种活动将会很低调,更何况由于冠病大流行的原因必须遵守人身距离,因此也不会有大型集会。因此,社交媒体将在有网络覆盖范围的地区发挥巨大作用。

有鉴于此次选举的不确定性,选民很可能会像过去的选举一样,选出一个悬峙政府或没有掌握多数议席的政府。

让我说清楚——跳槽是错的。让人困惑的是,人们谴责跳槽至国阵的人,但却为跳槽至希盟的人欢呼。如果这不算是疯狂民主,那什么算是?

作者 : 黄振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