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方路.916是另一束花 - 言路 | 关怀大马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6 07:40:00  2343297

方路.916是另一束花

关怀大马

有一年,916早晨,我搭捷运到加影参加一个公祭活动,在车站遇到一个马来小孩,坐在月台长椅上,看着一列列进站的火车;不过,小孩没有上车,只是把目光随着出站的车影,移向远方。

我好奇问小孩,要到甚么目的地,为何不上列车?

小孩说,他很想放风筝。后来,发觉到他没有一条腿。

列车出站后,我也坐在长椅,陪小孩一会儿。我好奇的问小孩,来自甚么地方?

出乎我意外,马来小孩说,来自山打根。

对我来说,山打根是一个遥远的地方,我从来没有到过的境地,虽然这是自己国土一部分,但感觉却是另一方疆土。

沙巴、砂拉越,马来半岛,原本就像一束分别伸长的花,南中国海就是两株花的盆栽;从地理位置来看,像两个不同时期成长的孩子;从历史来看,像两个不同掌纹的手心;从政治来看,却像是宪制下设法安顿的两个不同的灵魂。

一个国家,有两个纪念日,一个是831独立日,一个是916马来西亚日,显示的,这都是政治范畴内的编码,让国民认同,只是在这个过程,确实经历了许多挣扎、磨合和考验,从1957年《宪制草案》签字,促成马来亚联合邦的初生,到1963年科波委员会报告,宣告马来西亚的诞生。

独立日,对人民最大的意义是唤起反殖民意识,摆脱英国统治,而马来西亚日,对人民的启示,除了整合西马和东马资源、情结和政治生态外,更大的意义是自我提醒避免陷入自身的新殖民意识。

要做到这个原则,只有通过政治途径才能抵达,只是,近年政治发生的递变,乱象,从早年努力争取独立的联邦概念,到现在出尽绝招的联盟、国盟生态,愈发人民困惑。

现在,我倒有点像车站遇到想风筝的马来小孩,一直看着列车进站,然后带着疑惑目光,彷佛自己也丧失了一只腿的力量,随出站的车影走到更遥远的他方。


(作者是馬華作家)

作者 : 方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