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6 10:58:26 

慈善机构中介合作实行佣金制·聘“筹款大使”招月捐者

专题
【加入星洲人】即刻免费注册成为星洲会员,享有独有资讯、各种优惠及好康!

报道/摄影:黄田恬

每次在街头募捐,筹款团队都会安排在商场附近、商店街、小贩中心这些人流量多的地方。
每次在街头募捐,筹款团队都会安排在商场附近、商店街、小贩中心这些人流量多的地方。

导言/

《星洲日报》于8月16日起刊登“不良中介抽高额佣金.义工兵团筹款自肥”系列专题报道后,引起社会热烈回响;许多读者反映说,他们也收到类似劝捐电话和WhatsApp短讯。有的人在接到电话后第一反应就是怀疑,因而拒捐,却也有人因无从求证真假,而多少掏钱捐助。

一名读者联系本报,希望本报探讨国际非政府组织与筹款中介公司合作的现象。他也以其曾加入职业筹款公司的2名友人为例,告诉我们中介公司如何以纯佣金制的方式,聘用“筹款大使”,为数家国际非政府组织以及慈善机构在街头招揽月捐者。

过后,本报记者联络上这2名青年Y和Z,由他们娓娓道出那次工作经历,包括加入行业的经过、公司背后运作和拆拥方式等。本报也获马来西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 Malaysia)回应,解释他们多年来聘雇筹款中介的原因。

只要被访者肯聆听
签单几率至少50%

周六早上11时,在雪兰莪八打灵再也的SS2商业区,一队3人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筹款大使”开工了,年轻人穿制服、挂名牌,手执一张蓝色资料卡及文件夹。

“哈咯先生小姐,请问你有没有听说过UNICEF啊?”话音未落,男女老幼边说“不需要不需要”、“我赶时间”,边扭头而去。有的人稍稍放慢脚步,抛下一句:“我已经捐过啦!”讲完就走。

终于有一名男士停下脚步,年轻的筹款大使欣喜翻开资料卡,内有基金会简介和图表,讲解到最后,他熟练地翻到最后一页,问:“先生,请问一天1令吉70仙,对你来说会很辛苦吗?”男士愣了一下,轻轻摇头。

筹款大使接着马上问:“不会很辛苦,那先生今天可以为了小孩出一天1令吉70仙吗,你一个月少50令吉,会对生活产生很大影响吗?会的话,那就不要捐,如果不会,先生请你帮帮他们。”

男士还在犹豫,不过筹款大使已经拿出文件夹,翻开最上层的A4白纸,露出下面一叠厚厚的捐款单,做好准备等他点头答应。

“通常顾客只要肯听,签单几率都很大,如果愿意听完,成功率至少50%,”青年Y这么说道。Y与Z曾受雇于一家中介公司,工作是担任“筹款大使”(fundraiser),替UNICEF在街头招揽月捐者。

前筹款大使质疑佣金请人手法:“如果我都可以分到这么多(的佣金)……(最后)到底有多少去到真正需要的人那里?”
前筹款大使质疑佣金请人手法:“如果我都可以分到这么多(的佣金)……(最后)到底有多少去到真正需要的人那里?”

与部分善团合作
筹款中介运作多年

部分慈善机构除了通过本身的职员或义工筹款,有时也透过中介公司聘用筹款员,这运作模式其实已行之有年。

以澳洲为例,根据澳洲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在2017年针对慈善组织以佣金制筹款的一份报告显示,澳洲的职业筹款中介从2009年的17家公司,增加到2017年的35家,在8年内翻了一倍,市场越做越大。

在马来西亚的筹款中介就包括Y和Z工作的这家国际营销公司,根据其官网,该公司业务遍布亚洲,在大马与马电讯(Telekom Malaysia)、新电信(Singtel)、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和UNICEF等具规模的机构皆有合作关系。

Y说,”一天只要1令吉70仙就能帮助儿童“的说词,往往能有效激发善心人慷慨解囊。
Y说,”一天只要1令吉70仙就能帮助儿童“的说词,往往能有效激发善心人慷慨解囊。

信用卡扣款抽佣最多
至少有6层“上线”

UNICEF的“月捐计划”分为每月50、75或100令吉,Y和Z揭露,筹款大使按“生意额”抽佣,而佣金的多寡也与扣款方式有关。

以捐款人每月捐款50令吉为例,若捐款人使用信用卡扣款,筹款大使可获发一次性约160令吉的佣金及2积分;使用转账卡(Debit Card)则有约80令吉的佣金,获1积分;使用网上银行转账则只有40令吉,但没有积分。

若此言属实,则善长仁翁至少前几个月的定额捐款,很大可能是成为了筹款公司的佣金。

“所以我们都会尽量劝顾客签信用卡,做一单顶两单,”但条件是捐款人要连续捐款至少6个月,不然佣金将被取消。

两人坦言,除了筹款大使本身获发佣金,上层也可以抽佣,每周累积足够积分就能“升职”。在筹款大使之上,尚有领导、组长、高级组长等至少6层“上线”。

除了制服背心,Y和Z在工作时的配备还包括工作证、宣传资料卡和信用卡捐款单。
除了制服背心,Y和Z在工作时的配备还包括工作证、宣传资料卡和信用卡捐款单。

筹款大使多为年轻人
每周佣金可达2千

二人观察到,担任筹款大使的多是20几岁的年轻人,Y和Z每周获发的佣金平均在1500到2000多令吉不等,月入可以超过8000令吉,但有时也会连续几天签不到单,收入非常不稳定。

Y也透露,公司规定他们不能称自己为UNICEF的“义工”,只说是“代表”UNICEF,“但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和顾客说我们有拿佣金的嘛……我不能骗他,我隐瞒他而已。”

招揽百人仅4人会驻足

他们表示,每次站街募捐,团队都会安排在商场附近、商店街、小贩中心这些人流量多的地方。

Y说:“一间店问完继续去下一间,一路上见人就问、见人就问。我们连停在路边的车都会去问。一天至少pitch几百个人。”

“Sales Pitch”是销售界业内常用语,是类似“招揽”的意思。

Z则表示,平均每揽下100人,只有约4人会停下,“这已经是算很厉害了咯。”

筹款团队也会仔细记录下每一次游说情况:游说多少人、路人有无停下、有没有听完、最后成交没有,这些数据每几个小时都要结算呈交一次,领导也会分析结果,以协助筹款员提高成交率。

Y表示,筹款大使须要持续接受培训,这是他受训时所抄笔记,记录公司升级制度。
Y表示,筹款大使须要持续接受培训,这是他受训时所抄笔记,记录公司升级制度。

“真的很辛苦”
日晒雨淋日走3万步

Y和Z当初只是因为好奇,便抱着“跑田野”的心态加入,如今均已离职,因为工作“真的是太辛苦了!”他们也坦言这份工作员工流失率极高。

做这一行,经常需要呼喝指骂,“有些顾客会骂我们是骗子,还说要报警抓我们,我们还是要保持礼貌和他们解释。”

不仅要不断重复找人捐款又被拒绝,还要忍受日晒雨淋之苦,经常累得想放弃,“手机显示我一天可以走3万步那么多,”Z说道.

纯佣金制筹款
倾向商业心态?

Y和Z质疑佣金请人手法,认为以业务量大小来决定筹款大使的报酬,是很商业化的操作,且不够清楚交代筹款开支,对捐款者来说信息也不对称。

Z质疑:“如果是算时薪或月薪,而不是只用佣金去激励,会比较能接受。但如果我都可以分到这么多(的佣金),我上面也都有得分,分到来到底有多少才去到真正需要的人?”

在街头经常遇见的年轻筹款员,可能并非全是慈善团体的职员或义工,部分是受聘于职业筹款仲介公司。
在街头经常遇见的年轻筹款员,可能并非全是慈善团体的职员或义工,部分是受聘于职业筹款仲介公司。

UNICEF:向公众宣传善团使命
筹款大使多经专业培训

根据大马UNICEF官网,基金会收入均来自个人与企业赞助,聘请筹款公司游说公众定期捐款,能确保机构有长远稳定的捐款来源。基金会也称,筹募工作是一项专业,筹款大使都经过专业培训,才能向公众宣传机构的工作和使命,因此外包给筹款中介,比自行招募员工或义工,更具可持续性和节省开支。

前筹款大使Y和Z爆料拆拥方式和公司背后运作后,记者也向基金会和其中介公司寻求回应,至截稿为止,该中介公司未作出任何回复,马来西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署理私营部门筹资与合作处处长周宝宝在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没有正面回应筹款大使的佣金收费,仅表示基金会的筹款活动除了该中介公司,也涉及其他合作伙伴及内部本身筹款团队,而基金会也理解,报酬因对象和活动而异,因此指前筹款大使的说法“存在误导性”。

针对佣金请人手法或太商业化,周宝宝则回应说,机构需要以最有效和可持续的方式筹集资金,所以要使用不同方式筹款,包括与一些筹款中介合作。

周宝宝续称,如果没有策略性把资金用在能够带来投资回报的活动,其实也是“滥用我们的资金,会让受益人和捐赠者失望。”

UNICEF在官网表示,公众可透过该基金会2019年年度报告,来查询资金和费用分配的信息,唯记者发现该超链接的地址是无效的。
UNICEF在官网表示,公众可透过该基金会2019年年度报告,来查询资金和费用分配的信息,唯记者发现该超链接的地址是无效的。

对中介收费筹款开支三缄其口

尽管大马UNICEF在官网阐明与筹款中介的合作关系,但对筹款中介的收费并未多做说明,仅表示公众可透过基金会最新年度报告,来查询资金和费用分配的信息,唯记者发现该超链接的地址已经失效。

另一方面,周宝宝在受访时,对筹款中介的收费和年度筹款开支三缄其口,只强调每年筹款活动的实际开支变化很大,且这项工作的费用是由UNICEF总部提供资金支持。

周宝宝也强调,机构每年会至少将75%的收入分配给儿童项目,但通常会超过75%的基准线。

明日预告:

要如何看待慈善机构用倾向商业化的方式来赚取经费?民众还有什么方法能安心捐款呢?

“筹款大使”

日前〈义工兵团筹款自肥〉报道刊登后,引起众多读者反应说,自己也收到类似劝捐电话和短讯。
日前〈义工兵团筹款自肥〉报道刊登后,引起众多读者反应说,自己也收到类似劝捐电话和短讯。
日前〈义工兵团筹款自肥〉报道刊登后,引起众多读者反应说,自己也收到类似劝捐电话和短讯。
日前〈义工兵团筹款自肥〉报道刊登后,引起众多读者反应说,自己也收到类似劝捐电话和短讯。
日前〈义工兵团筹款自肥〉报道刊登后,引起众多读者反应说,自己也收到类似劝捐电话和短讯。
日前〈义工兵团筹款自肥〉报道刊登后,引起众多读者反应说,自己也收到类似劝捐电话和短讯。
日前〈义工兵团筹款自肥〉报道刊登后,引起众多读者反应说,自己也收到类似劝捐电话和短讯。
日前〈义工兵团筹款自肥〉报道刊登后,引起众多读者反应说,自己也收到类似劝捐电话和短讯。
作者 : 黄田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