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5 21:50:04  2343434

萧永龙/刘以鬯的三毫子小说与再创作

说书

香港作家刘以鬯(1918-2018),其名作《对倒》及《酒徒》分别引发香港导演王家卫拍成电影《花样年华》及《2046》。本期【读家】,蕭永龍则要谈他少为人知的娱人小说。

上个世纪50年代香港,娱乐方式匮乏,现今每家必有的电视机,也要到80年代才开始普及,书籍也就成了大众消遣娱乐的主要来源,由是催生了一系列通俗小说的出版,这些书,通常薄薄一册,十来页,或八开或十六开,由于售价廉宜,均以港币3角出售,故今统称这系列小说为“三毫子小说”(粤语3角即3毫),直到60年代初,作为龙头老大的“环球小说丛”,在出版该系列的最后一期《一束金发》后,一跃将开本从十六开换做三十二开,并易名作“环球文库”,售价也从原先的3角改作4角,成了“四毫子小说”。

这系列小说,当年阅毕则弃,直至近年始为学者所重视,探讨其与冷战时代美元文化的关系,也作为研究香江本土新旧思想交错下的都市面貌,但更重要的是,这系列小说中,蕴含不少香港名家著作,如“四毫子小说”中就包括西西的《东城故事》、蔡浩泉的《天边一朵云》、《咖啡或茶》,亦舒的《黄衣女孩》、《情结》,蔡炎培的《日落的玫瑰》、《莱茵夜唤》等,为探讨他们早期作品风格的难得资料。与“四毫子小说”一样,“三毫子小说”也收录不少名作家的早期作品,其中被称作“香港文学泰斗”的刘以鬯即是其中之一。

就笔者所见,刘以鬯的“三毫子小说”包括《星加坡故事》、《椰树下之欲》、《蓝色星期六》及《蛊姬》,这4部中篇小说均隶属虹霓出版社的《小说报》,该报八开大小,外型与报纸相似,所标榜为“一份报纸的价钱·一本名作家的小说”,也确如其说,除刘以鬯外,尚有南宫搏、俊人、上官宝伦、易君左、欧阳天等名家。刘氏的这些小说,大部分是他自南洋回港后所撰,其中《星加坡故事》及《椰树下之欲》饱含南洋风情,并曾由香港鼎足出版社重新出版成册,有趣的是,《椰树下之欲》重印时,舍弃原先通俗的书名,改作更有文学气息的《蕉风椰雨》。

◢营造花蒂玛的青涩形象

对比《椰树下之欲》与《蕉风椰雨》内文,可知全书内容相同,虽略有小改,但都是些遣词用字的部分,如原版的“赎药”改作“配药”,“头有些嗫嚅”修作“头有些晕眩”,但其中有段删改颇值得玩味,在《椰树下之欲》,对故事中的女主人公花蒂玛是这样形容的,“花蒂玛有一对漂亮的大眼睛,一张两角微向上翘的小嘴,一个正发育中肿得高高的胸脯。说话时,刚开口即带点羞怯微笑,一种关不住青春秘密喜悦的微笑”,到了《蕉风椰雨》,则将“一个正发育中肿得高高的胸脯”给删去,加上书中收录了原版几乎所有的插图,却不收《椰树下之欲》花蒂玛那烈焰红唇,妖艳倚靠在椰树下的封面,以及后封她垫脚亲吻亚扁的场景,故推断刘以鬯很可能在重版前,顺过原稿,希望读者视此小说为发生在椰风蕉林间的悲惨爱情故事,而不是往原书名中的情“欲”靠拢,故这段香艳的描述自要删除,以营造出花蒂玛邻家少女初长成的青涩形象。

虽然从1958年《椰树下之欲》到1961年的《蕉风椰雨》,内容上并未进行改写,但值得注意的是,隔年在《南国电影》上连载的〈热带风雨〉,却无论是背景架构、创作原型、内容、人物、故事设定等面向,均与《椰树下之欲》前半段,有着千丝万缕的相似,俨然是刘以鬯对自身《椰树下之欲》的再创作。事实上,这样的例子并非首见,早在1951年出版的《天堂与地狱》,所录数千字的短篇小说〈花魂〉就以增补改写的方式并入7年后近5万字的《蓝色星期六》中。

〈花魂〉所载为令狐屏到快活谷赌马偶遇夏莓仙的故事,她是一个“衣饰华丽的女人,约莫二十岁,穿着一件蓝色的旗袍,蓝色的扣子,头上还插了一朵蓝色的花”,离奇的是,这名女士每次托主人公买马赢得的彩金,概不领取,神秘消失,勾起读者的好奇,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买中马票而不愿领受彩金的人”?寻觅几个星期后,令狐屏总算在马场重遇夏莓仙,并立马写了支票给她,然而她却把支票撕得粉碎,悻悻而去,无奈之下,令狐屏只能附上卡片,让她要领回彩金时联系。3天后,令狐屏收到电话,请他把彩金送到住所,结果启门的竟是一老人家,领着他去到夏莓仙的坟墓,自言自语道“这位美丽的小姐,年纪轻轻就自尽了”,原来夏莓仙在马场输了很多钱,输到丈夫都破产,最终自杀身亡。而作者也尝试为这段不可思议的灵异故事,补上合理解释,只听那老人家说,她丈夫“面貌倒长得跟先生很像”,留下令狐屏发愣,“望望墓,墓顶有一堆蓝色的花朵”。

◢二次创作产生平行宇宙

如果说一篇小说的诞生,意味作者创造一虚构世界,那么《蓝色星期六》,无疑经由作者对故事的二次创作,产生了另一平行宇宙,虽然它几乎挪用了〈花魂〉中的所有文字,主人公却不再是令狐屏,而是身为作家编辑的新主人公——“我”,乃至在现实世界里由作家刘以鬯撰写的〈花魂〉,也成了故事中“我”4年前给一家报馆副刊发表的小说。刘以鬯在故事里巧妙融入自身经历,因此故事中的主人公“我”是作家编辑,4年前曾到星加坡某报馆工作,而这部《蓝色星期六》也是“我”在主编要求下所写,乃至化身“我”在故事里,自嘲〈花魂〉这篇小说“过分蹊跷”,在回忆这段奇遇时,往往是“用一种怀疑的态度”,整部小说虚虚实实,让读者分不清真实与虚幻的界限,因此在转换夏莓仙身分,把她从〈花魂〉中的鬼魂,转化成在《蓝色星期六》因怕丈夫怪罪其赌马败光家产,而伪造坟墓假死的女赌徒;不领取彩金,主要为了赎罪,因“我”长得像她的丈夫;让这段绮丽的鬼故事,变动成写实的社会故事时,也不觉得唐突,内容的虚实并存,正好搭配这奇特的故事。

《蓝色星期六》虽几乎挪用了〈花魂〉中的所有文字,但因其作为“娱人小说”的特性,使它与〈花魂〉所表现的性质不同,文字的使用也相对〈花魂〉来得浅白,如开头描述令狐屏的心境上,说“这一天他的运气很坏。从第一场到第九场,没有一场压中。钱都输尽了,心像上了锁,说是闷,倒也有点焦急”,在《蓝色星期六》,则直接了当地说“这一天我的运气特别坏,从第一场到第九场,全部落空”,类似的例子尚有几例,就不一一细表了。另有意思的是,文中夏莓仙墓碑刻立的时间也进行了更动,在〈花魂〉中是“一九四八年一月六日立”,到了《蓝色星期六》却成了“一九五一年一月六日立”,要知道1951年正是收录〈花魂〉的短篇小说集《天堂与地狱》出版的年份,刘以鬯在文中更改夏莓仙墓碑刻立时间,是否意味着旧有夏莓仙及〈花魂〉故事的消亡,在原有内容的二次创作下,诞生了女赌徒身分的新夏莓仙及新故事的《蓝色星期六》。

如果说《蓝色星期六》是在保有〈花魂〉旧有文字下,借尸还魂,经由再创作而诞生的新故事;那么上文提及的〈热带风雨〉则是在近乎保留《椰树下之欲》的故事框架下,以崭新文字撰写的二次创作。《椰树下之欲》描述的是华裔弃婴花蒂玛在18岁时,邂逅椰树下的男子亚扁,暗生情愫,却因收养她的马来夫妇,经不住吉埃店头家追债(不然就送去吃乌头饭),加上聘金的诱惑,将其许配给了相貌丑陋的乃猪,却想不到亚扁竟是他的表弟,婚后两人禁不住诱惑幽会,最终酿成两死一伤的悲剧。如果我们把《椰树下之欲》与〈热带风雨〉仔细对看,能发现两者相对应的部分甚多,如故事中的背景同样发生在南洋的甘榜,内里的人物——苏里玛对应着花蒂玛,“我”则是亚扁,至于娶苏里玛的鸭都汉密,与乃猪一样是财富的象征,同样带有某方面的缺陷,乃猪是丑,鸭都汉密是年老。而苏里玛与花蒂玛父亲同样是穷苦人,以掠虾为业,欠了头家一笔债款,不还钱则会被“马打”拉人,迫于无奈只能把女儿嫁出,无形中都反映了50年代间,马来甘榜低下阶层的悲哀。

◢窥探南洋风情的窗口

除此之外,内文情节也有相似之处,如苏里玛与故事中的主人公暗生情愫后,同样因大雨倾盆躲入屋中独处而确认爱意;同样在睡梦里,梦呓着爱人的名字;甚至在婚礼上,苏里玛也与花蒂玛一样,因看到自己的爱人在场,而晕眩过去。虽然〈热带风雨〉的结局与《椰树下之欲》略显不同,但两者均是悲剧收场,苏里玛在逃出婚宴后,来到之前她与主人公独处的破石屋中,要主人公把她带离此地,却被他以不肯触犯法律为由所拒绝,最终在彻悟所托非人后,逃窜进大芭,大芭里尽是毒蛇猛兽,虽然刘以鬯并未言明苏里玛的结局,但佐以结尾林间飞出的老鹰,“嘴上还咬着染血的肉块”,可知苏里玛凶多吉少,与花蒂玛的悲惨结局一样,最终落得身死的下场。

据刘以鬯所述,“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我每天写的专栏有十一二个”,而每个专栏大约“一千字左右。总字数达八千到一万两千字”(详见《热带风雨》〈在酒楼与刘以鬯夫妇倾偈〉),在这么庞大的文字量上,一个人的思绪自有其界限,刘以鬯唯有针对自身旧作进行二次创作,一者以保留原有文字并进行增补的方式发展成《蓝色星期六》;另一则在保有原有故事框架下,重新撰写成〈热带风雨〉。虽然这两篇是经由再创作而成的小说,但内容绝不粗制滥造,并非只套个背景而已,正如《椰树下之欲》及〈热带风雨〉,就掺杂了大量与南洋相关的词语、习俗,甚至连马来人结婚的传统仪式,也描述得十分详尽,如非用心探究,绝难写得如此到位。有趣的是,或许是对南洋认知的神秘感,使《椰树下之欲》乃至在3年后出版的专集《蕉风椰雨》都颇为畅销,甚至让盗版商看上,以梦真女士与林淑华的名义,“照搬煮碗”冒名出版《椰林恋》及《乱世风情》,成为香港人窥探南洋风情的一道窗口。而故事与它相近,但文学气味浓厚的〈热带风雨〉,却一直蒙尘,一直要到2010年,经由获益出版社将刘以鬯在南洋所撰旧作整理出版成《热带风雨》,我们才有缘一窥全文,而书名以《热带风雨》为标,除了符合内里所收录的南洋短篇外,也说明了刘以鬯对此文的重视,值得刘迷细细品读。



作者 : 萧永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