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21 09:30:00  2344624

陈愐壮/多打标题,少打壮壮

编采手记

忘了是哪个同事说,平时的上班乐趣是“吃饭、睡觉、打壮壮。”打壮壮当然是开玩笑的,打电话、打标题倒是真的。我不常打电话,因为不是记者,不必电访。打标题才是编辑常做的事。

标题应该就像灵魂之窗吧,看人的第一眼估计也是先看眼睛。要是标题打歪了,变得獐头鼠目,多少也会影响阅读胃口。标题打得亮眼的话,肯定会摄召更多人继续阅读,就算文章质量可能也不怎么样。

虽说打标题是编辑的工作之一,但很多记者交稿时,自己也已打好了标题(有者甚至打了n种标题供选择)。若合适,编辑会直接采用,省下构思时间;不太合适的,至少也可以稍作修饰就用。毕竟是自己写的稿,记者打的题目能让编辑更快掌握到重点,于是更妥善地处理该稿件。

不过,想标题确实也吃时间。有灵感时自然很快想到,但如果大伯公那天没路过,想上大半天也想不到满意的。因此记者交稿偶尔不打标题,直接交给编辑处理,是OK的,分工合作嘛。(没有不要紧,有的话是最好啦。嘻嘻。)

至于有些投稿者不打标题,我就有点想不明白了。中小学老师教写作文,不都是强制要写上题目吗?啊,回想起来,为了确保学生不离题,方便打分数,老师好像会直接提供题目!难道我们没受过自己想标题的训练?没记错的话,直到大学写报告和论文时,才被迫要自己想题目。

但为什么我会“双重标准”,可以接受记者不打标题,却无法认同投稿者不打标题?也许,记者同事就在身边,若有不明白处还可以互相商量。懒得走去找同事的话,还可以打电话,再谈不妥,还可以打壮壮(喂!)。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投稿,若连续遇上几篇不打标题的稿,就会拖慢编辑的审稿速度,无法一眼看透文章的重点。这时编辑若想打投稿者又打不着,壮壮就遭殃了(不要啊)。

一些追求完美的作者,倒是会连题目也费尽心思。比如周强生的〈叫书店工好看,让读者怪爽的……靓书〉〈如何让番茄树长出一瓶番茄酱〉等,看起来很随意、无厘头,但就怪有趣的。当然有时考虑到读者群的接受程度,以及版面的呈现,我们会稍作增删、调整,甚至改头换面(不一一举例,不然本版编辑慧燕要笑我骗字数了)。文章刊登后,很多作者是翻报纸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的标题被改了,有者觉得改了可惜,也介意编辑没事先通知。我想说的是,标题很可能是出片前临时改的,来不及通知。那么改了之后又怎也没通知?很多时候是忙到忘了,毕竟编辑工作是一连串的,打断不得。但总会有想起的时候吧?其实本来也不用另行通知,修改标题是编辑的工作与权力,有自己的考量。不过,我会尽量通知啦。尽量。(另一种处理方式应该是文末加上一段话以示尊重:“本文标题为编辑自拟,原题为〈xxxxxxx〉。”)

大概就是如此吧。其实我很怕谈这类话题,有点自掘坟墓、“捉虫入屎忽”。既然谈打标题,此文标题要该怎么打好呢(托腮)?懒得想了,直接交给慧燕想标题吧。

(本文标题最终还是壮壮自拟,原题为〈慧燕打完标题打壮壮〉。)


更多文章:

郭慧筠/生命的五味杂陈

李依芳/诚·信

袁博文/改变的生活,待改变的习惯

林德成/聊一聊版权那些事


作者 : 陈愐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