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28 07:00:00  2348643

【玉射精神/03】玉射河印记──重新连结在地新活力

周刊专题

3854KLL2020923156225118483.jpg


玉射河的独树一帜

据来自各地钓友的情报证实,虽然很多地方有野生大头虾,像哥打丁宜(Kota Tinggi)、而连突(Jerantut)或麻坡(Muar),但这些地方的大头虾品质皆不及玉射来得佳。主要是当地河流的天然地理环境,生产出来的大头虾肉质鲜甜无比,只需稍稍蒸煮一下,就是舌尖上的极致享受。

因此,在大头虾盛产的季节,就会见到不少外地人前来此处钓虾。而逢大头虾的季节,河水就会变成混浊如黄泥浆水,相反的,则呈现出清澈的风貌。不过,随着麻河附近的工业区逐年增加,污水排放管制松怠,造成麻河水质日益污染,是其一大隐忧,恐会影响野生大头虾的繁衍生长。

追根究底,玉射人的生活曾经与大河紧密相连,似乎一天都离不开大河。例如,60年代的玉射大河是美不胜收的,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鱼跟河底生物,常见的有淡水关刀鱼在河岸边游来游去,还有眼球宛如乒乓球那样大的白水蛇。当时洗衣、冲凉与煮食都得到河岸边汲水。然而,随着河水环境的改变,如今早已见不到淡水关刀鱼和白水蛇的踪影。

还有,在70年代,居民要到上午10点之后才有报纸看,因为得等对岸的舢舨送报纸过来,有时则会看到一艘大船到对岸一家油棕提炼厂运送棕油到大港口去。如此景象随着1986年时任州务大臣慕尤汀拨款兴建横越麻河大桥后成为历史,因为人们可从陆路交通运输来往河的两岸。

当年的傍晚时段,河岸是玉射人的天然游泳池,个个自然学会游泳。而泳术和体力佳者,还能游到对岸去再游回来,习以为常。但随着河水污浊日益严重,不时也听闻有些钓友发现鳄鱼的出没,造成很多人都不敢下水了;以往在河水里游泳的回忆也跟着稀薄,距离他们上次游泳的时候是在2003年。因此,“922中秋会”筹办小组当时决定,借着中秋穿针引线,为村民缝补大河过去的记忆,再连接上现在的条件,重新与大河产生连结,创造在地新活力。

为了举办中秋会,大家逐步清理河岸的杂草、垃圾、枯枝碎叶等,希望河岸与河面看起来比较整齐美观,身为主人家的他们才不会丢脸。

当村民完成河岸大扫除,一见到河水比较清澈见底后,忍不住就跳下河中,游个畅快,顿时“我们又可以到河边游泳”的消息传遍玉射,勾起不少人的童年回忆,显现人与河之间的疏离开始慢慢缝合开来。


3854KLL2020923156225118482.jpg



玉射河上的财神爷是2020 年的农历新年布置,吸引很多人前来打卡拍照。而财神爷屹立的四方型区块就是“人造游泳池”。
玉射河上的财神爷是2020 年的农历新年布置,吸引很多人前来打卡拍照。而财神爷屹立的四方型区块就是“人造游泳池”。



玉射的秘境秘景──光之疗愈

若人在玉射待上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玉射还有一个秘境美景,被大部分人忽略。那是河水、阳光、夕阳、月亮、星星、蓝天、白云与风合演的“自然剧场”。要进入这个“自然剧场”的门票,不过是坐在河岸边的哪个角落,必然就能欣赏到大自然的剧情如何扣人心弦,引人入胜!

特别是清晨、天气晴朗、夕阳西下跟夜晚时,自然剧场总是上演一幕幕数不尽的精彩好戏,使人看得目不暇给。这样原汁原味的绝景使人回味无穷。有些马来同胞经常坐在河岸边,有的还是来自东甲或坤兰鸟汝(Kundang Ulu),与他们谈天,他们会分享自己看到哪些美景,惊讶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早晨时分的朝阳缓缓穿射大地时,河面上的光影就像一匹白花花的丝绸,轻柔地覆盖着河的身上,焕发一股透亮的神彩。午后的阳光像小精灵那样在河水面上,与风跳起舞,轻巧轻盈,加上白云不时更换雪白的布景,锦上添花。

下午5点之后的阳光亮度极强,却如融化般在河水波间散漫开来,与河水溶为一体,再倒映折射出更亮的水光出来。单单是这股太阳光的颜采、温度,全部宛若去棱去角,温和地透澈出只可意会无法言传的美,好像人也刚刚经过一场“光的疗愈”,使人的身心缓缓松懈下来。

这使我们不禁反思: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有时平静得出奇,令我们以为永远如此,没有出路;有时,河面波光粼粼,透射各式各样的“光景”,宛如一幅生动活泼的自然之画,让人目瞪口呆,惊叹河是如何为自己寻找出路,展现极致?

那么,我们是否也能从河的身上找到动力,看到河的美,与眺望未来的可能?一旦我们知道可以做什么,重新找回自己与河的连结,在新的时代为这条河赋予新的意义,就能使故乡开展新的出路。

这也让我们不会与地方历史跟文化失去联系,乡情不至于断层崩裂,才可能召唤更多人亲近乡土靠近河,与河永续共生共存。


3854KLL2020923156215118479.jpg



在一日的任何时段,玉射河都会上演大自然剧场,使人彷佛观赏到一场精彩的自然电影。
在一日的任何时段,玉射河都会上演大自然剧场,使人彷佛观赏到一场精彩的自然电影。



新村合作社──村民集资创设

以两间双层木板建成的“玉射新村合作社”,诞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戒严期,是玉射新村村民集资马币8000块钱所创设,会员人数超过100人,提供日常用品和杂货予村民,至于获得的利润就会平分给会员。另外,每年都必须召开会员大会,商讨会务。

现今,由于市场竞争激烈,生意量不如从前那般兴旺,就缩小生意规模,把其中一间店面租给他人开咖啡店。由高龄80岁的潘永明担当经理,负责店里的所有店务如订货、管理和账目等。

也是书法家的他在此工作长达40年,不只对如何管理杂货店驾轻就熟,也是手作高手,从年轻时就擅长木制品、修理电器和建造房子。基于年事已高,他早想退休,奈何一直没有找到新人来承接,就勉强继续担任负责人至发生车祸后,无论体力与精神均不胜负荷,决定在今年10月退休,众会员不得不另觅他人来接替相关职务,不然,这间颇有历史意义的杂货店就要走入历史了。

当时间的巨轮驶进2020年初时,皇天不负有心人,终有年轻一代愿意接手,这家杂货店暂时逃过后继无人而必须结业的窘境。



玉射河位于麻河的中下段,河景清秀怡人。
玉射河位于麻河的中下段,河景清秀怡人。




百年前的玉射小码头如今是钓友的栖息处,常常会见到三三两两的人在此垂钓。
百年前的玉射小码头如今是钓友的栖息处,常常会见到三三两两的人在此垂钓。



玉射人第二个家──鸟屋俱乐部

在玉射新村某条路的一间半砖半木板屋,本来是一位村民黄春德租来充当货仓,不懂何时开始,厨房和后院倒成了一群村民聚会的场所,随时上演“新村版”的火锅会、烧烤会、潮州粥会或面粉糕会等,使大家度过一段美好时光,温馨暖情洋溢。

他们觉得彼此之间老是“打屁吹牛讲鸟话”,在3年前就取名为“鸟屋俱乐部”,成员包括老中青少幼,年龄介于5岁到五十多岁之间。他们当中就有人说,这是他们的第二个家,其中的情感深厚不言而喻。

在经过922中秋会的洗礼之后,他们自此也有了天壤之别的转变,聚在一起的主轴不再只是吃吃喝喝说说笑笑,而是与其他村民一块挑起农历新年和中秋会等活动的布置责任。

即便在行管令期间,他们也积极参与扶贫助弱的行列。因为他们抱着“我为玉射”的胸襟,顾乡护乡到老不言悔。另一个改变则是,他们在有条件行管令期间,在屋后种下几棵的榴梿树,期望5年后可在此办“吃榴梿大会”。



玉射新村合作社为村民集资8000块于上世纪的戒严期成立,以提供便利予全体村民。(图:陈子彬)
玉射新村合作社为村民集资8000块于上世纪的戒严期成立,以提供便利予全体村民。(图:陈子彬)




鸟屋俱乐部藏身在玉射新村的某间房子后端,别有洞天。(图:陈子彬)
鸟屋俱乐部藏身在玉射新村的某间房子后端,别有洞天。(图:陈子彬)



|结语|人与家乡的心灵对话

关于故乡,哪怕是再平常的事,只要我们肯发现它,并感受它带来的种种,就显得饶有趣味。例如在玉射河岸旁有两棵大树的外形,近看似乎与其他大树没有两样,可是,一旦从远处来看时,就能激发各种各样的想像。有人说,大树看来像一只戴着小黄花环的大狗,或是大恐龙或比较像巫婆等等。

当愈来愈多人愿意走进社区,参与学习和实践一些什么时,就像进入一个更大的大家庭。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却因为大家一起去完成一个目标,进而有了共好。

说穿了,这是一场人与土地之间的关系重组,是先贤与新生代的一场又一场接棒。在这个过程里,逐渐唤起人的觉醒和实践,化腐朽为神奇,老乡才可能在困局里走出新方向。

3854KLL2020923156245118486.jpg

■欲多了解玉射,可浏览脸书专页“玉射我的家”,里头记录玉射中秋会、农历新年灯饰布置和当地的一些人文故事。

延伸阅读:

【玉射精神/01】我的家玉射──一个很中秋的小镇

【玉射精神/02】玉射老街,与时光对话

作者 : 黄秀仪;摄影:黄秀仪、日出希望Cahaya Aspirasi团队;部分图片:本报档案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2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