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26 21:25:16  2349292

工业区沟塞飘臭 找不到源头·猪肉处理厂成箭靶

花城最热点

坐落在芦骨D'ambang Kota工业区的猪肉切割处理厂,被当地业者视作沟水发臭的“源头”。
坐落在芦骨D'ambang Kota工业区的猪肉切割处理厂,被当地业者视作沟水发臭的“源头”。

焦点地区:D'Ambang Kota工业区

(芦骨26日讯)“既不是你,又不是我,也不是他,到底是谁的问题?”工业区排水沟发出恶臭味,唯一一间猪肉切割处理厂成众矢之的!

位于芦骨D'Ambang Kota工业区的水沟严重阻塞,导致沟水无法顺利排出发出恶臭,业者之间互相指责俨如“罗生门”事件,开设在沟渠最上游的猪肉切割处理厂则成了众矢之的。

曾反映市会无下文

日前,当地某业者向媒体爆料,称有关猪肉处理厂排出含肉类杂质的污水,加上沟渠阻塞无法排出,以致污水发出恶臭味,水面也浮现一层白色油脂泡沫。据悉,当地沟水不流通,只有在豪雨之后,水位上升时才能冲走异味,反之,滞留的沟水就会发出阵阵难闻之味,臭气熏天。

然而,被指是“恶臭源头”的猪肉处理厂负责人反称,厂内污水是从内部直通化粪池,至于沟渠水流不通是基于阻塞导致,甚至曾向波德申市议会反映,当局指示SWM公司清理局部沟渠垃圾后,便无下文,更没有采取有效行动彻底解决问题。

杨铭勇向记者展示,所有厂内的污水会通过内部排水沟,经过6次过滤排入途中的地下排污管,直接流入化粪池。
杨铭勇向记者展示,所有厂内的污水会通过内部排水沟,经过6次过滤排入途中的地下排污管,直接流入化粪池。

杨铭勇:水源经6层滤网直通化粪池

该猪肉处理厂经理杨铭勇否认沟水发臭与工厂有关,他今日更首次偕同记者进入处理厂,实地了解切割猪肉的操作模式,强调该厂所有水源皆通过内部水沟,经过6层滤网直通排污管,进入化粪池。

他指出,自己在工厂外也确实闻到来自沟渠发出的异味,但此事与工厂毫无关系,因为场内的所有污水都只在内部沟渠,通过地下排污管流入化粪池,就连运送猪肉的罗里也是在厂内清洗,不会流到厂外沟渠。

他说,该厂设立于2017年,主要是将万挠宰猪厂已宰杀的猪只进行切割,再运送至旗下猪肉专卖店出售。该工厂从洗车库到切割室四周都有内部开放式排水沟,所有水源会通过有关水沟,经过6个过滤网排除固体油脂、肉沫残渣后,直接进入底下排污管流入化粪池,整个排水过程都没经过工业区的沟渠。

“这里的工业区也有不少穆斯林业者,因此,工厂采用严格的排水系统,为确保不会影响其他人,我们坚决将厂内水源一律直通排污管。”

市会也无法证明是恶臭源头

他坦言,过去近3年来,确实有不少业者将沟水恶臭的矛头指向该厂,波德申市议会也曾三度上门巡视,但也无法证明该厂就是恶臭的源头。

同时,有部分业者怀疑处理厂在沟渠边安装隐藏式排水管,用来排出处理过猪肉的污水,杨铭勇解释,沟渠内确实有3个隐藏式排水管,但这是发展商建造时用来排出雨水作用,另外,该厂屋顶设计有凹槽,因此在扩建时,为防止屋顶积水而衔接排水管,并不是用来排出厂内污水。

“还有一条衔接到厂外的水管则是冷气喉,我们从未安装任何隐藏式水管,也没有必要这样做!”

由于运送猪肉的罗里会有不少猪肉渣或固体油脂,因此排水管也装置2个不同密度的过滤网。
由于运送猪肉的罗里会有不少猪肉渣或固体油脂,因此排水管也装置2个不同密度的过滤网。

吁地方政府调查还清白

杨铭勇指出,该厂共占了3间店铺的面积即从门牌99至101号,坐落在沟渠最上游处,一般情况,沟水都会由上至下排出,却因为下游沟渠严重阻塞导致沟水停滞,长期无法疏通而发出臭味。

他说,该工业区沟渠阻塞已非朝夕问题,事实上,其工厂前的沟渠几乎永远都是满水状态,甚至有不少小鱼在游泳,反而沟渠下游完全乾涸,若再深究,主要是因为其他业者将各种垃圾随意扔进沟内所致。

“这里大部分都是修车厂,每天有不少罗里出入,自然会有各种机械油滴落,雨后将地面上的油渍、垃圾流入沟渠,一旦无法排出,而我们是这里仅剩一家肉类处理厂,矛头自然直向我们。”

他也呼吁地方政府展开彻查,若能证明沟水发臭另有其因,也能还工厂一个清白。

图为猪肉切割处理厂车库,在右方设有内部排水沟,确保水流不会流到厂外。
图为猪肉切割处理厂车库,在右方设有内部排水沟,确保水流不会流到厂外。

处于上游的猪肉切割处理厂旁沟渠几乎在满水的状态,无法往下流。
处于上游的猪肉切割处理厂旁沟渠几乎在满水的状态,无法往下流。

建华:已申拨提升沟渠

针对上述问题,芦骨州议员兼森州行政议员朱建华受询时回应,他将指示波德申市议会配合环境局前往现场勘查,找出沟水污染或发出臭味的源头。

他坦言,确实有不少矛头指向有关猪肉处理厂的投诉,指该厂排出污水导致沟水发臭,自己也曾连同市议员前往上述地点巡视,由于当时无法进入厂内部巡视,在不了解该厂的运作之下,就无法确认此事是否与处理厂有关。

他指出,基于当地业者也曾反映沟渠面临水流不通问题,因此,他已向市议会申请拨款,以能提升当地沟渠,有关申请目前仍在审核中。

“若处理厂所说属实,地方政府更应该彻查,找出问题源头,可能是因为底下水管爆裂或其他原因导致恶臭产生,但无论如何,若最终发现时人为因素,无论对方是谁,都会采取严厉对付行动。”

朱建华将指示波德申市议会配合环境局在工业区展开调查,找出臭味源头。
朱建华将指示波德申市议会配合环境局在工业区展开调查,找出臭味源头。


与猪肉处理厂同排的下游沟渠乾涸,甚至杂草丛生,无法排水。
与猪肉处理厂同排的下游沟渠乾涸,甚至杂草丛生,无法排水。

由于下游沟渠堆积了各种垃圾,无法排除的污水停滞不前,怀疑因此引发臭味。
由于下游沟渠堆积了各种垃圾,无法排除的污水停滞不前,怀疑因此引发臭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26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