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01 20:23:03  2351924
疫情自危 善心人犹在·洗肾中心感动撑渡难关
暖势力
乐心善社洗肾中心共服务115名各族肾友。
乐心善社洗肾中心共服务115名各族肾友。

报道/沈欣颖、萧靖恩

(新山1日讯)冠病疫情对非盈利组织带来很大冲击,创立至今13年,以“社会是老板”理念经营的乐心善社洗肾中心,自行管令以来,每个月所得捐款仅剩过去的10%。在面对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善社顾问团采取自救的方式,举办“为乐心挥杆”慈善高尔夫球赛(GOLF FOR LEXIN 2020),筹募目标款项,让肾友们能继续无忧无虑的接受治疗。

每个月开销40万

位于士姑来皇后花园的乐心善社洗肾中心于2007年创立,长年来主要协助社会中下阶层的肾友,以最低廉的价格接受治疗,中心所有的开销都是通过社会热心人士捐助。

但冠病疫情自今年3月袭击我国,政府在全国实行行管令,在经济连带受创、防疫标准作业程序限制的情况下,一直以来靠社会捐款的洗肾中心,面对每个月40万令吉的金钱开销压力,从行管令前每个月筹款15万令吉,到行管令期间跌至仅剩10%,也将相等于1万5000令吉,甚至在8月份仅筹得2000令吉左右的善款。

黄德强(左四)与乐心善社洗肾中心工作人员及医护人员拍摄合照。
黄德强(左四)与乐心善社洗肾中心工作人员及医护人员拍摄合照。

社长黄德强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他回想起今年7月份其顾问团带队到中心拜访,了解中心目前面对的问题,商讨后立即展开慈善筹款活动,让他感到非常惊喜、感动、感谢、珍惜。

黄德强说,该中心每年的开销为500万令吉,相等于每个月逾40万令吉,基本上病人的洗肾费用为25万令吉,这笔钱将向卫生部、伊斯兰义捐(Zakat)及社险机构(SOCSO)等单位索取。

“剩下的15万令吉费用,中心以往是通过向外筹款方式,如传统筹款方式:举办大小型活动、社团活动、商家、个人、红事白事等。”

张秀福(左一)将高球赛筹得的15万令吉善款,以模拟支票的形式移交给黄德强(右一);左二起为受邀出席的嘉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碧桂园区域副总监沙鲁依占、柔佛州务大臣顾问拿督郑修强、南方大学学院董事长拿督陈洺臣。
张秀福(左一)将高球赛筹得的15万令吉善款,以模拟支票的形式移交给黄德强(右一);左二起为受邀出席的嘉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碧桂园区域副总监沙鲁依占、柔佛州务大臣顾问拿督郑修强、南方大学学院董事长拿督陈洺臣。

没盂兰盛会 零收入

华人农历七月的盂兰盛会,往年本地都会有30至40场的祭拜晚宴,理事会通常会拿着筹款箱,黄德强笑认这是善社的招牌,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但基于疫情,许多晚宴因标准作业程序无法举办,今年可说完全是零收入。

所幸,于昨晚举行的“为乐心挥杆”慈善高尔夫球赛颁奖晚宴上,主办方共筹得18万令吉的善款,其中包括现场移交的15万令吉模拟支票,以及通过晚宴现场筹款获得3万令吉。

主办方也希望社会大众能够继续响应这份善心,协助该社服务肾友。

张秀福(左)形容,从中心肾友的谈吐笑容能看得出,这边的肾友是最幸福的,他们不仅得到身体治疗上,在心里也得到非常大的关怀。
张秀福(左)形容,从中心肾友的谈吐笑容能看得出,这边的肾友是最幸福的,他们不仅得到身体治疗上,在心里也得到非常大的关怀。

张秀福:乐心需社会关怀

乐心善社洗肾中心社务顾问主席拿督张秀福则表示,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尤其社会团体如非盈利组织面对很大的问题。

“我对于洗肾方面特别有同感,因为妈妈是洗肾到咽下最后一口气,在这个情况下,我想要协助这些面对问题的肾友,决定在疫情导致诸多限制下举办年度的筹款项目之一。”

他说,在筹备过程中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在疫情冲击下仍愿意出钱出力的热心人士大有人在。

“乐心不仅仅只是一所洗肾中心,还提供物理治疗等,因此需要大笔金钱资助。”

张秀福: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尤其社会团体如非盈利组织面对很大的问题。
张秀福: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尤其社会团体如非盈利组织面对很大的问题。

筹备过程挑战大

他分享在筹备过程中面对的挑战是,来自疫情下的标准作业程序,本次参与的球友超过120位,但场地提供者仅能提供40个储物柜,他们只有被迫租酒店房间供球友放置个人物品。

“再来,根据政府定下的标准作业程序,晚宴每座人数限制等等,都在无形中增加了不少费用,因此在这个疫情下举办活动的开销是更大的,在那么多的局限下也没有那么得心应手。”

但让他感到非常欣慰的事,球友在慈善面前义不容辞,愿意配合,并且都认同乐心善社这个组织,有者更是特地南下参与活动,最后当然感谢团队的配合,方能让活动顺利举办。

他形容,从中心肾友的谈吐笑容能看得出,这里的肾友是最幸福的,他们不仅得到身体上的治疗,在心里也得到非常大的关怀。

“总而言之,希望透过星洲日报独家专访,以不间断的把大爱,以及乐心需要社会关怀的讯息带出去,否则若一直沉静,到年尾在资金方面绝对面对很大的问题。”

迈玛纳丹:认识了乐心善社后,感觉松了一口气,再也不必负担昂贵的洗肾费用,不仅如此,中心护士等都以正面的方式鼓励肾友,让他感觉就像是一家人。
迈玛纳丹:认识了乐心善社后,感觉松了一口气,再也不必负担昂贵的洗肾费用,不仅如此,中心护士等都以正面的方式鼓励肾友,让他感觉就像是一家人。

迈玛纳丹:在乐心像一家人

印裔肾友迈玛纳丹(69岁)说,他在7年前确诊患上家族遗传性糖尿病,其肾功能衰退,已没有复原的机会,他开始了艰辛的洗肾之路。

他分享到,他一开始的洗肾之路并不容易,在还未接触乐心善社之前,他在一家私人医院洗肾,每一次需缴付260令吉的费用,这对他来说是很大的负担,在那段时间他感到非常疲惫。

“所幸在一次医生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乐心善社后,感觉松了一口气,我再也不必负担昂贵的洗肾费用,此外,乐心善社的护士等都以正面的方式鼓励肾友,让我感觉乐心就像是一个家庭,我们像一家人。”

他透露,洗肾中心推行“干妈”的方式,让肾友在身心灵上都得到改善,不仅如此,乐心的食物由营养师调配,非常健康。

阿兹敏:洗肾中心服务很好,社长及护士待人非常好,让他感到快乐。
阿兹敏:洗肾中心服务很好,社长及护士待人非常好,让他感到快乐。

阿兹敏:社长护士待人非常好

巫裔肾友阿兹敏(57岁)透露,他在到乐心善社洗肾前,到私人医院洗肾的费用为每次280令吉,这对他的家庭经济造成很大的负担。

他说,在妻子积极四处询问下,他们了解到这家洗肾中心,这里的服务很好,社长及护士待人非常好,让他感到快乐。

他表示,他是因糖尿引起肾病,同时因血糖过高,对眼球伤害太大,目前双眼失明。

孙金莲:到乐心善社后,她面对疾病的态度改变了,她开始珍惜生命。
孙金莲:到乐心善社后,她面对疾病的态度改变了,她开始珍惜生命。

孙金莲:乐心让我越活越精彩

华裔肾友孙金莲(59岁)则表示,到乐心善社后,她面对疾病的态度改变了,她开始珍惜生命,开始运动、跑步甚至到俱乐部,每天越活越精彩。

她说,在还没进来前,她每天都很忧愁,烦恼洗肾的费用,甚至想过放弃,一了百了。

“但我仍然有2个孙等待照顾,在人家的介绍下才认识乐心善社,不仅金钱的困难解决了,这边的服务也让我感到很满意,护士很有爱心、礼貌,洗肾的每个小时都会过来关心,我感到很温馨。”

针对是否因行管令感到担忧,她说,她知道乐心善社是靠社会人士支持的,因此肯定会担心,因为若社会捐款少了,不知道洗肾中心还能否撑下去。

“我们的命是大众给的,因此我们的生存需要善心人士的帮忙和支持。”

肾友们等待轮替进行治疗。
肾友们等待轮替进行治疗。


中心为肾友提供免费物理治疗服务。
中心为肾友提供免费物理治疗服务。

位于士姑来皇后花园的乐心善社洗肾中心于2007年创立,长年来主要协助社会中下阶层的肾友。
位于士姑来皇后花园的乐心善社洗肾中心于2007年创立,长年来主要协助社会中下阶层的肾友。


洗肾中心楼上提供睡床让肾友进行物理治疗。
洗肾中心楼上提供睡床让肾友进行物理治疗。

作者 : 沈欣颖、萧靖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0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