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08 00:05:00  2355212

郑翊 ‧ 我不要毕业啦

异乡弄影

开学前3周,整个大学系所人仰马翻,尤其是我这一届的大四生。

毕业在即,有的人忙着东奔西走,试图补足未修满的学分;有的人焦头烂额,准备着即将来临的毕业制作提报;但有的人悠哉悠哉,每天在系上游荡,在图书馆翘着双腿翻书。

是的,在这群毕业生里,看起来最欠揍的就是我。我今年大四,但我还没有要毕业。

我选择了延毕,白话而言,就是多在大学里待一年的意思。

这样的我是鲁蛇吗?可能是,但不完全是。这是久经一年思考的决定,老妈听完我的道理之后,也放手让我自己决定这样做。

国民12年教育,我都是被推着走的。在枯燥的制式校园里,我其实一直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但我还是必须做点什么,于是就去做在他人眼里“优秀”的事情。

考试考好、去参加没有很爱的运动、成为盖世太保一样的学生领导团、办一些让自己忙到翻的校园活动。

最近和朋友聊起,我总是不自觉地试图去迎合他人的期待,即便对方没有逼迫,但我还是会为了得到肯定而卯足全力去拼劲,只因为那脆弱的自尊,不愿让别人眼里的我有半分失败的影子。甚至心里生病了,也没办法停下来休息,只能继续挣扎踢水,把头拼命伸到海面上,试图证明自己不是失败者。

确实而言,没有人逼我做以上那些事,但我无法接受自己成为所谓“不优秀”的孩子。但渐渐长到很大,才开始质疑,到底谁来定义优秀与不优秀?

上了大学之后,我误打误撞进入电影系,竟也无意中在这个地方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剪接很好玩,我享受剪接,于是又一头栽进去剪了3年。

距离毕业还有一年时,我犹豫了。若是离开学校,或许会寻求剪接的工作,一直剪下去。但我真的要就这样离开吗?除了剪接我还想干什么?应该还有其他喜欢的事情对吧?

因为比别人晚接触电影,所以我这3年一直用力地在磨炼自己的剪接、叙事技巧,但也因此失去了正常大学生的生活。

我没什么出去玩、没有谈恋爱、构思许久的实验创作一直留在构思里,读的书也实在太少了。

许多人都跟我说,开始工作后,他们都不再读书了。但我想趁着还是个学生时,潜心去读一些只有在大学会读的书。还有很多小小的事情,我都还没做。

我还没准备好离开象牙塔。

一直以来,我都是他人眼中的资优生,即便我自己心虚得很。我不想再用别人的方式优秀下去了,我想用自己的方式,让心里踏踏实实地觉得优秀。

慌吗?难免有点。

一起长大的同龄人,有的已经在社会里打滚,有的已经成家喜获麟儿,我却还一直是那个在路上徘徊的孩子。但这条路的边上长了许多奇花异草,我徘徊只为闻香,等到我装满一口袋的芳草,或许就能准备好长大成人了。

只愿我能一直保有孩童的心。

作者 : 郑翊(留台电影系学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0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