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10-09 11:03:05 

【中美关系路在何方(中)】 饶兆斌:或能保住贸易特殊地位‧别太早判香港‘死刑’

天下事
【加入星洲人】即刻免费注册成为星洲会员,享有独有资讯、各种优惠及好康!

马大中国研究所所长饶兆斌 。
马大中国研究所所长饶兆斌 。


报道/本报张家威

香港被视为中美角力的第一线战场,今年6月30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员会通过《港区国安法》后,进一步收紧对香港的管治,有人指“一国两制”承诺已名存实亡,甚至担心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复在。

马大中国研究所所长饶兆斌博士说:“我们不应该不应太早判香港‘死刑’,说不定5年后外资回流,只要其他国家继续承认香港的特殊地位,那其特殊地位还是存在的。香港将继续成为进入中国市场的基地。我想我们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些。”

为反制中国人大强推《港区国安法》,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7月14日宣布签署《香港自治法》,授权美国政府以金融制裁方式惩罚损害香港自治的中国、香港官员和实体,同时取消美国给予香港贸易上的特殊地位。有分析认为,美国撤销香港的贸易特殊地位,将严重损及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饶博士在受访时表示,目前还断言香港能否保得住其国际金融城市的地位还言之过早。

他说,无可否认的是,取消这一特殊地位将对香港作为金融中心,投资活动,各大跨国公司基地,在短期内势必受到负面冲击。不过他认为,在5年、甚至10年后,若香港仍维持稳定的局势、中国仍在改革开放路上前行,而香港在国安法落实后仍依然是进入中国的重要窗口,完善的法律制度和稳健的金融体系将使得香港继续吸引外资的青睐。 

至于中国的“一国两制”的承诺是否已荡然无存,饶博士指,香港97年回归中国后,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并提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北京所谓的高度自治,其实并不那么的‘高’。中央过去对这一‘高度’未有具体的定义,加上过去未出现什么大事件,因此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大家继续在一个灰色地带生活下去。”

他指,一直到去年《逃犯条例》引发的“反修例”运动,导致香港政治和社会陷入动荡,迫使北京此时不得不“说清楚”了。

去年6月,香港爆发回归中国后最大规模的示威浪潮,抗议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抗争运动也从最初的“反送中”演变为追求“更多的民主和自由”,香港社会历经历动荡,6月30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港区国安法》,以堵住香港国家安全的风险漏洞。

饶博士坦言,香港议题已发酵成为国际热议话题,但对北京而言,香港始终更适合作为一座经贸城市,而不是政治城市。

《国安法》或能推进民主进程

在《国安法》重锤之下,香港民主派活动范围大幅受到限制,未来动向和出路一直备受外界关注。饶博士建议,民主派理想的做法是成为忠诚反对党,即可能反对现任政府的行动,但仍然忠于政府权力的来源。

他表示,中共从未期望会赢得香港民主派会的认同,但中共认为民主派至少要认同“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下的香港”。“如果民主派能重新认识此定位,我认为他们依然可以在香港政治制度下发挥作用。”

另外,饶博士也谨慎看待《国安法》对香港前景的影响,包括认为国安法或能在促进香港民主进程起到作用。

不过他提醒道,所谓的促进香港民主进程,指的是北京政权所容许和认可下有限度的民主化。

他解释称,国安法稳住香港局势,让北京相对安心,说不定放手港人推动普选。

“北京过去一直担心,普选可能会生成一个反北京的香港政府。民主派还是有推动香港政治进步的空间,但必须重新定位争取自治的限度,切勿走火入魔,将一些价值绝对化,触犯了中央的一些底线。”

本土主义近几年在香港兴起,这些所谓的“本土派”正在重塑香港的政治格局,也引起了北京方面的注意。

饶博士指出,类似民主国家尚且不能容忍分离主义,更何况是中国。民主派和本土派必须警惕,一旦走上离心主义之路,就会招致严重的后果。

他说:“对北京而言,明晰的港独可以是假的,但离心主义是真的。离心主义不灭,以后的港独主义就是真的。北京在这种思潮萌芽前斩草除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0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