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刘惟诚.谁是抗疫救国先锋? - 言路 | 纯粹诚见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0 08:00:00  2356560

刘惟诚.谁是抗疫救国先锋?

纯粹诚见

在刚过去的一周里,我们见证了冠病疫情的突然反弹,确诊人数从两周前的日均86人,飙升到了两周后的日均293人,再加上感染群的增加,一众部长、议员、助理和官员确诊的确诊、隔离的隔离,以及雪、沙两州部分县市在两天前正式启动了有条件行管(CMCO)令,一度闹得人心惶惶,不只购物中心突然少了人潮,一些企业也逐步恢复居家办公的模式,要不是社交媒体适时地出现可供众人闲话家常、转移注意力的“460汉堡事件”,我想很多人此刻应该会再次感觉焦虑。

当然,我这次并无意讲闹得沸沸扬扬的汉堡事件,而是继续谈论疫情反弹之下的政局。大马政坛的纷争,其实并没有因为疫情的反弹、升温而有所缓解。在联邦层次,公正党主席安华继续坚持自己掌握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并定于下周二(13日)入宫觐见国家元首,让联邦政府重新陷入变天疑云。除了安华变天的猜想,政坛也一直传出巫统(或希盟)密谋在11月国会下议院复会之时,透过不支持政府的财政预算案来扳倒慕尤丁等谣言。

就算我们把焦点移到东马政坛,情况也没有太大的差异。沙州,因为原任国会议员刘伟强逝世而悬空的三脚石国会议席,即将迎来补选,在刚刚经历丧权之痛的民兴党,势必倾力捍卫此国席。尽管国阵和爱沙党已宣布不参选,但该席过去一直是沙团党(PBS)的传统战区,而土团党夺得州首长职后意气风发,声势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而且这两党也并非国阵成员,国阵不参选的决定未必代表他们的立场,再加上无党派人士伺机而动,三脚石是否会出现恶战还未可知。

至于砂州,可能因为州内疫情受控,砂州首席部长阿邦佐突然在上周日(4日)暗示砂州选举将随时举行,让州政坛、民间议论纷纷。尽管我觉得这只是阿邦佐一贯式的试探性放话,以及试图干扰、打乱在野联盟备战州选的心理战术,再加上距离州议会届满仍有8个月,所以阿邦佐在近期内解散议会的迫切性和机率都相对低,但阿邦佐拥有来自已故首长阿德南的压力,他不能只是赢得州政权,还必须取得比阿德南更好的战绩。

所谓更好是多好?阿德南在上届州选领导州国阵横扫82州席中的72席。作为其继承人,砂盟成员党、支持者对阿邦佐的寄望亦是极高的,就算无法超越前任,也必须维持现状。这种压力造成他无法允许议席、选票回流在野的情况发生,再加上第三势力如砂人联盟(GASAK)和砂团党(PSB)打算加入搅局、分散选票,他也必须选定最好的时机倾力出击,若试探后发现当下局势符合他的期许,阿邦佐并不介意在封州的状态下解散议会,到时,砂州选也会是一场恶战。

当然,在疫情激烈反弹的风尖浪口,确实消磨了一些政治人物对选举的追求。比方说,首相慕尤丁就在本周二(6日)的演说直播中,透过承认沙州选举是导致疫情反弹的元素,暗示其并不会在短期内主动解散国会,并借此放话给安华,要后者打消夺权计划,不然后果将由安华承担。这自然是有迹可寻的,大马目前的基本感染数正朝着1.6的关卡步步进迫,而这是大马医疗体系所能承担的底线,这意味着,若持续一周都突破这个关卡,我国医疗体系将无法负荷。

大规模的闪电大选,若稍有差池,这个关卡是不难超越的,如果因为选举而导致医疗体系崩溃,慕尤丁就相等于砸了自己之前辛苦建立起来的抗疫牌坊。所以,尽管慕尤丁的“藤条论”听起来很刺耳,但短期内不主动解散国会的讯息,也是让人松一口气的。然而,因为政局一直在变,所以慕尤丁不会,未必代表就不会发生,但眼见第三波疫情的确诊人数越来越高,受新一轮行管影响的商企也越来越多,这种笼罩在国家、国人头上的政权乌云,在这个时候根本是没必要的。

我知道政坛很多人想“救国”,但国人现在希望见到的是“抗疫救国”而非“变天救国”。在疫情日渐严重的前提下,仍在追求权力的任何举动都是自私的。所谓唇亡齿寒,把国家搞垮,不也断送自己的利益?因此,政治人物现在应该做的只有一件,就是放下政治立场、成见和权斗,专注和配合抗疫,而非继续醉心于部署夺权。此外,沙州朝野务必休战三脚石,避开无谓的恶斗,至于砂盟,则更应优先处理封州后民生经济下行的问题,州选显然不是州政府当前该专注的议题。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