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3 19:00:00  2358571

【如意安详】抒情哲学/何国忠

星云


想到近一年没逛书店,借用一个午餐时间连去两家寻找惊喜。买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钱锁桥2018年12月出版的《林语堂传》。我看过书评,觉得此书可读。除了林语堂个人著作以外,我收藏有几本专门研究林语堂的著作。林语堂引发我太多阅读趣味,杂乱的书房多一本书上架,当然无多大区别。

 “日常忙碌中的自我并不是完全真正的自我,在生活的追求中我们已经丧失一些东西而不自知。”这是林语堂的话。他怕我们不解其意,说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他从《庄子·山木》引了大段文字,解释这个成语。庄子语重心长,感叹黄雀同样是失败者,因为有人正视察黄雀,等着将它庖厨。我们往往只顾迈步,追求眼前利益,忘记思考,忘记自己。表面上天天进步,其实是进入误区,为了生活争先恐后成为蚂蚁而不自知,那是人生盲点。“智慧的人绝不劳碌,过于劳碌的人绝不是智慧的,善于悠游岁月的人才是真正有智慧的人。”林语堂如此感叹。

 我读张潮的《幽梦影》和沈复的《浮生六记》,完全是因为林语堂对此二书爱不释手。两位作者都穷,贯穿他们著作却是浓浓品味。林语堂引介二书时,强调优雅气质非富人独有。年轻时读林语堂《苏东坡传》,焦点始终在东坡的政治生活和文学成就,即便发现东坡兼有儒佛道品质,也仅是学理上的认知,及至领悟东坡境由心造的生命哲学,已是中年。在那个阶段,我方能从容读《幽梦影》和《浮生六记》,原来一些书,一些情趣,得放慢生活节奏才能心领神会的。

 林语堂以幽默著称,他提倡闲适恬淡,讲究自我,重视生活诗意。他最为人所知的书为《生活的艺术》,书名原本是“抒情哲学”。林语堂的考虑是对的,“哲学”二字会吓跑一些读者。林语堂将硬邦邦的哲学通俗化,让读者觉得亲切。他做得非常成功,这一本书是1938年美国非小说类畅销书榜的第一名。古代文人或思想家在他笔下显得异常活泼。白居易和苏轼浪漫潇洒,袁宏道嬉笑诙谐,李卓吾独特伟大,张潮通晓世故,李渔耽于逸乐,袁枚乐观风趣,金圣叹热情洋溢。这些人不拘小节的特点,让他读或写时“享受到更宝贵,更诚挚的快乐。”他笔下的孔子、孟子、老子、庄子、陶渊明也一样简朴可爱,他发掘这些人的幽默和人文精神。他不断强调,不违背天地之道的情况下,每一个人都可以更加自由快乐。

不同文化必须互相学习

 林语堂一共出版了57本书。他在著作中旁征博引之余,又妙语连珠。他用“抒情哲学”代替“理性哲学”,徜徉于东西方文化之间,因此读其书不会沉闷。他讲民主和集权、逻辑与常识、自由和尊严。他讲吃饭穿衣、花鸟树木、住房装修、家庭之乐。他教我们谈天说地,讲文学与艺术,讲幽默格调,讲现实与梦想,讲大自然与休闲。无所不包,为中国文化寻找新的生命。

 1934年林语堂在〈言志篇〉中谈及个人要求,其中包括书房,几套长褂,两双鞋子,不会让他拘牵的家庭,几位知心朋友,一位厨子,几本明人小品,几棵竹树,几支梅花。标准并不高,企及不难。紧接下来他说:“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这句话对他是小难题,对我们则是大考验。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这是林语堂40岁生日时自撰对联,概括了他人生的目标和方向。我喜欢这幅对联,它蕴含着读书人重建人类精神家园的动力。

 二十多年前曾有过文化冲突的争论,后又出现全球化的平和字眼,恰巧我那时在马大教着一门中国文明的课程,对中西文明、伊斯兰文明等讨论特别动心。钱锁桥在《林语堂传》中最后一章论述林语堂跨文化展望,引我回到从前。林语堂不认为不同的文化和民族可以一体化,反之民族主义是一种“原始的力量”,应该得到“明智的引导”,和平是可以期待的。他对外国人讲中国文化,对中国人讲外国文化,最后完成了自己一套跨文化的人生哲学。世界不复杂,不同文化必须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他这么盼望。可惜事与愿违,文化交流至今一样障碍重重,猜疑心重。

 当钱锁桥说林语堂的思想遗产“对21世纪的中国 ,乃至世界特别有用”,我是百分之百赞同的。


作者 : 何国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