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5 19:00:00  2358579

书被催成墨未浓/廖国强(马六甲)

星云

一场瘟疫几乎瘫痪了半个世界,我的工作量也因而大大减少,每天都提早下班。下班后也有较多的时间读书,同时每晚都不间断的临帖练字。因为写得较勤,不知不觉间一大瓶墨汁竟很快的写完了。

行管初期封城,文具店没开,墨汁写完了也无处可买。无奈之下,唯有学古人磨墨写字了。

学习书法多年,我一向来都使用现成的墨汁,从来不曾磨过墨。几年前,有位前辈曾送我一方砚和一锭墨条,我极珍爱之。那方砚台造型高雅古意盎然,石头厚重,触手光滑温润。而墨条乃制工精细的桐油烟墨,闻之有淡淡清香。从墨条边上的款识得知是甲子(1984)年所制,已有36年历史了。

年代如此久远的墨条当然舍不得拿来研磨,幸好家里尚有一锭多年前一时兴起买的墨条,此时终于可派上用场了。然而第一次下手才发现磨墨并不简单;磨得太急了,结果磨出许多泡沫和粗糙的颗粒,墨色也不好看。

上网问谷歌,原来磨墨是有方法的。先在砚台上滴几滴清水,以同一个方向转圈圈把墨条慢慢磨开。墨条应和砚台保持垂直,并与重按轻推的均速缓缓研磨。磨得够浓后,再用墨条把磨好的墨推进砚池里,然后再把整个过程重复一遍又一遍,直到磨好足够的分量。

磨墨虽不算苦力活,但却很费时,颇考耐性。难怪古代文人墨客多有书僮,随时研磨好一砚浓墨等着老爷写字。

当然也有不少落魄文人没钱雇书僮,得自己动手磨墨写字。我心目中唐代情诗第一的李商隐,应属此类。

李商隐有诗云:“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大意是说梦见自己为了远行而泪别伊人,哭醒后思如泉涌,起身欲为伊人写封书信。奈何心急,墨研磨了半天也尚未磨浓,只好将就沾了淡墨一挥而就。

现代人提起手机玉指轻点,哇萨一下多方便,谁还写信呀?我们连提笔写字都很少了,更遑论静心磨墨。

如今我们少了李商隐书被催成墨未浓的焦虑,但同时也少了李商隐如潮的文思,更注定写不出李商隐那般缠绵悱恻的情诗了。


作者 : 廖国强(马六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