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7 19:00:00  2359300

南风吹来清凉/因原(古晋)

星云

半个世纪以前,我住在乡间小屋,隔壁是一个小型农场。大清早,鸡群嘈杂的声音,工人喂食的声音,热闹似菜市场。农场尚未开辟之前,原本是一片森林。一开始我还有点不习惯,后来也渐渐适应了。至于扑鼻而来的鸡粪味道,大大提升我对异味的忍受程度,日后在卫生设备奇差的地方生活,可以泰然处之,不发怨言,这并非坏事。农场的鸡粪加工之后,成为有机肥料,堆积在我家冲凉房附近的茅舍,经常有人驾货车来购买。那个年代,农民崇尚有机肥,我还曾经在报章上读过“鸡粪变黄金”的新闻报导呢。

刘伯父是个精明能干且具有领导能力的中年人,搬来不久就担任筑路委员会的主席,做事尽责,颇受尊敬。刘伯母也挺能干,帮忙丈夫打理农场事务。

刘伯父经营的农场,养了几百只鸡以及百多只猪。母鸡每天下蛋,我们因为可以轻易买到新鲜的鸡蛋而开心不已。其中一座鸡寮挨近我家,只隔一条水沟。虽然那么靠近,我们从来不敢走近,瓜田李下,免得人家起疑心。他们养了多只恶犬,我们去买鸡蛋,最怕遇到它们。虽然最凶的大狼狗已经被关起来,其余的狗也很凶,一旦发现我们就狂吠,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似乎很想扑上来在我们的小腿咬一口。有一次母亲买鸡蛋时被狗咬伤,刘伯父得到消息之后,马上赶过来,给母亲药膏贴上,减轻痛楚。

尽管父母受的教育不多,却深明大义,懂得做人必须光明磊落,他俩也相信子女们不会对鸡寮的鸡蛋起歪念,不必开口警戒我们,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怎么鸡蛋少了很多呢?难道这一排母鸡不下蛋?”刘伯母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母亲听得一清二楚,为了避免破坏邻里关系,她只当没听到。几天后,一道篱笆在水沟旁边筑了起来。刘伯父在监督工人,刚好父亲也在外面,他对父亲说:“围起来比较妥当,免得我们家的狗越过水沟追赶你们。”

“没事,应该的,防贼也好!”父亲笑着回应。

母亲默不作声,猜想这是刘伯母的主意,我们居然被邻居怀疑,到了围篱笆防范的地步,她忍不住向父亲发牢骚。

“他们也不一定是针对我们,或许为了防备路人顺手牵羊吧。别想太多了,反正清者自清。”父亲的看法比较乐观。

远亲不如近邻

篱笆围好之后,听说那一排的母鸡依然不下蛋,那是刘家自己要解决的问题,到底是母鸡太肥了,还是饲料出毛病?

篱笆把我们两家分开,界限划得很清楚,我们要买鸡蛋,必须绕一个大圈子,比较麻烦了。本来一气之下,从此不再向刘家买鸡蛋,但是想到我们问心无愧,又何必跟他们计较呢?

之后我们两家的关系也不受影响。记得有一次家里的柴堆藏着一条蟒蛇,父亲刚好不在家,我们吓得面无人色,刘伯父的次子闻讯赶来,用铁叉把蟒蛇刺死。另一次,留宿在我们家的一个亲戚突然精神错乱,出手伤人,情况相当危急,刘伯父的两个儿子奋不顾身赶过来,与疯汉周旋,终于把他制服。那时候,父亲常告诉我们:“远亲不如近邻。”是的,紧急关头,只有邻居才能及时伸出援手。

后来刘伯父在那一排篱笆下面种了夜来香,不让我们老是闻到鸡粪的味道。其实,那时候我们早就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并不介意,只有亲戚来访,才觉得味道难闻。

水沟旁的泥土特别肥沃,夜来香长得异常茂盛,攀爬整个篱笆,叶子密密麻麻的,连母鸡下蛋也瞧不见了。夜晚,我们出来散步,欣赏月色,闻着花香,心旷神怡,岁月静好。路人经过花丛,赞不绝口,有的还摘下枝子,带回家栽种。那时候李香兰唱的〈夜来香〉风靡一时,爱唱歌的哥哥一下子就学会,经常在我面前大展歌喉:

“那南风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细唱/月下的花儿都入梦/只有那夜来香/吐露着芬芳……”

我总觉得人性的善良比花儿的芬芳更值得赞扬。人与人之间的谅解与互助精神不就是那清凉的南风吗?但愿人世间的花儿永远盛开,花香扑鼻,沁人心脾,人与人彼此信任,互相关爱,和睦相处。

如今我们已经迁离乡间小屋27年,刘伯父及刘伯母相继去世,农场早已关闭,卖给发展商,改为豪华住宅区。沧海桑田,攀爬在篱笆上的夜来香,只能够在回忆中寻找。

盼望南风依旧,夜夜送来阵阵清凉。


作者 : 因原(古晋)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