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黄婉玮.给这个民主盛行的时代多一些思考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7 07:20:00  2360512

黄婉玮.给这个民主盛行的时代多一些思考

旁敲侧击

今天我们常挂在口中的民主,其实有一段长远而复杂多变的历史过程,从古希腊到欧洲,因不同时态发展而产生不同的政体。如今我们最熟悉的民主政体,都是从英国贵族对抗君主开始的民主史,英国以“大宪章”限制君主的权力,确立往后的立宪君主制度。美国独立后,将民主嵌于宪法,并且往民主政体输入了“自由”的价值。美国的自由和民主影响了法国大革命的时代,而法国的民主政体还有“天赋人权”的观念,即强调人类拥有自然权利,比美国和英国实行较彻底的“平等”民主制度,将法国君主送上断头台。后来,美国和法国的民主制度,被一位出身贵族的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记录下来,写在《论美国的民主》和《旧制度与大革命》。

英国、法国、美国各自向殖民地灌输蕴涵民主原则的行政制度。后殖民时期,亚非、南美洲建立“去帝国”和“去殖民”的秩序,除了少数以社会主义建国,大部分新兴国家模仿了西方的民主制度,而且根据各别的国情演变成更多变化的民主政体,在西方定义的标准下,称为半民主制。

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现实需求多元,社会也不断针对民主制度提出改革的想法,甚至重新思考民主的价值。因为随着世界趋向全球化的时代,人类也扩大对平等权力的要求,比如过去不被重视的群体外劳、难民、同性恋者,现在都为个别的平权发声,甚至以示威运动影响国际社会。

我们回顾历史,意在启发思考。民主的发展史,告诉我们一个观念的发生过程,以及如何演变成为有价值的治理原则。可是,往前看看,很多国家的治理难题既是举行民主公投,都无有实际的解决定案。再看看现在的国际社会,自由、民主、平等成为人类相处的普遍性原则,然而,很多与全球相关的安全问题,仍让国际组织束手无策。

在全球对抗疫情的时刻,国际组织与各个国家都尽可能之力发挥,而采取民主方式的欧盟,一个草案变成可实践的政策,须先在欧洲议会和各成员国议会通过审议。比如,欧盟的振兴方案和“2021—2027预算草案”必须在2021年1月1日付诸实施,但欧盟成员国产生分歧的核心围绕于各国利益受削弱程度。北欧与南欧的国家、东欧与西欧的国家展现经济发展水平上的差异,因此,在难民名额的分配、农产品补贴等,甚至是经济振兴计划方面,都有很大的分歧。

此外,主权重叠让欧盟采取收留移民的措施也颇为棘手,每个国家在封锁边界的措施上,都对国际组织成员造成不便,尤其在疫情流行的欧洲,各国的封锁措施更显见主权争议的问题。

其实,治理一个国家,选举制度保证权力之间的竞争性,也保障政权替换的可能性,可是,未必是善治的保证。民主制度没有办法解决更复杂的问题,也无法阻止贫富悬殊的现象,权贵集团垄断财富、官僚贪污及贿赂、官商勾结及逃漏税等经济犯罪的活动。

言至于此,并非说民主的坏话,也不是鼓励抛弃,而是希望能激发思辨力量,思考全球化盛行与民主处于崩塌边缘的时代,应该如何挽救和改革民主?是时候了,新时代的民主,应该尝试结合其他的主义与形式,以创新的模式改善表现无能的状况。

作者 : 黄婉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