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安焕然.精卫填海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7 22:00:00  2361054

安焕然.精卫填海

边缘评论

嘉庚学堂(线上)《读懂中国历史》第一讲,“双十”开讲了。听主办单位说付费报名的有一百四十多名,应该没有让陈嘉庚基金会亏本了。而在第二讲的导论中,谈到历史学可以不可以做到“中立性”的问题。我引用了宫崎市定的话。他说是可以尽量要求自己做到的,但这个所谓的历史学的中立性,不是指你立场中立,而是你有没有精神自由的判断和论述的空间,能不能保持不受他人干扰的自由思考和著述的自由境界。这在民主自由的国家是被允许的。而且你要达到这种中立性,最好不要参与政党政治。我的理解是,就是你应该要有与权势保持距离的自觉。如果你跟政党和权贵靠得太近,不管是在朝还是在野的,恐怕你有可能会在自觉或不自觉下,成了政党阵营里的一个政治打手和文棍,也说不定。谈不上什么“历史学者”了。

读历史,你要有结合时间、空间与人的历史情境之考量。此乃历史的向度。不应以简化的政治立场或道德铁尺评断一切。有学员就问,那你如何评价汪精卫?怎么说他好呢?原名汪兆铭的他,后之所以改名汪精卫,是喻有“精卫填海”之志。

汪精卫,从小就读王阳明的《传习录》,背诵陶渊明、陆游的诗。青年之时,读卢梭、识民主,跟随了孙中山。原本温和儒雅的读书人,竟去搞革命,成了通辑犯。断了兄弟关系、被迫解除婚约。而且因为次次的挫败,思想和行为都转为激进,还组织了暗杀团,当起了“恐怖分子”。筹钱买炸药,制造炸弹。最初的暗杀对象竟是提拔过他的前上司。只是这个暗杀集团没什么本事,小的官杀不到,大的官也杀不到,事败被捕,锒铛入狱。不过,他写文章还真是厉害。狱中写诗:“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准备好了从容就义。岂料清朝官老爷并没有判他死刑。

辛亥革命,清朝帝制倒了。中华民国成立。汪精卫从恐怖分子就成了建国英雄。后来还因国民党内斗争,各方僵持不下,倾左较温和的他,被公举为第一任国民政府主席。但位子还没坐热,就遭国民党内极右派的疯狂的反扑,加上自己的软心肠,让蒋介石抢了他的权。

政治上一直斗不过蒋先生。要发火也无可奈何,却一直到处跟人说,他一心只想救国。然而,他救国救到怎样的地步呢?1940年在南京和日本合作,成立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汪精卫政权,成了日本的傀儡。他还是到处跟人讲:我这也是在救国啊!

嘉庚学堂学员问我,他是不是汉奸?我只能这样回答:是不是汉奸,目前“主流”中文议论,还是认为他是汉奸。但从历史学的向度,或许我们更该探讨的是,他为什么会走上这条道路?

他的救国是发自内心的吧!每个时时心灵受挫被玩弄的人,都会为他后来走的路辩解说:我是有理由的,我是正义的,为了救国,什么都可以的。

作者 : 安焕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