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8 13:17:58  2361277

唱名法传授方言传承 海南乡音妙趣横生

大柔佛

报导:张赛玉

摄影:陆家明/受访者提供

黄远坚(左上角)、符气洲(右上角)和安焕然(下图)于10月2日开始录制“海南文化线上视频系列讲座”第一集的内容。
黄远坚(左上角)、符气洲(右上角)和安焕然(下图)于10月2日开始录制“海南文化线上视频系列讲座”第一集的内容。

(新山18日讯)“lu do mi re”“mi do bo do la”,这个类似固定唱名法“do、re、mi、fa、so、la”的发音,其实是海南话“你做甚么““甚么都没做”的意思,是近日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个视频内容。

由于海南话相对于其他方言记忆点较不强,因此有人以唱名法来教导人掌握海南话;上述对话后续还有“do mi bo do re”“wu ji bo yong do lo”,意思就是“为甚么没有做““有钱就不用做了”。

从上下文来看,脑海除了浮现有趣的对谈画面,咋听之下更好像一连串“do、re、mi、fa、so”的音调,才发现原来方言这么妙趣横生。



海南文化和其他籍贯一样各有精彩的一面,值得探究。
海南文化和其他籍贯一样各有精彩的一面,值得探究。

新山海南会馆近期掀起了一股学习海南乡音乡语的小热潮,事缘今年3月起实施的行动管制令,该会馆的青年团副团长符气洲(45岁),碍于去年8月开班授课的海南语学习班暂不能开课,加上会馆很多活动都被迫暂停,突发奇想通过WhatsApp语音讯息功能发送海南谚语、歌谣、单词到会馆群组分享。

每天上午7至8时之间,符气洲的乡音乡语都会准时报到,截至今天,他仍坚持这么做,换句话说,他发送的语音讯息累积下来已近200则,套一句该会馆理事长符传曙所说的话:“这些语音讯息集合起来已可成为海南民俗辑录”。

该会馆文教组主任安焕然告诉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行管期时生活有些枯闷,但符气洲每日发送到会馆群组的语音信息却为这样的生活添加了惊喜。

“他有时只是发一些单词,一些时候则是海南歌谣或富有哲理的谚语,听到熟悉的乡音真的很感动,以至于后来我每天都很期待看到他的信息。”

刚过去的中秋节,符气洲像往年一样拍摄海南话祝贺视频“送祝语”。
刚过去的中秋节,符气洲像往年一样拍摄海南话祝贺视频“送祝语”。

安焕然说,符气洲的小小举动也触动了他和副文教主任黄远坚的神经线,既然在新常态下网上活动以后也会变成新常态,不如就将上述语音信息整合起来做成视频,因而延伸出了文教组近期投入准备的“海南文化线上视频系列讲座”,希望借此平台推广海南方言。

他指出,现时在网络上大行其道的视频很多涉及网购和政治,上述方言文化则少之又少,而会馆的方言群文化更是在年轻人中断层,为了要更好的传承方言,透过网络管道或能取得更大的效应。

“文教组提出的这项计划获会馆通过后,我们首先计划录制10集视频,内容包括讲述海南谚语、歌谣、美食和文化等。”

本月2日,他和黄远坚、符气洲已率先录制了第一集,预计所有视频录制及剪缉好后将于年底陆续推出。

安焕然认为,这是新常态下会馆寻找新生态的路向,因此,他鼓励其他会馆也能效法该会馆的作法,利用新常态进一步发扬逐渐没落的方言。

掌握多种方言

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家庭,基本上能讲得一口流利方言的第三代人如凤毛麟角,但符气洲的情况相当特殊,因为他不仅掌握了自家的海南话,甚至客家、广东和福州话也难不倒他。

符气洲坦言,他对方言很感兴趣,除了自小从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那里学上流利的海南话,自己也有花时间去了解。

“从森美兰马口到新加坡工作时,在那里我也认识了一些海南乡亲。”

他透露,海南人遇到同乡时会互称“sukkee”,意即“乡亲”,但其实际的意思是指“屋边”,即住在旁边的人,很有意思。

由于他的海南话“很溜”,去年8月,他更身负重任担任新山海南会馆海南语学习班的导师。

新山海南会馆于去年8月开办海南话学习班,吸引不少人参与。
新山海南会馆于去年8月开办海南话学习班,吸引不少人参与。

“在青年团同仁的协助下,我们从网络上搜寻了一些教材,针对不明白或有疑问之处,我就向认识的中国同乡,还有来自其他州属的歌仔戏前辈求证或问清楚。”

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一本简易入门的教材终于顺利出炉,里面涵盖了单词、例句和在不同场合的对话,全部共24堂课。

上述课程定在每周一晚上8时进行,为时一个小时。自课程开办后,吸引来自不同籍贯,年龄介于10至50余岁的人参与,人多时可达40人,而且当中有不少还是母亲带著孩子一起来学习的。

据了解,这份教材过后也深获其他地区的海南会馆,包括国外的会馆所认同,因此,该会馆有意将教材录制成有声书,对推广海南话更有利。

符气洲指出,上述24堂课结束后,他原本已准备开办升级版课程,无奈遇上行管令被迫暂停。

过去,每逢佳节比如新年、端午节和中秋节,符气洲都会拍摄海南话祝贺视频上载到脸书祝福会馆的同乡们,因此,今次遇上冠病疫情的阻隔,他便如法泡制发送海南歌谣、单词和谚语的语音信息,没想到收获了不错的反应,还进一步促成“海南文化线上视频系列讲座”。

从政府实施行管令以来,符气洲每天都发送海南话语音信息到会馆群组。
从政府实施行管令以来,符气洲每天都发送海南话语音信息到会馆群组。

“乡音乡语是我们的根,可是来到第三、第四代人已逐渐式微,我担心没有推广以后就会失传。”

“尤其是只有老一辈人知道的海南土话,这种没有文字记载的语言,没有学上来及传播开来的话,以后就真的没有人知道了。”

他举例,“ji liang”(蚯蚓)和“bing lang”(壁虎)就是海南土话对这两类无脊椎和爬行纲动物的发音。

事实上,海南谚语也很有意思,特别是从古早年代流传下来的谚语,其中除了富有哲理的含意,更多是反映现实的情况;譬如“wu ji gong wei gu gu di,bo ji gong wei giao nang ye”(“有钱人说了算,没钱人说甚么你都听不进耳”)便反映了世态炎凉的现实环境。

另外一个例子也非常一针见血,例如“jia de sin,no de biao,da de bo gi liao”(一代亲,两代表,三代不见了),便贴切指出了现代人的关系一代不如一代。

符气洲说,海南谚语都是老一辈人讲下来,后代人听了再传讲下去的。因此,他认为,现在的会馆所扮演的不再是当年照顾同乡的角色,如今犹为重要的是推广乡音乡语和文化,让新一代人传承。

符气洲为了录制“海南文化线上视频系列讲座”,事前花时间做了不少准备工作。
符气洲为了录制“海南文化线上视频系列讲座”,事前花时间做了不少准备工作。
收集资料时,符气洲一笔一划记录在纸上,十分用心。
收集资料时,符气洲一笔一划记录在纸上,十分用心。


作者 : 张赛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8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