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3 19:00:00  2364055

【温暖文03】深夜的来电 / 冯文威(劳勿)

星云



一直以来,我都喜欢扮演聆听者的角色。朋友是因为信任我们,才会愿意向我们倾诉心事。这个时候,无论我们多么忙,也应该借出我们的耳朵,好好聆听朋友那来自内心的声音。我们可以当“心灵垃圾桶”,接收他的“心灵垃圾”,让他得以减轻心灵的负荷。或许,他只是无病呻吟,我们大不了挥一挥手,继续投入未完的工作,耽误不了太多的时间。万一,他真的有心事,真的为忧郁症所苦,那我们这个聆听者随时就因此挽救了一条性命!

这是一件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事。那一晚,当我睡得正甜时,床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我睁开双眼,感觉朦朦胧胧。擦了擦脸,冷静了几秒钟后,我才去轻按下手机键。手机屏幕显示时间是凌晨3点钟。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已经酣然入梦,睡得很沉了,怎么还会有人拨电话来?揉了揉眼睛,再看一看手机屏幕,发现那是陌生的电话号码。我吸了一口气,坐直了身子,心里隐隐感到不安:这个时候来电,一定是有什么紧急事情发生吧!

我不敢再耽误,立刻接听了电话。电话那端,传来一把女声,声音很柔弱,带着歉意,应该是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扰人清梦是不对的事情。她支支吾吾:“是冯老师吗?”

我“嗯”了一声,睡意全消:“你是谁? 找我什么事?” 我强烈地感觉到对方声音中的无助,所以我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尽量让语气显得温柔,以便对方不会误会我不高兴而匆匆放下电话。

她连说了两次“对不起”,才说:“我不应该这么夜打扰你。” 语毕,停顿了一下,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尽量从脑海中思索这把声音属于谁,可是却不得要领,只好放弃,反正她很快就会自己报上名来。果然,不久后,她就自报姓名:“我是恩晴。对不起, 老师,十分抱歉!”(恩晴是化名。)

我心想: 哦,恩晴,那个中六的女生,头发长长,容貌清秀,长得十分漂亮的。我虽然没有教她,但她每次在校园里见到我,都会很亲切地向我问安。看到她脸上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一个那么开朗的女孩,会遇到什么困扰?

我仍然保持着友善的语气:“没关系,你不必感到抱歉。你是不是需要帮助?”

她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催促她,因为她可能是一时不知道如何启齿。我腾出时间,让她整理思绪,让她沉淀心情。

我们都拿着电话,一言不发。我只听到床边的闹钟“滴答滴答”地响,在这万籁俱静的凌晨时分,分外刺耳。

良久,才听到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感到很压力,很无助。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每晚都失眠,所以我很害怕夜晚的到来,漫漫长夜我不知该怎么过!”

失眠的感觉真的很难受。被压力压垮的感觉更加难受!我也是过来人,我也明白那种感觉,我也尝试过那种煎熬,所以我立刻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这种情形持续多久了?”

她说:“两三个星期了。” 我尝试帮她找出压力和失眠的根源,那样,才可以对症下药:“是什么让你感到困扰? 学业?爱情?家庭问题?”

她说:“是学业”。我问:“你的父母对你期望很高吗? 他们要求你一定要考获很好的成绩?”

她说:“没有。他们没有给我压力。是我自己给自己压力。我害怕跟不上学业,很害怕进不到大学,很害怕将来一事无成!”

我说:“ 你现在先放松心情。然后把你的困扰说出来。”

她在我的鼓励下,打开了心房,把所面对的困扰一一道出:就像她之前所说的,她的父母没有逼她读书,没有给她压力,可是她却觉得自己必须考获佳绩,将来进入大学,找到好工作,然后让父母在晚年时可以过上好日子。

我很明白,当一个人拥有梦想,拥有期望,就等于拥有了推动力,推动你迈向成功。可是,如果这个期望堆积得太高,就会物极则反,把你压得透不过气来,进而产生负面情绪。如果这种情绪没有得到适当的疏导,就会深深影响心理健康!

找信任的人求助

那一晚,我当她的聆听者,听她倾诉,适当时,还给予引导,给予鼓励。等到我感觉到她的语气不再焦虑时,我才放心:“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睡一觉,明天醒来才再作打算。”

她一听到“睡觉”这两个字, 立刻产生抗拒:“我睡不着,怎么睡?”

我说:“你放松一切,什么也别想,什么也别烦,也不必强迫自己一定要入眠。就这样放松心情休息,好吗?” 她无奈地答应了,我们就放下了电话,结束了谈话。之后我没有再睡,只是在盘算着如何帮助这个女孩。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班上找她。得到她的同意后,把她的事情告诉了我的同事林老师,以便一起商量对策。最后我们决定带她见校长,也见辅导老师。

接受了辅导老师的评估后,发现她有忧郁症的症状,需要得到医生的进一步治疗。我们联络了她的父母,让她的父母知道这件事。而她的父母也给她鼓励,陪伴她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经过了一连串的辅导和治疗,她的压力也慢慢得到了舒解,所背负的包袱也慢慢地被一件一件卸下来。

幸好她在遇到问题时,会想到找一个她信任的人求助,把她的心事说出来。如果她默默承受,后果将不堪设想!很多很多年后,我和恩晴重遇。她婷婷玉立,比以前出落得更漂亮,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眼眸里散发着夺目的光彩。她已经大学毕业,现在拥有一份薪水优渥的工作。

聊下聊下,我问她:“还有再看那个心理医生吗?” 她笑着说:“我已经痊愈很多年了。可是为了避免复发,我一年还会去复诊一次,见见医生。”

看到她能够重获心理健康,活得那么开心,我打从心里为她感到高兴。如果当年那个深夜,我要继续睡觉而不接听那通电话,或者我因为害怕恶作剧而不接听那通电话,又或者我连开着电话睡觉的习惯也没有,那么,事情的发展会是怎样?我不敢去想像。幸好当年我的选择是接听了那通电话。


我下定决心,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我愿意继续担任聆听者这个角色,以便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帮助人的机会。 (虽然我真的曾经在午夜时分接听过一通恶作剧电话,叫我:“老师,够钟疴夜尿啦!” 我当时的回应是:“谢谢你的关心,我已经疴了。”随即放下电话,继续倒头大睡。)

道别时,看着她的背影,回想起多年前她的那通“深夜来电”,回想起那把无助的声音,再看看现在活泼开朗的她,我心里感到很安慰。风吹在我的脸上,我闭起眼,享受着微风的轻拂。人生,真的很美好。能健康快乐地活着,更加美好!



作者 : 冯文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