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3 17:55:28  2364432

行管期间领养率降低 流浪猫也受冲击

大柔佛

学生合力帮狗儿冲凉。(档案照)
学生合力帮狗儿冲凉。(档案照)

(新山23日讯)冠病疫情不止影响人类的正常生活,连“喵星人”——流浪猫也无可避免受波及,餐饮业在行管令期间缩短营业时间或停业,导致流浪猫失去觅食区域而忍受饥饿,部分动物保护组织也面临猫咪领养者减少的窘境。

南方大学学院学生所成立的“动物保护协会”,目的是照顾校内流浪猫的健康及三餐温饱,惟学生在行管令期间无法回校上课,导致部分猫咪缺乏照顾,不幸感染猫瘟死亡,学生只能尽力安顿现有的猫咪,并妥善处理它们的身后事。

南院“动保协会”拯救流浪猫

据了解,该校于数年前不知何故出现了大量的流浪猫,繁殖量非常惊人,校园内也频频传出流浪猫发生车祸意外的消息。学生见状后,成立动物保护协会并启动“浪浪日记”拯救校内猫咪行动,至此改变了许多猫咪的命运。

该协会也与希望护生园(H.O.P.E)携手合作,学习动物结扎的相关知识,让校内流浪猫进行结扎手术,有效控制猫咪的数量,避免过度繁殖,并成功帮助猫咪寻到新主人,从此有个温暖的家。

校方基于学生的健康安全,禁止学生社团在疫情期间举办群聚活动,每个学期定期举办的社团嘉年华也被迫取消,该校的动物保护协会在缺乏经费的情况下,只能先由学生理事自掏腰包垫着,而等待领养的猫咪也乏人问津。

有意领养猫咪或捐赠物资者,可浏览该协会官方脸书“SUC Animal Protection动物保护协会”或联系动保协会主席刘瀚阳(018-772 7182)了解相关详情。

胡嘉谊:猫咪在行管令期间不幸感染猫瘟导致数量减半。
胡嘉谊:猫咪在行管令期间不幸感染猫瘟导致数量减半。

胡嘉谊:行管期间猫咪感染猫瘟

该协会前主席胡嘉谊(21岁)告诉记者,校园的猫咪在疫情前至少有40只,可是猫咪在行管令期间不幸感染猫瘟,导致数量大减一半至20只,所幸部分猫咪就医后已慢慢恢复健康,惟这期间的医药费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她透露,由于行管令期间无法回校上课,外地学生都纷纷返回家乡,导致猫咪失去照料,幸好那期间有一位宿舍生帮忙照顾猫咪的起居,她们都以电话联络了解猫咪的情况。

她表示,该协会也与“希望护生园”进行长期合作,希望够通过一系列的活动,向社会大众宣导关于流浪狗猫的知识,并纠正大众对于流浪猫狗的偏见,也借此提倡“领养代替购买”的理念。

她说,动保的理事主要负责训练小猫,复诊, 喂食及结扎等,为解决猫粮及医药费的问题,该会也售卖特别设计的精美T恤募款。

刘瀚阳:校方在疫情期间禁止学生社团举办活动,导致动保协会缺乏照顾猫咪的经费。
刘瀚阳:校方在疫情期间禁止学生社团举办活动,导致动保协会缺乏照顾猫咪的经费。

刘瀚阳:缺经费维持猫咪开销

该协会主席刘瀚阳(19岁)受访时指出,校方在疫情期间禁止学生社团举办群聚活动,以往每个学期定期举办的社团嘉年华也被迫取消,导致动保无法招收新会员,缺少会费及捐款维持猫咪的日常开销。

他说,学校目前的流浪猫数量约有20只,简单计算猫粮需100令吉、猫砂需150令吉、结扎费用及猫咪生病求诊的医药费,照顾校内猫咪的开销每个月就需要500令吉;由于缺乏经费,社团理事很多时候都被迫自掏腰包垫着费用。

他表示,行管令之前有不少民众或学生领养猫咪,也有学生捐赠猫粮及必须用品,可是疫情期间的捐助寥寥可数,社团也无法卖T恤筹钱,更未有猫咪被好心人领养。

黄嘉柔: 自愿在行管令期间肩负起照顾猫咪的责任。
黄嘉柔: 自愿在行管令期间肩负起照顾猫咪的责任。

黄嘉柔:盼更多人加入照顾猫咪

在行管令期间负责照顾校内猫咪的黄嘉柔(22岁)透露,由于其他同学行管令期间都不在学校,身为宿舍生的她就自愿肩负起照顾猫咪的责任,有鉴于猫咪数量实在太多,一个人有时还真照顾不来。

她说,学校在复原期行管令恢复到校上课后,已开始有学生帮忙照顾猫咪,可是部分学生是在家上网课,加上有些会员已经毕业,又还未招收新会员,所以希望更多学生加入照顾猫咪的行列。

“公猫的结扎费用是100令吉、母猫则是120令吉,目前仍有10只猫咪等待结扎,而猫咪的看诊费用每次需要100至200令吉,这些费用都对我们造成负担。”

卢丝颖:大部分猫咪已结扎,可有效控制流浪猫的繁殖数量。
卢丝颖:大部分猫咪已结扎,可有效控制流浪猫的繁殖数量。

卢丝颖:宣导爱护动物意识

该校学生卢丝颖(19岁)表示,由于本身非常喜欢小动物,刚进入大学就读时,看到猫咪在校园内自由活动与学生和平相处,让她倍感温馨。

她说,大部分学生对猫咪都很友善,也会购买猫粮捐赠给动保协会,据观察猫咪并没有造成学校的环境问题,加上部分猫咪已结扎,可以有效控制猫咪的繁殖数量。

她指出,动保协会除了负责照顾校内的流浪猫,也会举办讲座宣导爱护动物的意识,也会不定期到校外做义工,比如帮狗儿冲凉。

学校里随处可见猫咪的身影,成了校园内不可或缺的风景。
学校里随处可见猫咪的身影,成了校园内不可或缺的风景。
活泼可爱的“苗苗”。
活泼可爱的“苗苗”。
校园内的一个闲置空间暂时用来照顾流浪猫。
校园内的一个闲置空间暂时用来照顾流浪猫。
流浪猫被动保协会成员妥善安置,轮流照顾。
流浪猫被动保协会成员妥善安置,轮流照顾。
南院动保协会于疫情前到希望护生园做义工献爱心。(档案照)
南院动保协会于疫情前到希望护生园做义工献爱心。(档案照)


待有缘人领养的公猫“温温”。
待有缘人领养的公猫“温温”。


校内的流浪猫都尽可能结扎,惟结扎手术的费用高昂。
校内的流浪猫都尽可能结扎,惟结扎手术的费用高昂。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3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