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4 07:50:00  2364480

刘惟诚.政府要朝令夕改到几时?

纯粹诚见

政府在雪隆、布城、沙巴和纳闽实施为期两周的有条件行管令(CMCO)期间,突然宣布这些地区的部分公共、私人领域,22日起居家办公,直至CMCO解除为止。由于事出突然,而且指示模糊、缓冲期限短,令整个舆论市场陷入大混乱,各种说法此起彼落,再加上防长依斯迈当时也对被豁免居家办公的红区职员发出强制检测的指令,进一步让各界陷入焦虑的氛围中。

由于措施颁布得过于仓促,政府的话又不说清楚,导致各界混淆、骂声四起,促使政府翌日再进一步澄清,而原本看起来相对严厉的措施,也随着国防部、贸工部与人资部陆续公布的细节,也越变越宽,从所有居住红区职员22日上班前必须强制检测,改成只有建筑和保安领域的外劳需要强制检测;从所有向贸工部注册的行业的管理、行政和监督人员,改成其他服务领域和公共交通领域可以如常运作。

更有趣的是,政府原允会计、财务、行政、法律、策划及资讯工艺等领域的职员豁免居家办公,而每间公司和企业也只有10%的职员能够返回办公室,但在之后又改口这10%仅限管理层,基层员工并不受影响,且办公时间受限,并在之后又澄清服务业可豁免;此外,政府原本宣布被强制检测的雇员可透过社险负担所有检测费用,但最后却设定了每次检测150令吉顶限。

尽管国家安全理事会20日发出要让雪隆区私人领域的77万6135名管理与行政级别职员居家办公的强制指令,但两天下来,不同部门的U转却让政府豁免越来越多领域的居家办公指令,再加上政府对管理层的定义模糊、职场仍有232万多名基层职员在流动、指令缺乏惩罚机制,而且能短时间聚集大量人流的购物、健身中心仍被允运作,让相关指令变得越来越缺乏说服力,并有机会让一些公司以指令模糊为由拒绝跟随。

政府这种朝令夕改的态度将意味着什么?虽然大费周章,但要压平职场感染链的目标有可能不如预期,因为政策本身不只缺陷、漏洞处处,也没有事先跟企业沟通、商榷,导致执行、界定皆陷入前所未有的大混乱。在拥有清晰指令的情况下,尚有民众、商企因误解定义而不慎犯错或拒绝跟从,面对着连官员自己都会被混淆的指示时,我们又如何要求民众和商企能够完全顺从这种朝令夕改的政策?

这让我想起西汉时期的政治家晁错。汉文帝时期,商业领域蓬勃发展,但这也因而影响了农业生产链,地主、商人透过土地拥有权、官商粮食差价剥削农民,让国家阶级矛盾日趋激化。另外,当时政府向农民收购粮食的政策并没有固定的标准,很多时候都是早上一套、晚上一套,让农民很难脱售米粮,而他们为了要现金缴税,所以只能被迫将粮食廉价卖给商人,耕作物不够的也只能卖田卖房,甚至卖孩子缴税。

商人以廉价收购米粮,再囤粮等待粮食短缺时再以高价卖出,赚取暴利,令农民和商人的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当时有位叫晁错的政治家担心这种情况会影响到国家的农业生产,所以就向汉文帝提交一份题为《论贵粟疏》的奏疏,力陈农业的重要性,并点出政府执行政策时“朝令而暮改”的问题,认为政府的这种态度除了会让农民无所适从,也间接驱使社会变得极之不稳定。

汉文帝阅毕觉得很有道理,遂而调整政府购粮的政策,设定固定的时间、标准,而这些调整,也自此为汉朝的农业发展作出极大的贡献。这份奏疏,就是现代成语“朝令夕改”的出处,古代的政府尚且知道朝令夕改对社会、政治、商业和国家的影响,何以相隔千年后的现代政府会不知道政策,特别是抗疫的措施,不能过于频密改动?政府之后如若继续U turn下去,政府牺牲的不只是抗疫努力,也包括自己的公信力。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