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4 13:33:55  2364798

偏远垦殖区执教没水电

有故事的人

李祥生·62岁·马六甲人·退休督学
李祥生·62岁·马六甲人·退休督学

李祥生·62岁·马六甲人·退休督学

我在1981年踏入执教生涯,从此在教育界服务了37年5个月。我从师训出来时,被派去柔佛州靠近哥打丁宜的一个偏远垦殖区执教。

垦殖区里没有柏油路、没有水、没有电。我住在教师宿舍里,晚上用油灯照明。白天,我请垦殖民帮忙载水,一桶水收费一令吉,一天载4桶。他们载的是沼泽里的水,我必需自己购买过滤器来过滤,才可煮来喝。那时候,我的月薪是三百多令吉。

我的朋友有些被派到增卡垦殖区执政,那里更偏远,他们骑摩哆车出门一趟,必需多带一件衣服更换,每当抵达目的地,身上的衣服都会变成红色,因为染上了红泥路上的尘土。

在偏僻的地区执教,没有消遣,唯一的娱乐是每个月领薪后,骑着我的本田摩托车到新加坡走走。从我的宿舍骑至新加坡,大约一个小时多。一旦进入兀兰,就可以看到很多本地的老师都在那里游玩。我比较常去的地方是梧槽。

我在垦殖区的学生,至今还跟我保持联络。我也曾经在华小执教,担任第二副校长。因为不谙中文,在华小的教执受限,后来我被派到班底昆罗国小,国小的对面就是炼油厂,这使到学校经常弥漫臭味和热气,议员来巡视过好几次,说要搬走国小,但至今国小还是在原地没搬。

我是一名奋斗者,不平则鸣,因此校长多数不喜欢我。 我是职工会的甲州秘书,此外,我也是甲州藤球协会的副秘书,也曾是藤球一级裁判员。

2011年,我被调到教育局担任督学,负责掌管课外活动和拨款。当时,我是全马唯一在州教育局担任掌管课外活动和拨款督学的华裔人士,这份职位,一直担任至我退休。

在教育界服务多年,我结交了很多友族朋友,而我发现,他们都很友善。每一次友族庆祝佳节,我必定拜访他们,一天内,可以拜访多达廿多家,开心又忙碌。

作者 : 陈淑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