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9 13:05:00  2366434

【老去的老港/02】没水没电难不倒老港人 依然活得悠然自在

焦点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黄玲玲

76岁的马绍强,是马速安的爷爷。他真正是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岛民,七十多年来从来没有离开过,出生、成长、工作、结婚生子,儿孙满堂,他仍选择留守岛上。

马绍强住的祖屋距离码头不远。到他家拜访的时候,他正在吃午餐。听到有人造访,马上放下走出来,然后带我们参观他的家。

与其他水上人家一样,屋子都是建在海上,不同的是厨房里有大大小小的水桶,还有一个很大的水池,打开后门,就是供应这个家用水的自制雨水收集系统,完全“手工制作”,没有任何的现代化仪器。

对来自城市的我们,水源都是来自扭开水龙头,经过滤水站过滤才供应的水源,所以第一印象雨水是不能直接饮用的。但出乎意料的是,当马绍强打开水桶的盖子时,里面盛着的雨水都非常干净透彻,一点也不混浊,与自来水没有分别。

马绍强表示,冲凉、饮用水都是用这些雨水,也没有过滤,直接煮过就喝。

马绍强留守祖居,也在此终老。
马绍强留守祖居,也在此终老。



午餐过后的马绍强,就躺在屋前的木板上午睡。
午餐过后的马绍强,就躺在屋前的木板上午睡。



马绍强说,这些都是雨水,不用过滤,煮过后就可以直接喝。
马绍强说,这些都是雨水,不用过滤,煮过后就可以直接喝。



马绍强介绍他家自制的收集系统。
马绍强介绍他家自制的收集系统。




“现在已经比较好了,以前没有发电机的时候,我们是用‘大光灯(打气灯)’照明,水就用天水(雨水),几十年来都是这样。”

他父亲是中国南来的侨民,来到马来西亚后就落脚老港,以捕鱼、捕虾为生,婚后生他们6兄弟姐妹。

可是,父亲在他7岁时就过世,由母亲独力养大他们。在岛上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他,成长、求学都在老港,二十多岁就追随父亲脚步做渔民,以大海为家,所以压根没有想过要“上岸”。


住在城市的人们会担心突如其来的制水,但没水没电的老港人,却一点也不怕没有水,有源源不尽的雨水可以使用。
住在城市的人们会担心突如其来的制水,但没水没电的老港人,却一点也不怕没有水,有源源不尽的雨水可以使用。




家家户户都有发电机或电池,作为日常供电用途。
家家户户都有发电机或电池,作为日常供电用途。




出海靠渔船,岛上移动靠脚力


他表示,在十八丁还没有发展起来时,老港是一个很热闹的渔村,小小的岛上就住了百多人,每间屋子都住满人,还有学校、小店、庙宇、教堂,在那个没有水电供应的时代,大家都是喝雨水,点蜡烛或“大光灯”。

“我在海口捕鱼三十多年,接近60岁才退休。孩子们都已经搬到十八丁或太平,但我和太太选择留在这里。”

大半辈子都在岛上度过的马绍强,出海捕鱼靠的是船,偶尔到十八丁买菜或找朋友,双脚是他的代步工具,所以他这辈子也没有考取过驾车执照。

“因为没有需要啊,我都住在这里(老港),考驾照来干什么?”

马绍强有9个儿女,其中8个都已经搬离老港,现在只有一个孩子及孙子在岛上定居。对他而言,这个岛就是他的一切,已经习惯岛上的一切,所以选择在这里终老。

“习惯就好,没水没电也没关系。孩子们搬出去之后,开始时也不断叫我们搬出去跟他们一起住,但我们就是不喜欢,即使只是住一晚也不喜欢,所以现在孩子们也没有再劝我们了。偶尔我们会出去看看孩子、吃东西、买菜,然后就搭船回来。或者需要看医生时,就会到十八丁。”

虽然住了老港几十年,但问起老港名字的由来时,他说:“不知道啊,我懂事以来就知道这里是老港,但为什么叫老港就不知道,也没有听妈妈讲过!”


马绍强是位道道地地的老港人,出生到现在都一直在老港生活,偶尔会坐船到十八丁采购及找朋友喝茶。
马绍强是位道道地地的老港人,出生到现在都一直在老港生活,偶尔会坐船到十八丁采购及找朋友喝茶。







延伸阅读:


【老去的老港/01】老港  犹如红颜白发

【老去的老港/03】老港岛上无白事?




相关稿件:

【十八丁炭话/02】第二话:“黑白分明”的烧窑人

【窥看国家动物园兽医部/01】发现兽医部秘密基地


作者 : 张露华(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