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02 07:00:00  2368334

谢林霖/线上线下

框里框外

我们仰望的角度,将决定我们未来的高度。
我们仰望的角度,将决定我们未来的高度。

马来西亚的疫情反反复复,只有一个不变的诺希山,稳定而大智的运筹帷幄。从行管时的社区追踪,到佳节后的家庭人员追踪,我可以想像他的眼神看着症结、循着脉络走,考虑其中千丝万缕的关系厉害问题,心里忽上忽下的用着手上有限资源,考虑着最有效的方法,和病毒在时间上赛跑,没有妄想用一成不变的对策来解决瞬息万变的问题,才避免了全国沦陷于冠病病毒。

可是在这样的局势里,建筑系却面对非常严峻的考验,建筑设计科是不是可以有效地线上进行?目前专业建筑师的指南是把进阶班和毕业班排除在线上教学外。虽然作为短期执行政策无可厚非,然而这场瘟疫看来不太可能很快结束,疫苗从批准到普行或者还太遥远,而边界一放松,担心疫情反扑而一发不可收拾,各国政府也在犹豫不决。我们的专业教育难道就这样打住,等世界来迎合我们吗?

工业革命催生现代教育,来到今天,有说我们已经来到“四次教育革命”。第一次教育革命是学校和专职教师的出现,第二次教育革命是文字的出现,第三次教育革命是由于纸本印刷术的发明而引发的,第四次教育革命是由于微电子技术的发展应用而引发的。这不是教育的根本变革,只是技术上应对目前技术应用的改革。

有学者则认为目前我们只来到了第三次教育革命,从原始社会的非正式教育到个性化官学私塾非系统教学,到工业革命期间以班级授课为基础的规模化教育,而至今天我们应该推崇生态化、分散化、网络化、生命化的个性化教育,才能培养出具创造能力的研发者。我觉得这才是根本的革命。这和我们目前高等教育大蓝图所谈的德智教育其实很相近,希望把教育的重心从知识传授转移到个人培养,中国称之为“素质教育”──让学生学会学习,懂得将知识应用于实践,学会做人。这一切线上可行吗?


线上教学打破了空间地理上的限制。
线上教学打破了空间地理上的限制。


面对面的交流对于学生的成长非常重要。
面对面的交流对于学生的成长非常重要。


通过科技的辅助和台湾同步评图,也未尝不是一种可供替代的交流方法。
通过科技的辅助和台湾同步评图,也未尝不是一种可供替代的交流方法。

当代心理学告诉我们,在智力、能力和知识三者的关系中,智力为学习的基础──观察力、记忆力、想像力和思维力,其中的综合运用产生了逻辑思考。如今的学生在填鸭式教育下,消极而保守,习惯了机械般学习。于是我们在学者评论间发现到线上教学最大的问题,居然是我们没有办法通过屏幕看到学生神游的迹象而对此调整和反应。我的天啊!这是一个什么年代的大学教育,我们身为教育者居然被要求如保姆般的,观察入微的监视学子的微妙情绪变动来决定我们的下一个动作吗?他们该有的自立和表达能力呢?

线上教学或许并不完美,一如面对面教学,也不能完美达到教育的效果。然而由于线上教育急需自律和必须自主的学习态度,我看到的是学生在过程中开始为线上讨论做好准备,为了在极短的时间里表达设计理念,而一再的练习排演;因为大家隔得远,和同学在线上必须积极讨论,没有了以逸待劳的思想;也因为一切讨论可以留下记录,让大家想要回头再参考也容易许多,后续的跟进也比较有效率。

这些都是在面对面教学里很缺乏的素质。

如何获得平衡,还得慢慢调整和适应,只希望大家可以更开放的看待这个趋向,不要太早下结论。过程应该让各校自己斟酌,结果让专业建筑师学会观察而对此调整。以一个应该挑战守旧思想的专业来说,这样的限制很开倒车。


线上教学也可以小班制进行辅导课,大家因为不想错过自己的时段,反而集中了精神。 准备功夫也做得很好。
线上教学也可以小班制进行辅导课,大家因为不想错过自己的时段,反而集中了精神。 准备功夫也做得很好。

注:图片为UCSI大学混合教学的记录

作者 : 谢林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0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