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11 12:40:00  2371961
【特殊儿童的音乐治疗】用音律抚平躁动的心
教育专题

音乐可以陶冶性情,音乐也可以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帮助特殊儿童培养自我表达、沟通、社交等能力。

音乐治疗跟一般唱游班不一样,因为音乐治疗顾名思义是以治疗为目的,因此必须由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有计划、有组织地使用音乐达到治疗效果,不只为培养兴趣和消磨时间那么简单。



从表面上看,儿童的音乐治疗形式跟唱游班很像,比如大家会围成一个圈跟着音乐节奏数拍子,身体也会随着音乐而摆动。不过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受过专业训练的音乐治疗师来说,音乐治疗当然不是表面所看的那么简单,因为那过程其实蕴含一些经过设计的治疗手段和评估方法。

在一些西方国家例如美国,音乐治疗已发展出一门专业体系,要成为音乐治疗师,除了必须在美国音乐治疗协会认证的学校完成训练,还必须考试和向专业团体注册。在马来西亚,真正受过训练的音乐治疗师为数不多,而且由于我国至今为止没有大学开办音乐治疗系,因此本地的音乐治疗师都是从海外毕业。

博特拉大学音乐系讲师英德拉博士(Indra V. Selvarajah)早年留学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专门研究音乐治疗。她回国后积极推动音乐治疗在本地的发展,是马来西亚音乐治疗协会的创会会长。

特殊儿童是她经常接触的群体,她接触的许多幼儿只有两三岁,甚至小至6个月的婴儿也有。她说,音乐可以帮助特殊儿童成长,重点是大人需要有早期疗育(Early Intervention)的概念,及早让孩子接受适当的治疗。

形式多元没指定乐器

音乐治疗的形式很多元,而且没有指定使用哪种乐器。她通常会先评估特殊儿童的情况,然后依照个案的情况来设计音乐活动,主要目的是帮助他们的感官发展,还有让他们通过音乐自我表达。

社会大众往往对特殊儿童有个错误观念,以为特殊儿童无欲无求,所以常常会低估他们。可是从她的经验来看,特殊儿童其实就跟普通小孩有着一样的需求和欲望,所以她对待特殊儿童就像对待普通儿童那样,将重点放在他们的发掘能力和潜力,而不是聚焦于他们的障碍。

另一方面,社会大众往往因为特殊儿童有一些崩溃的行为而觉得他们举止怪异,但她说普通小孩在不耐烦的时候其实也会崩溃,只不过特殊儿童的反应比较大,尤其如果他们不善于用言语表达,反应就会更激烈。这时候,“音乐治疗可以创造一个有安全感的空间,帮助他们舒缓焦虑,不用害怕会因为做错事而被处罚或责备。”

加强应付日常生活能力

她表示,音乐治疗跟一般的音乐教育不一样,音乐治疗师受过专业训练,知道怎样应对特殊儿童的各种反应,以及根据需要来设计音乐活动,帮助他们加强认知、情绪、社交等方面的能力,希望他们把这些能力运用在日常生活上,例如比较容易交朋友和比较能够适应嘈杂的环境。音乐治疗的宗旨不是要训练音乐才华,更不是为了帮助学生应付音乐考级,这是音乐治疗跟音乐教育的不同之处。


4755LFY2020116912375952032.jpg



英德拉是我国音乐治疗的重要推手,特殊儿童是她非常关注的其中一个群体。(受访者提供照片)
英德拉是我国音乐治疗的重要推手,特殊儿童是她非常关注的其中一个群体。(受访者提供照片)



英德拉博士:音乐治疗者需受专业训练

由于音乐治疗不同于音乐教育,因此不是只要是音乐老师,就肯定懂得什么是音乐治疗。

美国专家明年助博大开发课程

一直以来,有不少音乐老师向英德拉探听本地哪里有提供专业的音乐治疗训练,因为他们诚心希望能够用音乐帮助特殊儿童。只可惜目前我国还没有一个完整的音乐治疗课程,不过英德拉透露一个好消息,美国音乐治疗协会主席明年将以国际交流项目的学者身分前来马来西亚,到时这位贵宾会协助博特拉大学开发音乐治疗训练课程。

到底我国目前有多少位受认证的音乐治疗师?英德拉估计大约有二三十位,她认为这人数是不够的,而且由于这些音乐治疗师大多集中在巴生河流域,因此国内很多地区仍然严缺这方面专才。她相信本地确实有很多人才是真心想要帮助特殊儿童,但不是每个人能够负担到海外深造,“这是为什么我们努力想在马来西亚开办训练课程,希望能够为本地人提供更多机会。”

老人、病人和精神受创者都适合

当然,音乐治疗的应用范围不只是特殊儿童,音乐治疗还可以用在其他群体,例如老年人、病人和精神受创的一般人。一旦越来越多人了解音乐治疗的好处,相信我国未来就会需要更多音乐治疗师。


公开电邮欢迎家长咨询

以英德拉接触特殊儿童的经验,她觉得很多特殊儿童无法得到早期疗愈,问题出在家长身上,因为家长无法接受孩子是特殊儿童,或者没有意识到孩子的状况特殊,以致没有及早让孩子接受诊断和治疗。

她虽然只是音乐治疗师,但是因为接触特殊儿童多了,所以她了解社会上有哪些帮助特殊儿童的资源和管道,譬如家长可以带孩子到哪里接受诊断。热心的她还主动公开自己的联络方式,欢迎需要详情的家长联络她,电邮是[email protected]

非洲有句谚语说,“教育孩子需要倾尽整个村庄的力量”,意思是养育孩子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如果孩子是特殊儿童,英德拉说,那更是需要社会的关怀与支持,透过早期疗育来及早介入。


曾燕仪目前在马来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音乐律动对自闭儿的成效,希望找出能够帮助特殊儿童的方法。
曾燕仪目前在马来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音乐律动对自闭儿的成效,希望找出能够帮助特殊儿童的方法。


曾燕仪:特殊学生只是不懂表达

音乐对特殊儿童的意义不仅仅是治疗,一些特殊儿童如果对音乐有兴趣且获得适当栽培,他们一样可以发挥音乐才能和上台演出。

位于吉隆坡的小乐田音乐学院,近几年举办的演奏会都会安排特殊儿童和普通儿童一起表演。院长曾燕仪说:“我要让大家知道,他们(特殊儿童)不是什么东西都做不到,表演简单一点无所谓,重要的是给他们在Concert上表现自己。Concert结束后他们往往都会进步,因为他们也是需要别人的肯定。”

小乐田原本只是招收普通儿童,多年前有个女生每次来上课时,她的自闭症弟弟也会跟着来,每次来都会放声哭闹,但只要听到音乐就会变得安静。曾燕仪当时心想不如试一试教这个小男生音乐,从此开启了特殊儿童的音乐教学。

这间音乐学院有四五十个特殊学生,有的人学钢琴;有的人学声乐;有的人学打击乐。曾燕仪是钢琴老师,她给特殊学生使用的乐谱和乐理练习本跟普通学生使用的一模一样,主要根据学生的程度去挑选教材。

根据她的观察,每个特殊学生都有独一无二的特点,至今还没见过有一模一样状况的小孩。这是为什么她说她不能用一套固定方法去教所有特殊学生,只能依据学生个别的具体情况去调整教学。

家长一起上课体验

曾燕仪早年留学美国,具有音乐教育和心理学硕士学位,目前在马来亚大学攻读博士,研究音乐律动对自闭症儿童的成效。

采访当天,她为自闭症学生上一堂音乐律动课,这堂课算是她实验研究的一部分,她还邀请学生家长一起参与,一方面是给孩子鼓励,另一方面是想让家长体验为什么一些指令和动作对孩子而言很困难。

要带动这样的团课很不容易,因为学生有可能老是在状况外或是闹脾气。但她说别以为特殊学生什么东西都不懂,“不是的,他们很懂的,只是他们不懂得表达。”

她发现如今有越来越多儿童出现阅读障碍或是过动的状况,她推测这可能跟现在的儿童少运动有关系。为了找出原因,所以她去读博士,希望找出能够帮助这些儿童的方式,譬如是不是能够通过音乐节奏把他们串联起来。

耐心教导发掘潜能

医学生的困境01/等到热血都快冷却了,实习无期医生路结霜

她坦言要教导特殊儿童非常需要有耐心,但她说只要经过有计划和有组织地训练,就会发现这些特殊儿童其实很有潜力,“问题是我们懂不懂怎样去把他们的潜力发掘出来。”

曾燕仪(左上角)以音乐律动团体班的方式,培养特殊儿童的节奏感和专注力。
曾燕仪(左上角)以音乐律动团体班的方式,培养特殊儿童的节奏感和专注力。




更多文章:

医学生的困境01/等到热血都快冷却了,实习无期医生路结霜

医学生的困境02/合约医生进修路坎坷


作者 : 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谭湘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1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