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06 23:00:00  2372242

黄泉安.举新贷还旧债的预算案

开门见山

财政预算案前夕,笔者受邀在自媒体平台做视频直播,畅论国家财务实况与人民期望,乘机鉴明前朝(希盟财长林冠英)与当朝(国盟财长东姑赛夫鲁)理财手法可能出现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的种种迹象。

同一天,总稽查司聂阿兹曼接受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传召汇报“2019年联邦政府财政报告”,事后《马新社》发表一则新闻,揭露希盟当政时的2019财政年,政府借贷收据总额中出现新贷款共达1385亿5900万令吉。这笔贷款数目中,竟有高达830亿5000万令吉(或新借贷总额的59.9%)是用以偿还“前”前朝(国阵财长纳吉)经手但已到期的债务。

总稽查司有更令人震惊的揭露,他指2019年财务开支并没记录这笔2019年内用来偿还高达830亿5000万令吉的债务本金,因为它没被编入行政拨款的预算内,而是直接由统一贷款账户支付,几乎瞒天过海。

我要说,联邦政府财政出现类似的不良“债滚债”倾向,不啻是令国民忧心的财务课题,容后详述,

话说回头,慕尤丁觐见元首要求宣布紧急状态以应战冠病不果后,2021年财政预算案是否能获得在野党支持顺利过关,顿时成为潜危机。因此,预算案是现被4道阴影笼罩:寻找抗疫亟须的浩瀚资源、羸弱经济亟待援助与振兴、跛脚鸭首相危机未解投资者信心指数备受考验、解决政府长期财务窘境可有妥善方案。

当前冠病疫情与感染数据仍炙热未散,各式行管令也已促发百业萧条,商场老板和中低收入的受薪者,都在渴望政府及时提供良策以共度时艰,难免会对今次预算案寄以至高期望。

据知,今年7月开始,财政部进行逾40场预算案咨询会议,涉及逾2000名商界和个人代表,联同官方网站回馈一起算,财政部共收6600项建议和愿望清单。普遍上,所提建议都集中于抗疫援助计划,而最多献议的领域是健康、就业与教育支援问题,以及中小型企业面对的困境。

至于来自朝野的建议也繁多,希盟与马华各别拟定6道主轴作政府参考,诉求范围不外是反映万民与百业的期待,国家财源到底如何下放,同时在马来人权益大前提之下,政府部门如何公平分配有限资源?

针对这点,首相慕尤丁预先透露预算案将采取扩张策略,而财长东姑赛夫鲁也打出盘算预告,声称预算案涵盖四大主题,即:关怀人民、推动经济、扶持可持续生活、提升公共服务传递。

至于推动经济事项,主题是确保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增加外来直接投资、增强消费人信心。财长也提及政府会借机提升政府和私人界在使用科技和数码方式刺激经济成长的活动设置。

若对财长的前奏做小评估,明年恐怕不会有经济转型的大策略,我们只能预见政府是着眼抗疫工作所涵盖的种种扶持计划,纯粹是Handyplast式暂时止血止痛、治标不治本的方策,避免眼高手低,冲散焦点。这是好事。

由此推论,政府借预算案赚取反对党与民心的套路,应是继续鼓吹今年3月政权易手、冠病侵袭后的一系列援助计划,务须延续的重要性。

林冠英2020预算案锁定总开销2970亿(行政开销占2410亿、发展开销560亿令吉),但这份预算案只管用于今年首两个月即被推翻。截止目前,慕尤丁政府的抗疫辅助计划已耗费3050亿令吉,比希盟全年总开销拨款更高。

3月启动的“政府复苏经济计划”也包括后继的数阶段后续计划:经济刺激计划之 “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PRIHATIN)、“中小企业特别关怀配套”(PRIHATIN PKS)、“经济复苏计划”(PENJANA),以及“我们关怀配套”(KITA PRIHATIN)等名堂。预料,2021年预算案拨款主旨,将是遏制冠病蔓延,加大抗疫的力度。

在这氛围下,在野党的政治盘算恐怕难以得逞。此前,在野党曾进行变相政治勒索,恫言若要预算案顺利通过,则必须预先签署“信任供给”协议,包括政府给朝野所有国会议员同等的拨款。

无论如何,2021年预算案的成败关键,还是要看政府的财务实况和再度举债的能力。

回到上面提及的国家总稽查司最新报告,我们得知国会批准予希盟当政的2019财政年行政开销,共达2605亿4700万令吉,但实际开销则为2633亿4300万令吉,超出预算案拨款界限。

同样的,联邦部门和机构在2019年已支出的发展开销,实为541亿7300万令吉,开销等同2019年预算所批准拨款的104.6%。这些都是希盟政府阔富开销而难以磨灭的记录。

更重要的是,上述开销中因国债所衍生的开销(利息、股息和其他费用)共达329亿3300万令吉,或占行政开销的12.5%。这与2018年开销(305亿4700万令吉)对比,2019年开销已增加23亿8600万令吉,或7.8%

总稽查司报告显示,联邦政府赤字达513亿7000万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4%。而这个赤字,则包含本文前头提及的2019年之1385亿5900万令吉新贷款。

这一来一往,是指明联邦债务高达7929亿9800万令吉,比2018年的7410亿9400万令吉,增长7%,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2.5%。

回到政府2019财政年利用新借贷数额高达59.9%的部分资金(827亿2300万令吉)用于偿还“前”前朝债务的理财方式,我们祈求政府能够痛改前非。理想做法,政府的借贷应用于发展并驱动经济,以达致收入乘数效应(multiplier effect),通过借贷融资的发展项目从中征得税收,再来偿还贷款的本金与利息。

做个小结论,2021年预算案虽以扩张经济政策为前提,但政府的财力空间仍备受严峻考验,举债度时艰的可能性已经很窄,政府调动财务与资源分配的透明度须愈加提升,多加关注国会公共账目小组及总稽查司报告,有错则改。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0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